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邱莞仁    攝影|陳俊銘

70年代是台灣紡織業的全盛黃金期,起初周理平在福星製衣的生產部,後來進入德式馬成衣,對紡織做出興趣的他一路從基層做到總經理。「那時台灣最好的產業一是紡織,另一個就是電子業,當時電子業正在起步,紡織成衣業則從50年代開始發展,產業相對成熟,我畢業進入紡織業後,就一直做到現在。」

不過,紡織業的黃金期維持沒有多久,進入90年代,新台幣兌美元匯率持續走揚,台灣加工出口不見優勢,節節攀升的工資與土地成本,讓需要大量人力的傳統產業,紛紛關閉台灣廠房,西進中國或南向東南亞。1990年,德式馬宣布結束台灣廠、外移菲律賓,周理平不能倖免,面臨人生最大的中年危機。

失業的那一年,周理平還不到40歲,正是準備大展拳腳的時候,不甘提前「被退休」,他與十幾位老同事決定集資創業,同年3月,一夥人湊足資本額800萬元成立聚陽。

1990年,周理平和十幾位德式馬企業的老同事創立聚陽。(聚陽提供)

 

大型品牌商身邊都圍繞著許多供應商,你能做越多的事,能不斷地往前端延伸,從設計、材質研發上滿足他的需求,你就是他那個很重要的咖。

早年聚陽因資金不足,根本沒建廠能力,只能委外代工,再派員到各廠協助生產,周理平認為,與其被動地等待品牌商下單,不如自己掌握從接單到製造的垂直供應鏈。「早期是很單純的生產,規格客人定的,你是一個製造商,就是負責壓低生產成本與壓低售價,你賣的是產能跟生產技術,發展很有限。」

周理平深知,要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突破,必須從單純的OEM(代工生產)走向具專業能力的ODM(設計代工),「大型品牌商身邊都圍繞著許多供應商,你能做越多的事,能不斷地往前端延伸,從設計、材質研發上滿足他的需求,你就是他那個很重要的咖。」

聚陽從下游的生產製造走向設計開發,並陸續在菲律賓、越南、柬埔寨等亞洲五國設廠,GAP、H&M、NIKE、UNDER ARMOUR都是其客戶。

從下游的生產製造走向設計開發,周理平發展雙劍策略,打破一般成衣廠做針織就不做平織的定律,什麼訂單都難不倒。此外,他陸續在菲律賓、印尼、中國、越南、柬埔寨等亞洲5國設廠,靈活善用多元化的產品及各地生產的優勢,讓聚陽生產業務包山包海,產品遍及女裝、童裝和運動服飾,GAP、H&M、JC Penney、NIKE、UNDER ARMOUR都是聚陽的客戶。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