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19.09.09 06:58

【印尼移工淨灘團1】兩年來上山下海 他們為台灣撿了2400公斤垃圾

攝影|鄒保祥    特約撰述|簡永達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瑪雅來自印尼西爪哇的鄉村,來台工作近4年,她經常在週日,他們一週中唯一的休息日,號召印尼移工一起淨灘。
瑪雅來自印尼西爪哇的鄉村,來台工作近4年,她經常在週日,他們一週中唯一的休息日,號召印尼移工一起淨灘。

週日早晨東北角海岸旁,常會看到一群膚色黝黑的臉孔清理著垃圾,他們是台灣第一支移工淨灘團,印尼移工瑪雅2年前在臉書上成立「Universal Volunteer」社團,號召同鄉在假日淨灘。他們不是台灣人,卻清理著台灣人留下的垃圾。許多人感激他們的奉獻,一位教授甚至投書媒體,誇他們「比台灣人更愛台灣」。

實際上,他們的活動沒有太多莊嚴的奉獻感,更像是與朋友共赴一場派對,離國工作被放大的孤獨感,在淨灘裡他們找到陪伴彼此的家人,所謂的,離鄉在外,都是家人。

沿台二線濱海公路往前駛,經過陰陽海,最終在新北的水湳洞漁港慢下來。遊覽車、小客車緩緩駛入,幾乎塞滿位置不大的公有停車場。300人聲勢浩大地沿著海岸往東走,在6月盛夏裡的某個週日早晨,他們共同參與一場淨灘活動。

 

認真清垃圾 低調未合照

在最邊邊的角落裡,一群膚色黝黑的臉孔突出於淨灘隊伍中,幾個人正彎腰,用手中的鋸齒刀割斷糾纏礁石多年的廢棄魚網,他們是一隊由印尼移工組成的淨灘隊伍。

隊伍的頭是今年36歲,來台灣工作近4年的瑪雅(Mayasari),這天她和5名印尼移工參加台灣人主辦的淨灘團,通往海岸的小徑有間廢棄的公有廁所,堆滿從前隊伍留下的垃圾,時間與高溫發酵出惡臭。多數台灣人下意識掩著口鼻快速經過,只有瑪雅停下腳步,「這裡還有很多垃圾沒有清耶。」她說。

清理完無人聞問的廁所後,她隨即投入原本的淨灘大隊中。瑪雅個子小、健談、充滿精力,一名與她熟識的印尼移工開玩笑說:「她喜歡講話,好像停不下來。」但這天裡的多數時候,她和其他印尼移工一言不發地撿垃圾,就連活動結束後的大合照,或許因為害羞而沒有加入,僅擠在一旁侷促角落裡自行拍照。

淨灘活動的發起人小Q,在臉書擁有將近40萬名粉絲,辦過多場淨灘活動,她很早就注意到瑪雅與她的夥伴們,「印象中他們很低調,不跟大家合照,但是每次都很認真清理大型廢棄物。」

國際淨灘行動(International Coastal Cleanup)發布的報告,2017年台灣清理出逾46噸的垃圾,在全球淨灘參與度排名第5,光是清出的寶特瓶,排列起來可綿延17公里。
國際淨灘行動(International Coastal Cleanup)發布的報告,2017年台灣清理出逾46噸的垃圾,在全球淨灘參與度排名第5,光是清出的寶特瓶,排列起來可綿延17公里。

每年約有1萬5000場淨灘活動遍布這座島嶼,幾乎是7-11店面數量的3倍。根據國際淨灘行動(International Coastal Cleanup)發布的報告,2017年台灣清理出逾46噸的垃圾,動員近2萬人次,在全球淨灘參與度排名第5,光是廢棄寶特瓶,排列起來能綿延17公里,環繞大安森林公園7圈。

 

父開音響店 任廣告業務

但在政府與國際組織的統計中,少了像瑪雅這群移工的付出,他們不是登記立案的環保組織,但2年來辦過近80場淨山與淨灘,撿了超過2,400公斤的垃圾。

瑪雅出生於印尼西爪哇的鄉下。村子靠海,村裡的工作不外是捕魚或種田,但瑪雅的父親不一樣,年輕時他第一次接觸唱片,雄心勃勃地認為娛樂產業將會改變這座村子,借款開了村裡第一家音響器材行,租借設備給偶戲團與本地歌手。果然,他的音響事業擴張很快,一下子雇用20多名員工,他想到唱片公司辦活動也需要宣傳,又開了一家電台,每日播放音樂與本地新聞。

印尼移工瑪雅(左3)與他的夥伴們,在台灣的淨灘活動裡找到「家人」。
印尼移工瑪雅(左3)與他的夥伴們,在台灣的淨灘活動裡找到「家人」。

高中畢業後,瑪雅在父親的電台負責廣告業務,沒想到在印尼鄉村電台投放最多廣告的是外勞仲介,她常跟客戶開玩笑說:「你們這是在釣魚吼。」「沒想到我也被釣了。」後面一句她轉換成中文笑著對我們說。

瑪雅起初不願意告訴我,為什麼她要放棄家鄉的舒服日子,選擇離鄉背井到台灣工作?她只說:「因為要賺錢啊。」當我繼續追問時,她突然垂下臉來,轉頭用印尼語請翻譯轉告我:「可以不要問這個嗎?我不想說。」

更新時間|2019.09.06 17:3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