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19.05.03 23:28

【全文】日月明功凌虐少年致死 警鬥法夜襲破邪教

文|林慶祥    攝影|陳毅偉    繪圖|林媛婷、王聖光 
日月明功教徒以管教之名,拘禁詹姓少年18天,還鞭打凌虐,最後致死。
日月明功教徒以管教之名,拘禁詹姓少年18天,還鞭打凌虐,最後致死。

2013年6月,彰化詹姓少年被母親緊急送醫,宣稱是吸毒暴斃,但檢警暗中調查,發現詹母參加靈修團體「日月明功」,並與教主陳巧明及其他信徒一起凌虐愛兒致死。警方與日月明功鬥法,展開夜襲,隔離偵訊其他信徒的孩子,終於掌握證據,偵破這起命案。本刊調查,陳巧明以「日月明功最好,自己最好」為教義,利用中年婦女對婚姻的不確定感,勸她們離開家庭修練,還以集體洗腦的方式控制信徒心靈,要求信徒叫她Sunshine(陽光),視她為人生導師,把她的話當聖旨,不料無知信徒崇拜教主,竟害死一條年輕的生命。

彰化縣和美鎮一條鄉間小道旁,有座占地5000坪、百年歷史的巴洛克式洋樓「默園」,為知名抗日作家陳虛谷之父陳錫奎所建。6年前,這裡發生的邪教「日月明功」信徒虐兒致死案,曾轟動一時,但如今雜草叢生,一片荒蕪。

陳巧明在「默園」推廣自創的日月明功。
陳巧明在「默園」推廣自創的日月明功。

 

傳有買主 出5億買默園

4月18日,住在默園對面的歐巴桑告訴記者:「陳家人很早就沒住在這裡了,當時陳巧明在這發展日月明功時,信徒把默園整理得相當乾淨,草木都有修整。陳巧明被抓去關之後,園子都荒廢了,只有她的堂弟偶爾來巡視,連陳巧明的媽媽也跑到彰化市去住,不願回來這裡。」

歐巴桑還說,有人出價5億元購買默園,但陳家第三代堂兄弟姊妹共十幾人,意見不合,無法成交。

陳巧明因教唆信徒凌虐詹姓少年致死,被判重刑。(東森新聞提供)
陳巧明因教唆信徒凌虐詹姓少年致死,被判重刑。(東森新聞提供)

2013年6月5日,詹姓少年被參加日月明功的母親與教主陳巧明等人監禁在默園凌虐已十餘天,加上少年賭氣絕食,最後暴斃。當晚,詹母與信徒許愛珍將孩子送到台中市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大慶院區,且謊報少年因吸毒暴斃,案發地點是彰化市大竹社區家中。

現任彰化縣刑警大隊副大隊長許忠彥,當年是彰化警分局偵查隊長,他接獲通報後,先到詹家查訪。許告訴本刊:「這孩子房間很整齊,沒擺放多少東西,不像有人住,更不像吸毒青少年住的房間,當時我就起了疑心。」接著,許忠彥到醫院詢問與詹母一起將孩子送醫的許愛珍。許女供稱,因太過慌張,並未叫救護車,而是用她的自小客車幫詹母把孩子從彰化市載到醫院。

詹姓少年死在默園,母親與信徒許愛珍將他送到台中就醫,謊稱在家裡暴斃。
詹姓少年死在默園,母親與信徒許愛珍將他送到台中就醫,謊稱在家裡暴斃。
許忠彥時任彰化分局偵查隊長,當時一看到詹姓少年房間就判定必有蹊蹺。
許忠彥時任彰化分局偵查隊長,當時一看到詹姓少年房間就判定必有蹊蹺。

許忠彥緊追不捨地問,走哪幾條道路?為何捨近求遠?為何不到彰化基督教醫院或秀傳醫院?許愛珍支支吾吾,許忠彥告訴她:「妳說的,我都會調閱路口監視器,若說謊,我就把妳當嫌犯偵辦。」許愛珍嚇到了,才說出孩子是在和美鎮默園日月明功聚會所暴斃。

過了幾天,初步驗屍報告出爐,詹姓少年頭部、肩部有綑綁痕跡,手腳、頭部擦傷,肝臟萎縮、橫紋肌溶解、腎臟中毒,顯然是遭凌虐,且活活餓死。

許愛珍(右)是陳巧明的愛將之一,凌虐詹姓少年她也有參與。(東森新聞提供)
許愛珍(右)是陳巧明的愛將之一,凌虐詹姓少年她也有參與。(東森新聞提供)

許忠彥說,這是一起命案,絕非戒毒過程暴斃的意外死亡,當年因總統馬英九宣示打擊K他命,希望將毒品趕出校園,「詹姓少年吸毒暴斃」的新聞大幅占據媒體版面,警方順勢讓新聞誤導日月明功信徒,讓他們心存僥倖,以為警方雖然懷疑,但未必查得到證據。

 

警方夜襲 小信徒說真話

警方不得不鴨子划水,因日月明功的信徒太團結了,警方傳訊多名與詹母往來密切的信徒,所有人都說:「沒聽到小孩哀嚎,也不知有人被關在裡面。」

更棘手的是,詹母應訊時什麼話都不說,非得等日月明功創辦人陳巧明來了,才願意回答。但偵訊時,陳女不斷插嘴,詹母也說:「對,就是老師說的這樣。」甚至還會用眼神請求陳的指示,好像受到脅迫。可是一旦警方請陳離開偵訊室,詹母又行使緘默權。一位小隊長說:「沒見過這麼詭異的情形。」

