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焦點
2017.04.23 15:30

跪下、趴地、抱小孩 美食採訪攝影不是你以為的爽爽der

文|林嘉琪    攝影|林嘉琪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這兩位攝影大哥在民風淳樸的台東冰菓室「正東山冰屋」拍到趴地,還呈現人體接龍的拍攝隊伍,讓店裡客人不知如何是好。
這兩位攝影大哥在民風淳樸的台東冰菓室「正東山冰屋」拍到趴地,還呈現人體接龍的拍攝隊伍,讓店裡客人不知如何是好。

你想像過嗎?當紓壓的美景、療癒的美食就在鏡頭前,這些按下快門,紀錄下美景、美食的攝影記者呈現什麼狀態?

在這個前腳還走沒多遠的冬天尾巴,我們採訪團隊翻山越嶺來到美麗的後山花蓮、台東,一路採訪30~50歲的老牌冰菓室-老冰店裡時光流轉、人情溫暖。以為是想要紀錄老店,結果都是被沿途的人情故事給療癒,而且搭擋的攝影同事超熱血,從下了火車就扛著機器持續工作沒在喊累,還在民風淳樸的台東冰菓室「正東山冰屋」裡,一路拍到趴地(這不是形容,是他們真的把相機貼在地上拍,後來聽說是覺得老地磚很漂亮,可惜最後沒用上),敬業程度展現職業道德、業界良心。

前面的攝影大哥貼在地面拍店景很合理,那請問後面的攝影大哥,你到底在拍什麼?
前面的攝影大哥貼在地面拍店景很合理,那請問後面的攝影大哥,你到底在拍什麼?
為了進入花蓮「佳興冰菓室」的檸檬汁中央工廠工作,攝影大哥冒著「西帥」得帥帥的髮型可能被壓扁,接受戴著「浴帽」進廠拍攝。我不會說出後面那位攝影大哥在戴上「浴帽」後,自以為很帥是外科醫生地跟店家妹妹說:「把我的手術刀拿來。」驚呆了冰菓室妹妹。
為了進入花蓮「佳興冰菓室」的檸檬汁中央工廠工作,攝影大哥冒著「西帥」得帥帥的髮型可能被壓扁,接受戴著「浴帽」進廠拍攝。我不會說出後面那位攝影大哥在戴上「浴帽」後,自以為很帥是外科醫生地跟店家妹妹說:「把我的手術刀拿來。」驚呆了冰菓室妹妹。

話說回來,到底,當紓壓的美景、療癒的美食面前,這些拍下美景、美食的攝影記者呈現什麼狀態?

為了呈現美景、美食的千百姿態,攝影記者經常出現爬高、下跪、趴地等怪奇姿勢。有的為了拍親子檔或小孩入鏡,得先在開拍前繞場追小孩、千方百計把小孩帶回到鏡頭前,結果,快門還沒按,小孩又跑....(看到攝影阿姨伸手叫天啊~);還有攝影為了跟薑母鴨鍋前的鄉親搏感情,大膽地跟桌前的「大哥」說:「來,為佇厚哩講話卡自然,你用習慣駡人的方式講話,你駡我、你駡我,沒關係。」至於成果呢?請看以下的薑母鴨影片。

遇到需要小孩入鏡的拍攝現場,我們的攝影阿姨得先付電動長頸鹿幾枚銅板,小孩搖搖開心了,攝影阿姨才能開拍,才笑得出來。
遇到需要小孩入鏡的拍攝現場,我們的攝影阿姨得先付電動長頸鹿幾枚銅板,小孩搖搖開心了,攝影阿姨才能開拍,才笑得出來。
好不容易回到拍攝現場,攝影阿姨本來要回到拍攝位置,但小朋友要求阿姨先說一段故事....,阿姨只好說起故事來。
好不容易回到拍攝現場,攝影阿姨本來要回到拍攝位置,但小朋友要求阿姨先說一段故事....,阿姨只好說起故事來。
為了跟鄉親搏感情,攝影大哥跟桌前的「大哥」說:「為佇厚哩講話卡自然,你用習慣駡人的方式講話,你駡我、你駡我,沒關係。」
為了跟鄉親搏感情,攝影大哥跟桌前的「大哥」說:「為佇厚哩講話卡自然,你用習慣駡人的方式講話,你駡我、你駡我,沒關係。」
攝影大哥的手除了拿相機,有時還要幫忙抱受訪者的小孩,讓受訪者趁空檔吃飯,這是真男人的雙手啊。
攝影大哥的手除了拿相機,有時還要幫忙抱受訪者的小孩,讓受訪者趁空檔吃飯,這是真男人的雙手啊。

