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人物
2018.10.23 02:55

【頭家開講】小零件真本事 宇隆科技董事長劉俊昌

文|陳筱晶    攝影|林育緯
宇隆董事長劉俊昌從鐵皮工廠作業員做起,帶領公司成為深耕汽車產業的精密金屬零件製造大廠。
宇隆董事長劉俊昌從鐵皮工廠作業員做起,帶領公司成為深耕汽車產業的精密金屬零件製造大廠。

劉俊昌出身台中農家,三哥為改善家計開設鐵皮工廠生產零件,他因此選讀機工科,從作業員苦練起,一步一腳印扛起家族事業。

為搶下全球最大汽車電子廠BOSCH訂單,對方提出27項工廠稽核缺失,他迅速回應改善對策而敗部復活。舉債上億元投資大陸廠,卻枯等訂單2年,終於撞開高牆,成為BOSCH全球最佳供應商。

苦盡甘來後,他力推公司IPO,去年營收創新高、近24億元的成功祕訣,如同爸爸田裡的稻穗:實力越飽滿,姿態便越低。

走進宇隆科技的台中梧棲總部,接待大廳沒有任何奢華裝潢,就和董事長劉俊昌的外表一樣樸實。

劉俊昌小檔案
  • 現職:宇隆科技董事長
  • 出生:1962年(56歲)
  • 家庭:已婚,育有1女1子
  • 學歷:光華高工機工科夜間部、逢甲大學經營管理研究所(EMBA)
  • 經歷:宇隆科技副理、經理、副總經理、總經理
  • 休閒:重訓、快走
  • 座右銘:稻穗越成熟,姿態就越低 
  • 經營心法:正誠勤儉

 

醫材汽車零件 精密加工

在透明玻璃為牆的會議室兼展示間內,訪到一半,他眼見上午來訪的歐洲液壓馬達大廠Danfoss代表即將離去,「可以等我一下嗎?我要去跟我客人講,爭取…」話還沒說完,一個箭步就跟上客戶,招呼目送他們離開,才安心回來:「他這個案子是我們過去沒有接觸過的產品。我告訴他,所有製程我都準備好了,只要你給我機會、給我時間,我一定把東西送到你辦公室。」劉俊昌身為上櫃公司大老闆,音量卻是不相稱的小,低調嗓音仍掩不住自信。

宇隆生產汽車、醫療用精密金屬零件,品管要求嚴謹,圖為作業員在製程中自主檢驗。
宇隆生產汽車、醫療用精密金屬零件,品管要求嚴謹,圖為作業員在製程中自主檢驗。

專注於精密金屬零件加工的宇隆科技,客戶囊括全球最大汽車電子廠BOSCH、美國變速箱大廠Borg Warner、世界最大糖尿病藥廠Novo Nordisk等,去年營業額創新高、逼近24億元,最大客戶BOSCH營收貢獻占比超過6成。其生產的引擎噴油嘴零件供應BMW、賓士、福斯等一線車廠,堪稱機械加工領域隱形冠軍。

「汽車、醫療產品攸關人的生命安全,生產必須戰戰兢兢。因為一個零件小瑕疵,就有可能造成傷亡,所以這2個產業很難更換協力廠商。」這類產品在製程中和出貨前的檢驗是關鍵,這也是劉俊昌最自豪的。他帶我們參觀公司自行研發製造、可檢測零件尺寸及外觀的自動化全檢機,我們請他拿起零件拍照,「我們照規定是不能用手拿,怕它會生鏽。」他馬上請人拿指套,戴上指套後,才敢小心翼翼揪著直徑只有幾毫米的零件拍攝。

 

家業轉型革新 大廠下單

宇隆科技的前身其實是由劉俊昌三哥劉漢桐創立的久隆,當時劉俊昌還在念國中,家裡以鐵皮搭建工廠,生產傳統的自動車床零件。「我們家只有幾分薄田,說實在,餬口都難。」劉俊昌讀小學時有一次生病,家裡放錢的抽屜只剩2元5分,得等爸爸向親戚借錢後才能看醫生。三哥的創業基金,也是靠爸爸跟親戚借8萬5千元買車床、送貨用摩托車。