後來,許忠彥決定「夜襲」,出其不意發動夜間搜索,將在默園的大人、小孩隔離偵訊。許忠彥說,孩子不會說謊,且大多不甘願來這裡,所以誠實說出有看到或聽到詹姓少年挨打,叫得很悽慘,陳巧明都在場。

警方「夜襲」搜索默園,將大人、小孩隔離偵訊,取得關鍵證詞。
警方「夜襲」搜索默園,將大人、小孩隔離偵訊,取得關鍵證詞。

另外,彰化縣刑警大隊小隊長楊啟文也透露,負責偵辦此案的檢察官李秀玲,不厭其煩地與詹母溝通,終於突破她的心防。詹母哭著告訴李,都是陳巧明主導管教孩子,但孩子脾氣倔強,賭氣不吃飯,大家才會下重手,把孩子弄死。

楊啟文說,陳巧明對信徒控制嚴密,每次信徒被傳訊,回來後必須把警方問些什麼?怎麼回答?一五一十交代清楚,而陳自己在應訊時,總是裝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警方後來還查出,信徒們曾在陳巧明主導下,離開被警方監視的默園,跑到國道三號清水服務區串供,難怪一開始警方偵訊困難重重。

 

攬已婚婦 洗腦離家修練

根據本刊調查,日月明功創辦人陳巧明,原本在彰化市開舞蹈社,教芭蕾舞多年,在當地小有名氣,她自稱與丈夫離婚後,體悟了真正的人生價值,為讓更多人受益,才將舞蹈社轉型為心靈教室。

陳巧明的靈修課程,宣揚已婚婦女應該離開家庭修練、自身利益比家庭親情更重要、家庭只是附屬品等理念,利用中年婦女對婚姻的不確定感,大肆吸收已婚會員,並強調:「日月明功最好,自己最好!」陳要求學員必須分享日月明功有助於工作、心靈成長的心得。如果講不出具體內容,就得在全體學員和陳巧明面前認錯,陳也會安排學員集體譴責認錯者,甚至當眾賞耳光,並要求寫悔過書,利用集體力量洗腦,達到控制信徒的目的。

詹姓少年的姊姊告訴警方:「陳巧明要求學員必須尊稱她為Sunshine(陽光),視她為人生方向,若沒把她的話當聖旨就會被打罵,我就被打過巴掌。」

詹母(左)原是賢妻良母,迷信日月明功後,搞得離婚收場,全家人對她都不諒解。(翻攝畫面)
詹母(左)原是賢妻良母,迷信日月明功後,搞得離婚收場,全家人對她都不諒解。(翻攝畫面)

本刊調查,詹母就是在這樣的氣氛下被徹底洗腦,她常要求詹家姊弟不得質疑陳巧明,甚至要求丈夫也必須去上課,詹父受不了太太家事不做,成天靈修,還常把Sunshine掛在嘴邊,最後選擇與太太離婚。

 

詹母出獄 愧疚在外獨居

詹母見丈夫不願入會,接著又強迫兒子、女兒參加,但女兒一滿十八歲就躲到父親住處,不願再參加日月明功,當兒子也想用同樣模式逃離陳巧明的魔爪時,詹母卻抓狂,並以親情勒索兒子,逼他參加靈修。

陳巧明從詹母口中得知詹姓少年不服管教,便要她將孩子帶來默園,同年5月18日,詹姓少年欲返校打掃,提早一小時出門,卻被陳巧明懷疑說謊,不斷掌摑質問行蹤,還發動信徒「公審」詹姓少年。

詹母(左)原是賢妻良母,迷信日月明功後,搞得離婚收場,全家人對她都不諒解。(翻攝畫面)
詹母(左)原是賢妻良母,迷信日月明功後,搞得離婚收場,全家人對她都不諒解。(翻攝畫面)

陳巧明與信徒以水管、細竹子鞭打詹姓少年,並綑綁其雙手雙腳,囚禁在不到5坪的小房間裡整整18天。少年曾跪地哭求媽媽救他,但詹母竟然還是盲目相信陳巧明的管教方式,甚至愛子慘死,仍一心袒護教主。辦案人員說,不孝子見多了,但當母親的狠心至此,實在罕見!

詹母的妹妹也說,姊姊受到日月明功影響甚深,性格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疑神疑鬼,陳巧明教她要「防小孩、防先生」,她才會懷疑小孩吸毒,為讓孩子「重回正軌」,以激烈方式管教,沒想到卻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

詹母(中)審訊時表示非常害怕陳巧明,一度在法庭崩潰大哭。(東森新聞提供)
詹母(中)審訊時表示非常害怕陳巧明,一度在法庭崩潰大哭。(東森新聞提供)

2016年3月,此案定讞,陳巧明被依「私行拘禁致死」等罪判刑13年,詹母判刑4年半,其他共犯判刑3年8個月到4年不等。如今詹母已假釋出獄,本刊走訪詹家,大門深鎖,鄰居說,詹母的前夫與女兒已經回老家,詹母因為愧疚,在外獨居,偶而會去探訪女兒。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儘管陳巧明一夥人已受到司法制裁,但詹姓少年無辜枉死,已讓這家人心中留下無法磨滅的傷痕。

默園小檔案

彰化和美的陳家洋樓又稱為「默園」,1916年時由抗日作家陳虛谷之父陳錫奎所建,占地5千坪,屬巴洛克式建築風格,地基相當堅固,經歷八七水災與921大地震依舊屹立於此。八七水災時,默園成為鄰近地區民眾的避難所,陳家不僅提供場所,也施粥救濟,在和美擁有積善之家的美稱,是和美重要的景點地標。

更新時間|2019.04.29 13:1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