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人物

【印尼移工淨灘團2】她穿裙子和涼鞋登山 追愛追到合歡山

瑪雅穿著涼鞋與裙子,說要跟韓多一起攻頂合歡山,2人最終完成攻頂,韓多(右)也對瑪雅(左)留下深刻印象。(韓多提供)
瑪雅穿著涼鞋與裙子,說要跟韓多一起攻頂合歡山,2人最終完成攻頂,韓多(右)也對瑪雅(左)留下深刻印象。(韓多提供)
在不同場合,沒有初次採訪時那麼緊繃,瑪雅不同程度地吐露她的過去。她曾在印尼有段婚姻,8年前離婚後,她成為單親媽媽,在母子搬回娘家後,她更努力地工作,做過百貨公司的播音員、銀行業務,甚至當她看到市場賣鹹蛋的生意很好,她便拜師攤位的阿婆,跟著做起鹹蛋生意。
她形容自己在印尼的薪水與生活都是平庸的,但「未來小孩的教育不會是免費的,要先幫他準備好。」然而,就像許多離國工作的母親,瑪雅很難向兒子解釋自己為什麼一定要離開。她僅跟兒子說:「我們可以有自己的房子,不用再跟外公外婆住了。」談到兒子,瑪雅又哭了一場,抹起眼淚說:「我要獨立養自己的小孩,不要依靠男人(前夫和父親)。」
第1次來台灣,她被仲介安排到台南當看護的工作。瑪雅每月薪資是新台幣1萬8,000元,照顧阿公和阿嬤,每日的工作大致如此:早上5點半起床準備早餐,接著洗衣服、掃地,9點準備點心,12點煮午餐,下午帶老人出門散步,1天幫忙洗2次澡,半夜要起床檢查尿布。
瑪雅能夠適應日復一日的工作,但難以忍受沒有休假的日子。「我小時候不是那種很公主的女生,我喜歡跑出去玩,喜歡自由。」她3年的契約沒有完成就回國了。過了1年,當她決定再次來台時,為了有固定休假,多付新台幣6萬元的仲介費,被安排到一家電子廠當檢查員。
工廠成排的窄桌上,突兀地亮起日光燈,瑪雅每日在成堆的電子零件中翻攪,挑出有瑕疵的品項,手上的動作、呼吸的節奏,必須合併成同一頻率才最省力。她一天必須檢查完成上萬個零件,因此,只在腰疼得受不了的情況下,瑪雅才會離開塑料板凳,稍稍舒展摺疊的身體。

歡迎加入鏡週刊 會員專區

限時優惠每月$49元
全站看到飽

$5元可享單篇好文14天
無限瀏覽

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