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簡竹書    攝影|林俊耀    影音|陳昱弼

原本沒人覺得有什麼不對勁,法律就是這樣規定的。

偏偏林挺泰就是覺得不對勁。8年前妻子過世,沒人告訴他可以領每月3千多元的勞保遺屬年金。後來他知道了,領到了,卻還想討回之前18個月沒領到的錢。他打官司一再敗訴,也不死心,從澎湖抗爭到台北。縣長受不了,自掏腰包墊5萬多元給他,竟還被他拒絕。

直到一位神祕人士替他聲請大法官釋憲,今年7月,釋憲案出爐,翻轉了一切的理所當然。

今年7月,一起熱騰騰新出爐的大法官釋憲,在法界引起好奇,案主是遠在澎湖的一位老先生,爭執的金額竟才新台幣5萬多元。我國至今不過七百多條釋憲案,宣告違憲的機率跟中樂透差不多。

老先生居然贏了。連司法院長許宗力都忍不住打聽,是誰替老先生寫的釋憲聲請書?想不到執筆者也異常低調,連司法院長都打聽不到。一開始,甚至沒人知道老先生是否還活著,聲請書是3年前所寫。

林挺泰四處抗爭,但釋憲出爐前僅《澎湖時報》報導過。
林挺泰四處抗爭,但釋憲出爐前僅《澎湖時報》報導過。
林挺泰四處抗爭,但釋憲出爐前僅《澎湖時報》報導過。
林挺泰四處抗爭,但釋憲出爐前僅《澎湖時報》報導過。

這位大法官釋字766號的主角今年已84歲,他悠悠閒閒騎著一輛腳踏車晃到我們面前,硬朗得令人稱奇。

「我早就心死,不抱希望了,根本想不到會過。那天我女兒打電話告訴我,我高興得睡不著。」他叫林挺泰,不僅身體健康還耳聰目明,哇啦啦興奮訴說事件經過。

2010年他的妻子過世後,他去勞保局請領喪葬補助8萬多元。1年後某天,他無意間拿到勞保局的傳單,閒閒沒事讀了一下,這才發現原來還有「遺屬年金」,每月3,500元。

 

官司敗訴不服 親自打完狀子

他致電勞保局,對方卻說他已領完喪葬補助,不能再領遺屬年金。「我當然就相信,哪裡想得到他是胡說八道。」幾個月後越想越不對,他直接飛來台灣去勞保局詢問,答案變成可以。他親自送上申請書,櫃台卻說,得證明他與太太結婚超過一年,要戶籍謄本。隔天他立刻補上戶籍謄本,櫃台又說,這仍無法證明結婚滿一年。「我們結婚三十多年,還沒辦法證明?」櫃台說,要手抄版的戶籍謄本,有註載他何時與誰結婚。「那你昨天怎麼不講?」他只好又飛回澎湖拿。至此徹底被勞保局惹毛。

喜歡四處跑來跑去的林挺泰(右)36歲才結婚,妻子(左)小他14歲。(林挺泰提供)
喜歡四處跑來跑去的林挺泰(右)36歲才結婚,妻子(左)小他14歲。(林挺泰提供)

當他總算按月領到遺屬年金,已是2012年初。他又越想越不對,問勞保局:「我太太2010年過世後我就可以領,我沒申請是因為我不知道,領喪葬補助時你們沒跟我講。」他少領18個月。勞保局答,是當初你自己沒問。

接下來的劇情就像中國導演張藝謀的名作《秋菊打官司》,林挺泰決定「告官」,他告勞保局,請求補他每月3,000元,共5萬4,000元。一審敗訴,他不服,上訴被駁回,一路告到最高行政法院,從澎湖、高雄告到台北。

在廚房採光明亮的窗前放一張桌子,林挺泰就在這張桌上自己寫狀子。
在廚房採光明亮的窗前放一張桌子,林挺泰就在這張桌上自己寫狀子。

他沒花錢請律師,不諳電腦的他耗1個半月才打完狀子。到最高行政法院時,「他們講了一大堆法律語言,我聽不懂,最後一句話我聽懂了,他們說,不會有結果。」

林挺泰接著得意起來:「我就死心了嗎?絕對不可能!我就走上街頭!」那氣勢,宛若連身旁都響起敲鑼打鼓的伴奏。

 

