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編務組

安妮之家昨在推特放上圖片,公布新的2頁安妮日記,這2頁日記上安妮書寫了當時流行的黃色笑話與自己對性的看法,出現在安妮的第一本紅色書皮的日記裡,並且被她用牛皮紙膠帶整片黏起覆蓋,安妮之家在推特寫道,感謝新的科技方法,讓這些被隱藏的文字可以變得清晰。

安妮法蘭克的第一本日記。(取自@annefrankhouse Twitter)
安妮法蘭克的第一本日記。(取自@annefrankhouse Twitter)

《安妮日記》是全世界發行量最大的書之一,作者安妮法蘭克是二戰期間的德裔猶太人,日記內容詳細描寫她和家人在納粹佔領荷蘭期間,長達25個月躲藏在阿姆斯特丹一個牆壁後隱藏小閣樓,像老鼠一樣的生活,一點聲音和光亮都有可能引來納粹的注意。

雖然小心翼翼,但是安妮一家人在1944年仍被接獲密報的警察逮捕,並送進集中營,集中營的衛生環境惡劣、飲食缺乏、又被迫從事苦工,安妮的母親最後死於飢餓,而安妮和姊姊則死於疾病。

《安妮日記》在戰後1947年由她倖存的父親出版,雖然日記日後成為反納粹文學的代表,但是其中安妮不只書寫猶太人的悲慘命運,也寫下當時正要進入青春期的她,對戀愛的嚮往和與家人朋友的生活點滴。不過其中安妮在1942年9月28日所書寫的第78和79頁,卻被她用棕色牛皮紙黏貼住,關於她到底寫下了什麼,幾十年來一直是世界的未解之謎。

近日荷蘭的研究人員透過最新科技方法,重現了少女安妮想掩蓋住的日記內容,其中有多則當時流行的押韻黃色笑話,以及她對性、妓女的想法。

安妮法蘭克基金會在阿姆斯特丹的辦公室,公布了被安妮隱藏的日記內容。(翻攝The New York Times)
安妮法蘭克基金會在阿姆斯特丹的辦公室,公布了被安妮隱藏的日記內容。(翻攝The New York Times)

其中一則笑話押著荷蘭文的韻腳寫道,「你知道為什麼德意志國防女兵會出現在荷蘭?因為她們來當軍人的情婦。」

而談到妓女,她則寫下「任何普通男人,在街上都會被女人搭訕,然後他們會一起離開,巴黎還有一間專門做那件事的房子,爸爸也去過那裡。」

歷史學者Frank van Vree表示,「任何人看到這2頁內容都會忍不住微笑的,講黃色笑話是成長中的孩子都會做的事情,這2頁日記讓我們更認識安妮,在她所有的天賦才華底下,其實還是一個平凡的少女。」

而安妮之家再發了一則推特:「長久以來,安妮法蘭克都被當成猶太人大屠殺的代表人物,透過這些被解開的日記內容,讓我們可以更了解這位青春期裡的少女。」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