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簡竹書    攝影|林俊耀    影音|陳昱弼

民眾因不熟悉法令而喪失權益的例子隨處可見,經常義務替冤案受害者或弱勢民眾辯護的律師尤伯祥就感嘆:「『法律只保護懂法律的人』這句老話讓人聽起來很不舒服,但大多數情況下是事實。它不應該如此,但實際上就是如此。」

尤伯祥說,尤其現在是專業社會時代,人人都處在各自的專業領域中,對於自身領域外的其他專業並不熟悉,因此導致權利受到損害,是常見的事,不只法律,醫療或其他領域也一樣,「這是現代專業社會要去共同面對、解決的事。」

他說,除了設法讓資訊普及化、以及透過教育,政府也應該課予相關的行政機關有「教示義務」,讓公務員有義務告知民眾相關權益。

另外,因為不懂法律而受害者,尤伯祥說,司法實務上最常見的狀況是超過時效。不管什麼法令,只要超過時效,一切免談。

尤伯祥說,他遇過有太多案件都因超過法定時效而敗訴、或被駁回,其中以保險最常見,「當事人申請理賠,保險公司找各種理由安撫、推託,拖著拖著,兩年的(申請理賠)時效就過去了。」

尤伯祥說,打從羅馬法以來,之所以設立時效制度,乃因以往證據資料的取得、保存皆不容易,為了讓案件早點確立,只好設立時效制度,以免法院難以追查。

他說,但現在早已是資訊化社會,資料不容易遺失,連民國4、50年的資料都不難找到,而今不少國家對於時效的規定都已放寬,我國的時效制度是否還有必要守得如此嚴謹甚至僵化,或者該適度放寬、擴大,值得討論。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