脾氣硬重公平 出面告發局長

人生不是第一次這樣硬脾氣了。林挺泰原是台北人,祖籍浙江,父親是空軍,他師大附中畢業後考上國防醫學院,但不知何故,年紀輕輕記憶力突然變差,「理解力沒問題,但背不住課文、英文單字。」他讀2年就休學,後來考上郵局。

他請調金門,因為薪水雙倍,「我在823砲戰隔天到金門,一下飛機就往防空洞跑。後來美國艾森豪總統來台灣訪問,6月18、19日炸彈像下雨一樣,習慣了,我們照樣到處看電影。」原來哥早已見過大風大浪。

先前林挺泰總是拿著這樣的大字報,一個人站在法院前抗議。
先前林挺泰總是拿著這樣的大字報,一個人站在法院前抗議。

他36歲才在澎湖結婚,生下2女1子。他脾氣硬,尤其見不得不公平,例如他擔任行動郵局的支局長時,「有一位(國民黨)黨部裡的幹事,資歷很淺但想當主管,局長硬是提拔他。同事都很不服氣,但沒人敢講話。」就只林挺泰,明明不干他的事,他卻出面告發局長。副局長直奔林挺泰家中拜訪,要林太太勸先生別告了。林挺泰不為所動。

後來呢?「兩敗俱傷啊,局長被調到台北,我從支局長變成普通員工。」但局長從澎湖調到台北依然當局長。只有你傷吧?他苦笑沒多說。幸而平安做到退休,也省吃儉用在澎湖、台北新店都買了房子。

數十年後,新店的房子成了他到台北抗爭的基地。起先他只在澎湖陳情,某次終於堵到縣長,縣長陳光復只好找來勞保局協調,並自掏腰包要墊5萬多元給林挺泰。哪知林挺泰不罷休,當場問勞保局人員:「你願不願意承認這筆錢是縣長替你們付的?」對方沒承認。「那這筆錢就變得不明不白,我不能要。」他竟拒絕了。

縣長大概也滿臉問號。電影《秋菊打官司》裡,鞏俐飾演的「秋菊」決定告村長,公安出面協調後對秋菊說:「醫藥費、誤工費由村長負責,一共200元,妳看怎麼樣?」「我就不是圖這個錢,我只是要個說法。」「他是個倔人,又是村長,妳好歹給些面子。」「那還是沒個說法。」

 

轉戰台北街頭 發傳單爭權益

林挺泰也是堅持「討個說法」。他轉戰台北街頭,選了基隆路羅斯福路交叉口,思慮可周密了:「有高架橋,不怕風吹日曬,傍晚汽機車潮像台北大橋一樣黑壓壓一片,紅燈停車我就發傳單。」發一段時間後轉到市府轉運站,繼續發。

他帶了傳單給我們看,大傳單長達4頁,陳述勞保局多可惡、封鎖消息不讓民眾知道權益,小傳單名片大小,寫著若鄉親有家人投保國民年金後往生,可致電林挺泰助討公道,並印上0989××××××。

林挺泰總是騎著一台腳踏車、車上放著大字報,四處抗爭。
林挺泰總是騎著一台腳踏車、車上放著大字報,四處抗爭。

他說,與他有相同遭遇者應不在少數,希望也幫他們爭取權益。但光是印傳單少說也要好幾千元,為了5萬多元這麼氣?「欺人太甚啊,我最恨人家不講理,你好好講,我什麼事都OK,但你用權勢,我就跟你幹到底。」

其實勞保局並非站不住腳,依《國民年金法》18條之一,2016年3月前過世者,遺屬年金的給付是從「提出申請且符合條件之當月」開始,意思是,就算已符合條件(死亡),也要家屬提出申請後,勞保局才需按月給錢。法條也沒說勞保局要主動告知家屬相關權益。

也難怪林挺泰一再敗訴,公部門只不過依法行事。許多法條皆是如此,民眾不知情,便喪失權益或過了時效。一切的運作如同逐漸乾了的水泥,穩固得理所當然,沒人覺得不對勁。

 

偶遇貴人代筆 成功獲宣違憲

但偶爾,會有些人意外撞開那水泥般牢不可破的規則。這些人多半有著更硬的牛脾氣,例如林挺泰。3年前,林挺泰一如往常又去抗議,1名路人經過,仔細聽完陳述、看完資料,幫林挺泰聲請大法官釋憲。