宇隆目前由老四劉俊昌(右1)帶領公司,創業的老三劉漢桐(左1)為監察人、老二劉松柏(右2)為董事。老大劉文桂(左2)為退休小學老師,也有持股。(宇隆提供)
宇隆目前由老四劉俊昌(右1)帶領公司,創業的老三劉漢桐(左1)為監察人、老二劉松柏(右2)為董事。老大劉文桂(左2)為退休小學老師,也有持股。(宇隆提供)

劉俊昌為了協助家族事業,選讀高工機工科夜間部,白天公司幫忙,晚上學校上課,「我們沒背景、沒學歷,就是一步一腳印。成長環境不是我能選擇,但後面的人生我能改變。」畢業後正式進入公司,他自己開玩笑說:「作業員、品管、採購、生產管理,我都做過,沒有一樣專的,不像我三哥一直都是技術、我二哥一直都是業務。」大哥是國小老師,但假日也都會到廠支援。

1987年久隆正式改名為宇隆,初期做光學零件,光學廠外移後,轉型做Seagate、IBM硬碟馬達零件。但3C產品生命週期不到1年、反應要快,「這個月交4萬件,下個月暴增到50萬件…如果市場反應不好,明天一個傳真就必須把產線全部停下來。」看透科技產業大起大落,他們決定轉攻產品生命週期至少5到10年的汽車產業。

2001年,德國BOSCH到上海舉行展示會,本來只打算找亞洲供應商做螺絲、螺帽之類的低端零件,「但我三哥一看到汽車引擎噴油嘴,就跟德國人說,這個我們能做。」噴油嘴是攸關引擎性能的零件,宇隆送樣3次,才做出品質與德廠一致、但價格便宜3成的樣品。隨後BOSCH派人稽核工廠,提出27項缺失,負責生產管理的劉俊昌憑著過去做3C產業快速反應、使命必達的信念,只花2個工作天回應改善對策,從已淘汰的廠商名單中「敗部復活」,「要拿到機會,你不只要準備好,更要比別人積極展現企圖心。」

 

借錢準備投產  苦等訂單

然而,通過供應商認證審查只是第一關,宇隆要真正成為BOSCH的合作夥伴,還要打敗全球上百家同業,「我們因為沒有在德國設倉庫,交貨方便性不如其他德廠,對方其實很猶豫,一開始並沒有給我們大單…」當時已接任總經理的劉俊昌說,汽車產業比較特殊,所有生產設備必須先到位,樣品交給客戶組裝測試沒問題,往往要等上一段很長時間。「我那時在東莞設備投資接近2億元,大部分的錢都是借來的,沒有訂單,卡在那裡差不多2年,我真的是坐困愁城。」

宇隆生產零件供應全球汽車電子大廠BOSCH、Borg Warner等客戶。(宇隆提供)
宇隆生產零件供應全球汽車電子大廠BOSCH、Borg Warner等客戶。(宇隆提供)
宇隆出貨給Novo Nordisk胰島素注射筆所用的零件,劑量、流速都必須精確,避免造成身體負擔。
宇隆出貨給Novo Nordisk胰島素注射筆所用的零件,劑量、流速都必須精確,避免造成身體負擔。

他的聲音已經壓得不能更低了,「我這輩子最遺憾就是不會講英文,希望讓孩子有一個英文的環境,那時讓我太太帶著孩子去澳洲。我身上其實沒有多少錢,有一次我跟太太講,現在公司有些問題,我不知道還有多少能力繼續支持你們在澳洲待下去…她說:『如果是這樣,沒有關係,你趁早告訴我。』」在這麼艱難的時候,他還是放不下傳統男人的包袱,繼續咬牙苦撐。

劉俊昌坦言,當初為了BOSCH在東莞投資近2億元,枯等訂單的那2年,是人生最難熬的關卡。
劉俊昌坦言,當初為了BOSCH在東莞投資近2億元,枯等訂單的那2年,是人生最難熬的關卡。

2005年底,BOSCH家族董事到亞洲,順道拜訪宇隆,劉俊昌努力說動對方,把「交貨方便性」移出評估項目,「他發現在亞洲可以買到蠻有競爭力的產品,回去之後,才真正把阻礙我們的那一道牆推倒,不然我們可能到現在還在跟他抗戰。」

