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接受《聯合報》訪問,記者問我年輕時候吃的美食與60歲以後追求的美食,有沒有什麼不同?我沉默了一下,回答他說:「年輕時追求美食的新奇鬥艷,什麼都想嘗試;年紀大了反而想尋求食物本來面目。」我一直很喜歡蘇東坡的一闋詞:「雪沫乳花浮午盞,蓼茸蒿筍試春盤。人間有味是清歡。」清歡這個境界,是我過了60歳喜歡的食物滋味。

而那天在「朧粵」吃到的「粥水芥菜百合」,入口滋味淡雅幽長,就是我喜歡的清歡境地。

台灣主流餐飲戰場,最近因爲台北「朧粵」的加入而熱鬧了起來。主廚簡捷明師傅師出香港福臨門,他在上海主持的「喜粵八號」連續6年掛米其林二星。那天和一群朋友在朧粵嘗新,和簡師傅攀談起來,才知道他14歲入行,成名後被福臨門挖角強化燒臘,後來老闆要他去炒菜部門,他知道隔行隔山,所以要求一定要跟到大師傅他才轉部門。簡師傅說:「不跟對人,學不到東西。」

這次簡師傅出掌朧粵,帶來了4位香港師傅建立台灣團隊,尤其是同樣師出香港福臨門的行政主廚胡福春。簡師傅說:「胡師傅是台灣女婿,他願意來,我才敢接朧粵。」

簡捷明師傅(左三)的老班底,他們都會常駐台灣。炒菜張逸棋(左一)、燒臘任寶生(左二)、點心黃偉明(右一)、行政主廚胡福春(右二)。

既然是主流粵菜,我那天從蝦餃鮑魚燒賣叉燒金磚燒肉,吃到花膠螺肉湯脆皮雞蝦皇百花刺參、到蒸海上鮮招牌咕咾肉,嘗盡世間繁華。我坐在雅緻的包廂內,感覺燈光亮到眩目,舌尖不斷在鹹鮮甜嫩的味道中翻轉,美味已極致到幾乎要被淹沒。

突然,上了一碗蔬菜,用深色彷彿天目釉碗的磁器,白色的湯水中,浮著幾片翠綠的芥菜,上面綴著如玉的百合細瓣。我喝了一口粥水,立即入魂活了回來,彷彿在美食的掀天浪濤中坐定小舟,心也頓時踏實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