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19.09.08 22:58

【印尼移工淨灘團3】全因對做事人的疼惜 他陪淨灘移工繼續撿

攝影|鄒保祥    特約撰述|簡永達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高廣蒼(右)個子不高,身材單薄,被瑪雅(左)暱稱為「阿伯」,在工廠當班長多年,讓他對出外工作的人,都多一份疼惜。
高廣蒼(右)個子不高,身材單薄,被瑪雅(左)暱稱為「阿伯」,在工廠當班長多年,讓他對出外工作的人,都多一份疼惜。

瑪雅開朗的性格,部分治癒了韓多。韓多是獨子,這在鼓勵生育的印尼社會並不常見,青春期少了手足的陪伴,待成年後,他又獨自搬到雅加達近郊工作,在7年前離婚後,前妻帶走女兒,他的生活變得更加封閉。

當35歲的韓多向同事宣布,他要申請台灣工作時,得到的更多是揶揄,而非鼓勵。他的年紀不小,而且他在一家汽車板金工廠工作已經13年,是廠裡的組長,領著不錯的薪水,因此,當他的朋友聽到這項想法時,笑他說:「你瘋了才會想去台灣工作。」

韓多還是來台灣了,幾乎沒跟任何家裡的人或朋友討論。

 

烈日下淨灘 堅持不放棄

來到台灣後,他一頭栽進台灣的山林中,方便他更好地隱蔽自己,但又彷彿一直等待被拯救,用他的話說:「我喜歡一個人爬山,當然有人陪也不錯。」

瑪雅出現後,韓多的交友圈擴大了不少。起初,他們跟印尼朋友同樣週末爬山,下山時開始沿途撿垃圾,後來瑪雅想到,山裡可以做,海邊為什麼不行?2年前他們第1次淨灘,選擇外澳的衝浪勝地,為了強調環保,他們自備工廠裝貨的塑料編織袋,「為了可以重複利用啊。」瑪雅大笑回憶,結果他們初次淨灘因沒向環保局申請不被允許,而且才知道雙北市垃圾車不收指定外的垃圾袋。

據環保署統計,台灣1年約有1萬5千場淨灘活動,但在政府統計中,少了像瑪雅這群移工的付出 。
據環保署統計,台灣1年約有1萬5千場淨灘活動,但在政府統計中,少了像瑪雅這群移工的付出 。

他們決定參加台灣人辦的淨灘活動取經。第1次參加基隆外木山的淨灘活動,一群印尼移工從南到北,先在台北車站集合後,搭火車轉公車,抵達外木山的海灘已經超過10點,淨灘團準備收隊,瑪雅有點緊張找不到主辦方詢問。

參加同場淨灘活動的高廣蒼回憶:「社團的人就講不然不要理他們啦,要撿他們去撿。」他使勁拍了下自己的大腿,加大聲量說:「靠么,才10點半而已,我陪他們繼續撿。」

高廣蒼的個子不高,身材單薄,卻和許多工廠裡的領班一樣,有份對做事人的疼惜。再下週末,他們約好一起淨灘。一早,高廣蒼抵達外木山時,瑪雅他們已經在撿垃圾,當太陽開始晒的石頭冒出蒸汽,空曠的海邊找不到遮蔽物,高廣蒼看見幾名印尼移工正拉扯一張卡在礁石的巨大廢棄魚網,後來他們輪流拿石頭敲打,打算割斷這張魚網。

 

共同護地球 無血緣親人

「換做是台灣人早就放棄了,要是我,我也算了。」高廣蒼回憶,接近午餐時間,這群移工似乎沒打算收手,當天他們一路清理到太陽下山,待所有垃圾搬運至清運點時,已經接近晚上6點。當高廣蒼準備開車回家,遇到瑪雅一行人正走去搭公車,但他越開越覺得不對勁,「他們走去公車站牌至少要半小時。」

之後,高廣蒼替移工們準備了手套與鋸齒刀,陸續找了自己的朋友,幫忙共乘兼淨灘,但回應的人不多。一來是語言不通不自在,二來因為他們挑的淨灘點,是一般淨灘團體不願去的,多在陡峭的山壁旁,或是堆積大型廢棄物的礁岸,有些甚至要架竹竿或繩索才能抵達。

更新時間|2019.09.06 09:3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