還有,能爬上料理台拍主廚作菜的是基本功,更常見一口氣拍十幾道菜,等到拍完胃口全沒,總是收工時一口食物都吃不下,長期下來身材瘦巴巴,讓人以為旁邊那個胖胖的文字記者不讓攝影吃飯,這真是冤枉啊!大人~~壓力大到越來越胖的文字記者,其實很想瘦啊!

攝影大哥都跪著拍了,但餐廳裡路過的客人都沒有流露同情悲憫的神情,還是吃得很開心。
攝影大哥都跪著拍了,但餐廳裡路過的客人都沒有流露同情悲憫的神情,還是吃得很開心。
馬尾妹妹可能想去上廁所,但車廂裡的攝影叔叔擋著通道很久,而且車廂怎麼晃都晃不倒他,讓這節車廂一直呈現此路不通的情況。(其實此時文字也很想去洗手間)
馬尾妹妹可能想去上廁所,但車廂裡的攝影叔叔擋著通道很久,而且車廂怎麼晃都晃不倒他,讓這節車廂一直呈現此路不通的情況。(其實此時文字也很想去洗手間)
身輕如燕能爬上料理台拍主廚,是美食攝影記者的基本功。
身輕如燕能爬上料理台拍主廚,是美食攝影記者的基本功。
在滾燙的油鍋旁,除了總鋪師阿姨不慌不忙,也就只有我們身手了得的攝影大叔可以淡定地摳鼻子。(打馬為保護當事人形象)
在滾燙的油鍋旁,除了總鋪師阿姨不慌不忙,也就只有我們身手了得的攝影大叔可以淡定地摳鼻子。(打馬為保護當事人形象)

為了追求好畫面,跟這些身手了得的攝影同事們一起上工,成果帶勁爽快。

話說回來,還是很好奇第一張相片裡,二位攝影大哥拍到貼地,排成人體接龍的拍攝隊伍,到底在拍什麼嗎?那就點開「一口冰‧一口灶 後山冰菓室之歌」的影片,來看花蓮「佳興冰菓室」台東「正東山冰屋」三代的家族故事,片中可以看到「佳興冰菓室」的林阿蝦說話,攝影同事把這位冰菓室西施拍得好可愛; 畫面裡也看得到老冰菓室「正東山冰屋」的老空間、老物品,讓老店的時空佛停在某個美好的舊時光裡。

生鮮龍蝦趴趴走,本來老闆還有抓住龍蝦控場,但後來他接起電話、放了雙手,少女攝影師只好緊握相機,獨自面對一直倒退嚕的龍蝦。
生鮮龍蝦趴趴走,本來老闆還有抓住龍蝦控場,但後來他接起電話、放了雙手,少女攝影師只好緊握相機,獨自面對一直倒退嚕的龍蝦。
有的攝影同事習慣在採訪現場,非常整齊而有紀律地擺放好個人裝備,但是攝影阿姨一顆顆擺放整齊電池時好像在算有幾顆子彈?這陣仗是等一下要用來埋伏狙擊站在窗邊的文字記者嗎?
有的攝影同事習慣在採訪現場,非常整齊而有紀律地擺放好個人裝備,但是攝影阿姨一顆顆擺放整齊電池時好像在算有幾顆子彈?這陣仗是等一下要用來埋伏狙擊站在窗邊的文字記者嗎?

更新時間|2017.07.07 18:1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