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焦點
2017.05.02 09:00

夭壽濃!日本拉麵界聖母峰在奈良 我和日本友人都遭難

文|許世哲    攝影|許世哲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奈良到底什麼拉麵這麼猛,讓我跟日本友人通通被擊倒?
奈良到底什麼拉麵這麼猛,讓我跟日本友人通通被擊倒?

關於奈良,一直都覺得好像除了古墳、老寺和鹿鹿鹿鹿鹿以外就沒了,論古都感不如京都,說活力嘛又輸大阪一點,似乎就是個排個一天有去過就好的縣,直到有回去關西,奈良人朋友K盡東道主之誼,自告奮勇開車,說要讓我體驗不一樣的奈良。

行程是這樣的,白天先到有機蔬食餐廳吃在地餐,再登若草山賞鹿眺地景,下午到奈良町踩老街感受古都風情。到此為止都很正常,不脫我對奈良的既有印象,直到傍晚,坐在駕駛座的K靈機一動問我,「想不想試試奈良的名物拉麵?炸雞好吃,而且湯頭還很『危險』。」奈良有拉麵?有多危險?後照鏡裡的K神秘一笑,「濃到嚇死你!」

 若草山的小鹿多了分野性,比較沒那麼親人。
若草山的小鹿多了分野性,比較沒那麼親人。

特濃拉麵?關西人不是以清淡口味自豪嗎?這麼一說,以湯頭濃到黏嘴聞名的天下一品、蒜香撲鼻的餃子王將,通通是made in Kansai無誤(而且是京都唷)。以為關西因為擁有悠久歷史,所以關西人也都喜歡清淡優雅味覺的,大概誤會了什麼。

人都來了,當然要吃,驅車往國道24號,這家叫「瑪莉歐流(まりお流)」的拉麵,附近盡是些汽車零件、家具行等大間賣場,入夜已經歇業,只剩一間拉麵店不合時宜地燈火通明,且門口還大排長龍,頗有種神秘道場的氛圍。拉開拉門,只見裡頭人聲鼎沸擠成一團,八成以上是男性,野獸般的豚骨湯氣味跟著竄入鼻腔,薰得我倒退三步。

夜晚國道邊的拉麵店,被詭異氣氛包圍。
夜晚國道邊的拉麵店,被詭異氣氛包圍。
聽說這裡是奈良,名物是宇都宮餃子也太胡鬧了!
聽說這裡是奈良,名物是宇都宮餃子也太胡鬧了!
以山為名的拉麵名一字排開貼牆上,超有氣勢。
以山為名的拉麵名一字排開貼牆上,超有氣勢。
兩款鎮店之寶分別以日本第一跟世界第一高山為名,看就知道不好惹。
兩款鎮店之寶分別以日本第一跟世界第一高山為名,看就知道不好惹。
客群雖絕大多數是男性,還是看得到幾位吃性堅強的關西女子。
客群雖絕大多數是男性,還是看得到幾位吃性堅強的關西女子。
除了山系列,人氣排行榜還叫「七碗武士(七杯の侍)」,取名sense是有多中二。
除了山系列,人氣排行榜還叫「七碗武士(七杯の侍)」,取名sense是有多中二。

K補充說明,「這裡的拉麵湯頭依濃度分等級,特濃系列還會取個山名示意,越高越可怕。」我一看菜單,一般拉麵濃度在0至7不等,卻有3款拉麵一口氣拉開距離,分別是「霧島」「富士山」,以及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瑪」,光看名字氣勢就巍巍然,讓人敬畏。

「你要吃什麼?」我初來乍到,先探探當地人K的意思。

「大概就吃個普通吧⋯⋯」K說到一半,看著我說,「但你都難得來了,不如就來挑戰『珠穆朗瑪』吧?」我一看,濃度一口氣跳到25,一碗2,400日圓不含稅。玩這麼大?

「是男人,就一起死。」K破釜沈舟一句話,眼鏡後彷彿燃起了中二的烈火。我和友人腦波一弱,就這麼達成了拉麵三結義。跟你梭了,不能同日生,要死一起死!

入座還很不怕死地點了炸雞,是太白粉比例較高的龍田式麵衣,外皮酥軟,雞腿肉多汁,帶有醃料的醬油蒜香,一人一塊還有點意猶未盡,直到店員端著3碗珠穆朗瑪上桌。

「巨霸雞唐揚(鶏ジャンボからあげ)」外酥內多汁,但極度建議配一般濃度拉麵吃。(480日圓/份,不含消費稅)
「巨霸雞唐揚(鶏ジャンボからあげ)」外酥內多汁,但極度建議配一般濃度拉麵吃。(480日圓/份,不含消費稅)
濃度25的「珠穆朗瑪」,價格從2,000日圓(未稅)起跳。
濃度25的「珠穆朗瑪」,價格從2,000日圓(未稅)起跳。

嫩粉紅色的叉燒、滷蛋、蔥花、中粗麵條,看到這邊還很正常,除了麵湯。吃過很多號稱特濃的拉麵,好歹湯還呈現液狀,珠穆朗瑪的湯卻已經跳脫了液體的境界,更像某種醬、某種膠,濃得巴在麵上,即將流不動。

「你確定這不是⋯⋯白醬義大利麵?」我用筷子沾了一點湯舉到眼前,幾乎滴不下來。

「我也是第一次吃。」K的視線看向牆壁,眼神藏不住動搖。

兩千四都花下去,也只好硬著頭皮開吃,叉燒竟然嫩得像生火腿,又像英式烤牛肉,帶著玫瑰色,將熟未熟,然而真的熟了,不知道這火侯怎麼拿捏的。我好奇舀了一口「醬」,乍聞野性,入口竟濃郁醇香,美則美矣,不過十口之後,口感和對拉麵湯的心理預期卻嚴重認知失調,濃到從頭皮麻到後頸,連血管都在哀嚎,只知道大概是由豬骨高湯、大量豬背脂、香味醬油、還有海量起司粉調成,剩下就是未知的領域了。

客倌評評理,這個哪裡叫湯?
客倌評評理,這個哪裡叫湯?
K很霸氣地夾了一大筷子,此時他還不知道自己幾分鐘後的命運。
K很霸氣地夾了一大筷子,此時他還不知道自己幾分鐘後的命運。

三人拍完照,開始埋頭苦吃,沒十分鐘就棄筷投降。吃完麵條,擠出最後的力氣吞下叉燒和滷蛋,終於了解為什麼沒有筍干木耳海苔等配料,因為就算放了,你也吃不了。

「湯沒喝完應該不會被罵吧?」我悄聲問K。

K勉力搖搖頭說,「店員應該也知道喝完會出人命吧。」最後留了半碗湯,制霸珠穆朗瑪以失敗告終,神山果然不是人類可以輕易挑戰的啊。

「以後還想再來嗎?」K虛弱地問我,我說,如果可以不要再爬那幾座拉麵山,我們再來討論。

對不起,不是故意要剩的,頸動脈跟我說不能喝完,不然會出事。
對不起,不是故意要剩的,頸動脈跟我說不能喝完,不然會出事。
食量不小的K也被擊沉。
食量不小的K也被擊沉。
最大獲利者應該是三得利吧,想出要擺黑烏龍的業務,絕對會出人頭地!
最大獲利者應該是三得利吧,想出要擺黑烏龍的業務,絕對會出人頭地!
まりお流らーめん
  • 地址:奈良県奈良市尼辻町433-3
  • 營業時間:18:00~1:30,週三公休
  • 電話:+81-742-35-1102
  • 網址:http://www.marioramen.com/

更新時間|2017.05.13 13:4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