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囝歹生,大觀圓第三代劉冠佑10年前返家學習,第一天就遇震撼教育。劉冠佑酷酷地說:「阿嬤只教我1天,隔天就全部丟給我自己來。」初期先接手阿嬤在成功橋下的攤位,早上7點出攤,中午收攤後幫父親一起做湯圓。經8年歷練,做事仔細認真的劉冠佑通過父親劉益煌的考驗,正式接班,不料剛接班就遇疫情攪局,他堅持不放無薪假,寧可自己少賺也不要影響員工的生活。

劉冠佑從小就對賺錢很有一套,學生時期愛打線上遊戲,靠賣遊戲幣月入5萬元,「別人玩遊戲要變強,我是要變有錢,因為只要有錢就可以變強!」愛吃蔥抓餅的他24歲創業賣餅,光加盟金就繳了近20萬元,但生意不如預期,「1天只賣10塊餅,比我打電玩賺得還少,又是加盟,怎麼算都必須止損,做3個月我就撤了,但這也讓我對自家生意更感興趣。」

原本在成功橋下擺攤的阿嬤準備退休,劉冠佑順勢接手,收攤後幫父親一起做湯圓、豬肝腸,備完料,晚上再和父親輪班顧仁愛市場老店。劉益煌稱讚:「他處女座的,做事情比我還仔細,設備一用完立刻徹底清洗,他的房間整齊到連他女朋友都自嘆不如。」

劉益煌(左)手把手教會獨子劉冠佑(右)做湯圓,他2年前正式退休,把家業交棒給兒子。

2年前,劉益煌把經營權正式交棒給兒子,從此退居幕後當顧問。「手藝傳承給年輕人後,我就完全放手,讓他們自己去分工,除非有機器壞掉或解決不了的問題,才出面支援,不要讓孩子覺得綁手綁腳。」劉益煌說。

有別於第一代、第二代凡事全靠自家人的幾雙手,劉冠佑寧可「財散人聚」,他以5~7萬不等月薪聘妹婿、好友當幫手,「一個人的力量有限,一群人的力量無限,錢細水長流慢慢賺就好。」他剛接手沒多久就遇疫情,市場攤位多少受影響,他堅持不放無薪假,只因考量員工們各個都有家庭、小孩要養,一旦減薪生活勢必受到衝擊,寧可自己犧牲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