「就像飛機黑盒子能幫飛機公司改進製造,我們也試著在研發過程誠實紀錄所有數據,分析失敗原因,減少失敗成本、加快開發速度。」劉俊昌解釋:「以汽車產業來講,1千個產品沒問題和1千萬個產品沒問題,那個管理門檻是完全不同。去年我們交貨給BOSCH超過8千萬個零件,只有7個不良品。」

 

兄弟退居幕後 導入人才

撞倒高牆之後,2009年宇隆獲選BOSCH全球最佳供應商,等於獲得全球汽車產業零部件龍頭肯定,後續因此拿下美國變速箱大廠Borg Warner及Delphi、日本汽車零件大廠Denso及日立等客戶。他終於鬆一口氣:「初生之犢不畏虎,別人先從台灣打起、再到德國,我們相反,先從門檻最高的德國開始攻。」

劉俊昌不只嚴格把關產品品質,也是宇隆上櫃的推手。「家族創業在初期是很好的組合,但隨著公司慢慢茁壯,如果沒導入其他人才,沒聽進其他聲音,對公司不是好事。」他早有讓宇隆公開發行的打算,10年前從銀行界挖來現任副董吳智盛,建立新團隊,幫助家族成員退居幕後。

劉俊昌以台灣為研發基地,台灣廠專做少量多樣的彈性訂單。
劉俊昌以台灣為研發基地,台灣廠專做少量多樣的彈性訂單。

與劉俊昌結識超過20年、最敢「吐槽」他的吳智盛透露:「在準備上櫃之前,我曾經目睹他們4兄弟在會議室裡吵得滿凶的…其他人擔心IPO以後,股權被拿走,工作舞台會消失。難能可貴的是,他們兄弟可以聽得進去不同意見,最後達成共識,以公司最大利益為考量。很多企業上市櫃以後,兄弟開始分家、為利翻臉,這個在他們身上,我還沒看到。」

 

務實放低身段 謙卑處事

在吳智盛眼中,劉俊昌非常務實。「我以前在外商銀行,出差預算可以住不錯的飯店。來宇隆之後,我發現他都住那種很便宜的商務飯店,1晚人民幣168元(折合新台幣約750元)…我當然也跟著住這個,只是想說怎麼這個他也能住?」

劉俊昌辦公室內特別陳列他去BOSCH領獎、分享供貨經驗的紀念照片。
劉俊昌辦公室內特別陳列他去BOSCH領獎、分享供貨經驗的紀念照片。
劉俊昌12年前開始積極切入自動化檢查,圖為關係企業浙江宇鑽廠內的無塵自動化全檢區。(宇隆提供)
劉俊昌12年前開始積極切入自動化檢查,圖為關係企業浙江宇鑽廠內的無塵自動化全檢區。(宇隆提供)

窮苦出身的劉俊昌,不願亂花公司一塊錢,公私分明,也不預設自己孩子要接棒。「我不會灌輸下一代一定要做這行,我們兄弟家族的下一代也沒有人在公司裡面上班。」他接管公司14年來營收成長超過15倍,原本預計去年退休交棒,因原訂接班人身體違和,才暫緩退休。

劉俊昌(左1)的小兒子(右2)取得澳洲學士,他偕妻女參加畢業典禮。(宇隆提供)
劉俊昌(左1)的小兒子(右2)取得澳洲學士,他偕妻女參加畢業典禮。(宇隆提供)

「我們是從窮人堆出來的,看過很多人成功,也看過很多人失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稻穗越成熟、越飽滿,姿態就越低,人不是這樣嗎?我不敢以成功者自居,只是有同事給我機會,讓我繼續發展,這是我一直給自己的提醒。」把身段放低,把榮耀歸於團隊,或許就是他從逆境重新站起的祕訣。

後記:移民是跟老天借膽

為讓孩子在英文環境生活,太太甚至賣掉車子、首飾,帶著孩子在幾乎不見華人的內陸城市省吃儉用。「現在聽我兒子跟老外講話,完全是澳洲腔,我就很有成就感。」話裡滿溢父親的驕傲,為了孩子教育,再苦也值得。

更新時間|2018.10.18 05:2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