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19.12.23 10:54

【共享機車4】投資人不騎車收手 富爸出手度難關 

WeMo Scooter創辦人暨執行長 吳昕霈專訪

文|邱莞仁    攝影|王均峰 林育緯    影音|吳偉韶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2015年,吳昕霈(右)決定離開麥肯錫創業,「應該所有人都反對,只是不敢跟我講,因為我已經決定了。」
2015年,吳昕霈(右)決定離開麥肯錫創業,「應該所有人都反對,只是不敢跟我講,因為我已經決定了。」

2015年,吳昕霈完成終身大事,並決定離開麥肯錫創業。家人曾投下反對票嗎?「應該所有人都反對,只是不敢跟我講,因為我已經決定了。」他說自己是有雙重個性的雙子座,一面害羞內向,一面是不達目標、絕不放棄的人格。

員工爆料,某次吳昕霈和同事去玩密室逃脫,「他整個人大變身,很激動地組織大家往前衝,跟平時完全不一樣。有的實習生沒看過他這一面,都被嚇到。」吳昕霈在一旁連忙喊冤:「不是啊,剩3分鐘就要死掉了,大家站著發呆幹嘛呢?」

但創業前幾年確實走得辛苦,公司知名度不高,招聘人員不易,募資困難。「我們很有自信可以改變台灣的交通,但一開始沒有人認為這是可行的,所以很對不起老婆,她可能以為嫁了麥肯錫金童,結果變成創業家很窮苦。」

轉移交通慣性是細水長流的過程。WeMo用4年的時間培養消費習慣,使台灣「以租代買」的市場逐漸成熟。
轉移交通慣性是細水長流的過程。WeMo用4年的時間培養消費習慣,使台灣「以租代買」的市場逐漸成熟。

他舉例像投資人多數不騎車,「沒有人知道機車族的痛點,甚至很多人不知道台灣有這麼多機車族。」「YouBike成功,誰知道機車會不會成功?」

曾有一個機構投資者在臨簽約前意外破局,「1台電動機車8、9萬元,買1千台車子,錢從哪裡來?後來是我父親主動拿出來,讓我們繼續走下去。」

吳昕霈透露,曾有機構投資者在簽約前意外破局,最後是父親主動投資、度過難關。
吳昕霈透露,曾有機構投資者在簽約前意外破局,最後是父親主動投資、度過難關。

轉移交通慣性是細水長流的過程。WeMo用4年的時間培養消費習慣,在台灣「以租代買」的市場逐漸成熟下,近期如Gogoro、和泰汽車旗下的和雲(iRent)等業者,也跟進搶食市場。他曾碰過員工被高薪挖角、帶槍投靠,但共享機車圈子小,吳昕霈不願多談細節,只搞笑地說:「我現在要行使我的緘默權。」

追問他營收數字,吳昕霈表示明年底才會公開。他解釋這是不想給對手攻擊空間,明年有望轉虧為盈,「3、5年後IPO(掛牌上市),這些跟著的人肯定不會吃虧,就這麼簡單。」

更新時間|2019.12.23 11:0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