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19.04.22 22:58

【我是同志也是媽媽2】全身赤裸被父抽打 教養女兒過程驚覺童年創傷會複製

文|曾芷筠    攝影|林俊耀    影音|梁莉苓 吳明曄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吳少喬一家人在公園與其他家庭互動、玩耍,顯得很自在。
吳少喬一家人在公園與其他家庭互動、玩耍,顯得很自在。

苗苗1歲半時就問:「為什麼別人有爸爸,我沒有爸爸,有2個媽媽?」吳少喬回答:「妳有媽媽和媽咪,1個家有2個家長,這很正常。」她從小給孩子看繪本,讓她理解精子、卵子等身體構造。大一點,就給她看捐精者的照片,「她同學突然發現她是混血兒,她就會學著我們說:『我的媽咪跟媽媽到國外做試管嬰兒,我有一半的基因是來自歐洲,所以我是混血兒。』同學冒出更多問題:什麼是試管嬰兒?那妳是外國人嗎?她發現同學無法理解,只好放棄,簡單說:『我媽在國外生下我。』」

心疼女兒 盼減少歧視

現在若有人問,妳為什麼有2個媽媽?苗苗就回答:「我媽媽是同性戀啊!」吳少喬也在生下女兒後,彌補了原本與母親疏離的關係。母親也是家暴受害者,被打到丟下孩子離家出走,因此吳少喬小時候很不諒解母親。現在旁人若稱讚孫女漂亮可愛,母親就大方地說:「我女兒是同性戀,她到國外做試管嬰兒。」

苗苗今年就要上小學了,她們帶著苗苗一間間挑選,都會先打電話去問:「你們對同志家庭的態度是什麼?學校的性平教育有沒有辦法承接這樣的小孩?」去年公投前,她們遭遇到赤裸的敵意:「我們在桃園中壢火車站發傳單,有一個大嬸尖叫:『妳們是同性戀?好噁心!』然後把小孩手上的傳單丟到地上。小孩一臉驚訝看著我,我馬上攻擊回去:『妳是恐同症?妳好噁心!』我想讓孩子知道她不是唯一被打壓的人,我們沒有義務被別人歧視,苗苗就笑出來。但其實我們很心疼,回到家,我跟太太都私下在哭。」

吳少喬(右)7年前做試管嬰兒,生下混血的苗苗(中),如今與伴侶邱明玓(左)共組家庭。
吳少喬(右)7年前做試管嬰兒,生下混血的苗苗(中),如今與伴侶邱明玓(左)共組家庭。

同志伴侶們自有網絡,互相分享人工生殖經驗,台灣目前已知有三百多個同志家庭,其中女同志占了8成,儘管吳少喬這一家不是唯一特例,她還是渴望更多連結。一次,我們在餐廳吃飯,吳少喬看到隔壁桌中年T婆模樣的人帶著小孩,就衝上前問:「妳們是同志家庭嗎?我們也是!」結果對方是姊妹。

 

家暴父親 成童年陰影

她們必須不斷對別人說「我們是一個家庭」,並展演幸福模樣,經常在臉書上分享日常育兒生活、曬太太女兒照片,好像這樣才能證明自己不比別人差。但其實哪個家庭不是千瘡百孔?吳少喬的父親是鐵工廠老闆,卻酗酒、家暴,「小學吧,他會在我熟睡時把我從床上拖下來,用椅子打;洗澡洗到一半他破門而入,我全身赤裸被用水管抽,打到昏倒,再次醒來是被冷醒的,然後自己擦藥。那是很恐怖的陰影,我會害怕像他外型的人,小學時都穿長袖,因為不想被看到血痕。9歲的時候我坐在4樓陽台上,想著要跳下去還是要用美工刀?我不開心,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因為膽小怕痛,所以活下來。」

她被打到國中,高中藉口念書住同學家,大學索性離家遠遠的。童年創傷經常影響親密關係,吳少喬開始交女友後,很在乎雙方平等付出,然而往往困難。是生了女兒,有了一個可以不計較感情付出、不求回報的對象後,生命才變得完整。

她誠實告訴苗苗自己童年時被家暴。「我有時候還是會復刻原生家庭那種對小孩暴怒的情緒,比如講道理講到暴怒,我會摔枕頭,她會嚇到。我就冷靜說,如果我以前像妳一樣頂嘴,會被打得很慘。但我不想複製我爸爸錯誤的方式對待妳,我很努力當一個我想要的媽媽。」情緒來時,她會避開,到其他房間冷靜一下。

往下繼續閱讀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遠離家庭暴力,可通報全國保護專線113。

更新時間|2019.04.22 07:3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