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轉進台北市四平街,不是要去吃豬腳,而是前往日式居酒屋「一隅」,小小的招牌安在牆壁側邊,要靠近店門口才能確定找對地方,低調得連日本人都會錯過,老闆王韋智笑說:「有日本客人經過門口10次,完全沒發現店在這裡。」

老闆王韋智設計的酒肴料理,走重口味路線,格外適合想補酒精的客人。

王韋智在日本的料理學校打下廚藝基礎,回台後也在日本人開的鐵板料理餐廳工作,獨當一面開店後,以下酒、重口味的日式酒肴,虜獲日本人的胃。王韋智一心想做像在日本,走進巷子才找得到的店,「日本客人常會互相交換情報,推薦朋友過來,有一些台灣客人也是日本人帶來的。」

不過,酒香不怕巷子深,也有住「巷仔內」的台灣人一試愛上,像美食雷達靈敏的「好口福株式會社」創辦人曾傑森就把它藏在口袋名單裡,臉書PO文即使沒寫店名,留言仍有行家一看就知道,「喜歡這裡小而精緻、調味精準,點菜可豐可儉,一個人用餐也能細細品嘗。」曾傑森說。

「牛筋煮」是老闆的得意之作,醬香湯汁讓人想澆飯。(250元/份,不定期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