在澎湖還是台北遇到那人?「澎湖。」地方法院還是縣政府?「你不要套我的話!」林挺泰答應保密。我們告訴他,已知那人姓張,他曾在臉書相關貼文留言。林挺泰終於脫口說出:「書記官長。」一旁攝影記者立刻Google「澎湖、書記官、張」,最後出現:張寅煥。

林挺泰帶我們到觀音亭,此處遊客多,因此也成了他的抗爭場所之一。他說,妻子在世時2人也常到觀音亭海邊走走。
林挺泰帶我們到觀音亭,此處遊客多,因此也成了他的抗爭場所之一。他說,妻子在世時2人也常到觀音亭海邊走走。

我們以臉書私訊這位張先生,表示人在澎湖希望能採訪。張寅煥回,可到他辦公室一談,婉拒拍照。

張寅煥是澎湖地方法院的公設辯護人兼書記官長,3、40來歲模樣,一臉書卷氣。他說,3年前某個傍晚,1名老人來陳情,他起先也勸老人算了,因為法律途徑已用盡,但後來回家查法條,發現或許可以聲請大法官釋憲,便花了好幾天撰寫釋憲聲請書。「我怕他不知道怎麼寄,連信封都幫他準備好,寫好收件地址。」

聲請釋憲者大排長龍,等上10年都有可能,絕大部分的結果是不受理,例如去年的受理比例是5%。撰寫過多達10件聲請書的律師邱顯智就說,自己僅有2件被受理,但至今解釋文仍沒出來,其中1件是6年前。被受理、還要被大法官宣告法條違憲,難度有多高?邱顯智形容:「跟中樂透差不多吧。」

起先,張寅煥還偶爾上網查進度,但始終沒下落,也許老人根本沒將信件寄出吧,久了他也淡忘。卻在3年後,今年大法官做出766號解釋,正是老人的案子,且是宣告《國民年金法》18條之一違反憲法的平等權與財產權,張寅煥自己都詫異不已。

聲請書寫著:「…符合請領遺屬年金給付者,多為年邁長者、未成年子女或無謀生能力者,常因經濟或資源上的相對弱勢造成資訊落差,未能於符合條件時即時提出申請…」又說,國家法令多如牛毛,行政機關豈可將資訊的落差都歸咎人民,「法律本來就不是規定什麼就當然是什麼,而是不斷有人相信自己的權益…不斷地努力與抗爭。」最後引用美國人權律師丹諾的話:「通往正義之路絕非充滿榮耀的錦繡之途,而是荊棘滿布,漫長寂寞。」

 

鰥夫長日漫漫 抗爭為有事做

釋憲後,衛福部初估,因釋憲而受惠者約5萬多件,幸好其中有8成只是短發1、2個月的遺屬年金。

林挺泰的大女兒林蓓鵑回憶:「那天記者打來問,我還以為是詐騙,後來法院也說不是詐騙,是真的。」她說,若釋憲案能改變一些公務員的被動心態,讓弱勢家庭知道自身權益,對她父親是很正向的鼓勵。「才5萬多元,其實我一直反對爸爸抗爭,他年紀很大了。很不錯的ending啦,在我爸有生之年。」

林蓓鵑(右)說,案子在父親有生之年有好結果,既驚訝又欣慰。
林蓓鵑(右)說,案子在父親有生之年有好結果,既驚訝又欣慰。

我們來到林挺泰的家,3房2廳的屋子而今僅父女2人同住,他後來告訴我們,妻子小他14歲,他早早規劃好若自己先走一步,妻子怎麼辦,「她的養老金我都準備好了,房子也買2間,以後想住哪一間,就把另一間賣掉。」怎料,向來健康的妻子從確診罹癌到過世,不到1個月,走時才62歲。「我怎麼想也沒想到,是她先走!」

2個人變成1個人,他一個人看電視,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出門,「做什麼事、去哪裡都會想到她。」長日漫漫,他說,在家太無聊了啊,打官司、抗爭其實也是讓自己有事做,宣洩情緒,反正自己不畏權勢,他呵呵笑了:「勞保局是倒八輩子霉碰到我。」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