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人物

【印尼移工淨灘團4】台灣人熱心出租房屋 他們成了沒有血緣的親人

通常只在週六晚上,到隔天傍晚各自回到宿舍之前,瑪雅和夥伴們會在「基地」過夜,過上類家庭的生活。
通常只在週六晚上,到隔天傍晚各自回到宿舍之前,瑪雅和夥伴們會在「基地」過夜,過上類家庭的生活。
所有人都想問:為什麼他們在平日疲累的工廠或看護工作後,休假日要清理台灣人留下的垃圾?「我們踏在同一塊土地上,就不應該分你是台灣人,我是印尼人,這是我們的地球,我們都有責任保護它。」瑪雅以平淡語調精準地回答,像在複誦一個讓人滿意的答案。
陸續參加幾場瑪雅辦的淨灘活動,有群更常出現的熟悉面孔,來台近3年的莉依絲(Lis)與她的丈夫,以及年紀最輕的賽門(Simon),他們私底下喚瑪雅做Mama(媽媽),叫韓多Boss(老大)。另外幾位常見的台灣人,因為瑪雅有限的中文能力,給他們分別取了綽號,才43歲不算老的高廣蒼被叫做「阿伯」,比他大9歲的林大哥叫「阿公」,30出頭的小江是「弟弟」。
離國的移工,或許割捨了部分的親情,卻因為淨灘,他們在台灣成為彼此沒有血緣的親人。
最近一次7月的淨灘,他們邀請我提前住在他們「基地」,隔天再一起出發。所謂的「基地」,是棟位在汐止的電梯公寓,一位在淨灘時認識的台灣人,發現這群移工常在前一晚露營,便宜租給他們的。
通常只在週六晚上,到隔天傍晚各自回到宿舍前,他們才在「基地」過夜,過上類家庭的生活。從傍晚開始,瑪雅在廚房忙進忙出,準備全家人的晚餐,灰藍色頭巾完全包住了頭部,一副傳統穆斯林的裝扮。這天阿伯在晚餐後來訪,一群印尼移工與台灣人一邊說著,雙手拚命在空中揮舞,使用簡單的中文單詞,談話與笑聲的節奏此起彼落,毫無冷場。

歡迎加入鏡週刊 會員專區

限時優惠每月$49元
全站看到飽

$5元可享單篇好文14天
無限瀏覽

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