最新
2018.08.16 04:43

【飛牛牧場番外篇】一本存摺救了叛逆子 牛仔後繼有人濕眼眶

文|王筱君    攝影|陳俊銘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次子吳明賢(左)扛起畜牧重任,讓吳敦瑤(右)欣慰養牛技術後繼有人。
次子吳明賢(左)扛起畜牧重任,讓吳敦瑤(右)欣慰養牛技術後繼有人。

今年78歲的飛牛牧場主人吳敦瑤,一輩子與牛隻、開墾拓荒為伍,被家人喻為「走鋼索的男人」,作為他的孩子可一點也不浪漫,從小就要幫忙照顧牛,上學前、放學後有做不完的「牛事」,曾經二子都想逃得遠遠的,馭牛有方的他卻用一本存摺,讓二子建立責任感。

如今,長子吳明哲負責操盤飛牛牧場觀光事業,次子吳明賢傳承養牛技術,兄弟合作無間,老牛仔吳敦瑤眼角閃著淚光,自豪地說:「我這輩子唯一值得拿來吹牛的事,就是2個兒子都在農村做事,而且做得比我更好,現在連孫子也被拉進來!」

長子吳明哲(右)負責飛牛牧場觀光事業,父子聯手開發,談起奮鬥點滴有笑有淚。
長子吳明哲(右)負責飛牛牧場觀光事業,父子聯手開發,談起奮鬥點滴有笑有淚。

聊到後繼有人話題,牛仔硬漢吳敦瑤罕見地溼了眼眶,「我的冰箱上,還貼著孩子寫的家書,如果沒有那封信,我不會轉型最飛牛牧場…」我向攝影使了個眼色,想捕捉這珍貴畫面,誰知吳明哲一句「不是我愛管!結婚第2天,我爸就把存摺跟印章丟給我!」讓醞釀半天的父慈子孝氛圍,一秒破功,我和攝影內心翻了個大白眼。

直來直往、大嗓門的父子相處日常,雖不輕言說愛,卻把情感化為實際行動。吳明哲戲稱父親是念「設計系」,「我爸很聰明,很會設計我們,他想轉型(做觀光)就叫我去日本去國外看,看國外牧場竟然可以這麼漂亮,誰能不心動?」面對兒子的吐槽,老牛仔吳敦瑤一副理所當然得,卻又難掩笑意地說:「要叫一個人去做一件事情,要讓他看到願景!」

 

牛事一籮筐 二子一度想逃

事實上,從小吳明哲與吳明賢兩兄弟上學前得先幫忙餵牛,放學後要洗堆積如山的牛奶桶,吳敦瑤盼長子念畜牧獸醫,做到怕的吳明哲不從,選擇念機械,反倒是么子吳明賢從小被爺爺洗腦「念畜牧獸醫多好呀!長大後可接收你爸現成的牛,牛糞、牛奶通通都可賣錢。」一頭栽進畜牧領域。

吳敦瑤(中)育有2子1女,身為牛仔家人,從小到大有做不完的繁瑣牛事。(飛牛牧場提供)
吳敦瑤(中)育有2子1女,身為牛仔家人,從小到大有做不完的繁瑣牛事。(飛牛牧場提供)

養牛戶365天全年無休,天天得擠奶,半夜看到牛隻發情,還得把握黃金授精期,在轉型做飛牛牧場之前,吳敦瑤曾被有心人士勒索,威脅要在牛飼料裡下毒,心灰意冷的他一度考慮賣掉牛隻,帶著辛苦一輩子的妻子吳孫碧珠移民海外,連手續都辦好了。

當時新婚不久的吳明哲在妻子鼓勵下,決定辭去台中機械廠工作,和即將退伍的弟弟分工合作,扛起重任。兄弟倆個性截然不同,吳明哲思緒縝密、沉默寡言,吳明賢活潑外向、善於交際,偏偏由哥哥負責觀光事業、弟弟負責養牛,吳明哲分析:「爸爸比較疼弟弟,捨不得小弟吃苦。」

 

一本存摺簿 培養獨立責任

當時,觀光事業處於開墾燒錢階段,吳明哲回憶:「回來第一天,我爸就拿給我一本簿子一個印章,叫我負責管錢,反正一個月開2次票,不能超過15萬元,超過就想辦法往後開,獲利都拿去繳銀行利息。」妻子王月霞全心支持丈夫,她笑說:「結婚後娘家媽媽第一次來看我,看完忍不住流眼淚,之後都不太敢來了。」

反觀畜牧事業因有牛奶、牛糞可賣,至少可創造穩定現金流,但養牛畢竟是苦悶工作,吳明賢初接手的前2年,每月虧20、30萬元,一年最多可虧300萬元,人也因此消沉不已,甚至結交三教九流朋友,一度迷失自我。

資深牛仔吳敦瑤胼手胝足奮鬥逾50年,孕母牛一看到他,立刻湊上前討食。
資深牛仔吳敦瑤胼手胝足奮鬥逾50年,孕母牛一看到他,立刻湊上前討食。
吳敦瑤被家人戲稱為走鋼索的人,78歲的他仍持續開墾,把更多理想實踐在飛牛牧場。(飛牛牧場提供)
吳敦瑤被家人戲稱為走鋼索的人,78歲的他仍持續開墾,把更多理想實踐在飛牛牧場。(飛牛牧場提供)

如今,吳明賢負責的衛星牧場,不僅可自給自足,吳敦瑤欣慰地說:「那天他拿了一本存摺給我,當年我給他貼補家用的錢,原封不動的還給我,很有骨氣!」更讓老牛仔驕傲的是,如今孫字輩也貢獻所學,正在興建的第3棟飛牛牧場旅館,有2位建築系畢業的孫子負責設計、把關,三代人同心協力,讓飛牛牧場繼續發光。

更新時間|2018.08.16 04:4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