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8.08.27 12:19

【吃便當】他台大第一名畢業 棄百萬年薪一心要當「植物人」(上)

文|鄭進耀    攝影|陳毅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王瑞閔為了收集植物還特別租了一塊空地,他手上捧的植物是曾經在日治時引進台灣,後遭棄置,目前台灣所剩不多的美洲橡膠樹。
王瑞閔為了收集植物還特別租了一塊空地,他手上捧的植物是曾經在日治時引進台灣,後遭棄置,目前台灣所剩不多的美洲橡膠樹。

36歲的王瑞閔最近常到台中東協廣場或中和的「緬甸街」吃飯。這天的午餐是緬甸咖哩,上面拌著一匙豆子,「這是緬甸臭豆,生的有瓦斯臭味,煮熟比較沒那麼臭,吃完之後流汗也會有臭味。」

吃東南亞菜是為了研究植物:「這幾年,台灣出現的新植物,大多出現在移工的食物裡。」他在東協廣場發現過白霞,一種可以長3公尺高,外表像芋頭的植物;端午節時又發現移工用「尖苞桐葉」包粽子。

「台灣有一萬多種植物,我大約認得一半,平地路邊的植物我都叫得出名字。」此話不假,某天我傳了一張路邊看到的怪樹照片給王瑞閔,他不僅說出名字,同時補充容易跟這種樹搞錯的植物。建國花市的攤販都認得他,因為最怪的植物都留著要賣他,「我不只逛花市,也逛玉市。」他發現玉市賣的串珠是植物種子,買了幾個回家種,沒想到還真的發芽。

為植物瘋狂的他還租了一塊50坪的空地擺放一千多株蒐集來的植物,裡面有棵二十多年的麵包樹,是他人生「第一棵樹」,還有幾株榴槤樹是水果吃剩的種子拿來育苗:「本來有棵快20年的榴槤,後來寒流死了,我好難過。」他形容這些植物像是老朋友、有感情了,消失不見都會難過好一陣子。

這是王瑞閔的午餐。白飯上的豆子是緬甸臭豆,略帶瓦斯味,吃過之後,流汗也會有味道。(王瑞閔 提供)
這是王瑞閔的午餐。白飯上的豆子是緬甸臭豆,略帶瓦斯味,吃過之後,流汗也會有味道。(王瑞閔 提供)

他把每顆植物從種子發芽到成樹開花結果,每個階段都拍照建檔:「我電腦裡,每顆植物都有一個檔案夾,每一棵我都認得,記得什麼時候種的、現在放在哪。」他簡直把植物當小孩養了,只差沒幫它們取名字、跟它們聊天、教它們識字了。

他謹慎地要我們拍照不要拍到他種植物的空地附近的地標,擔心被人認出地方會來偷:「這裡很多植物全台灣只有一、二株。」他端出一株美洲橡膠樹,日治時期,殖民政府曾打算在台灣種植橡膠,但發展不如預期,美洲橡膠樹就在台灣消失數十年,王瑞閔卻在嘉義一處山坡找到當年遺留下來的橡膠樹。

王瑞閔從小沒事就挖路邊的野草、蕨類,什麼都想拿來種種看。問他為何喜歡植物:「一開始是有點像蒐集癖,但後來愈研究,發現植物的世界充滿各種故事。」從小對科學感興趣,最大的嗜好便是研究日常生活的「為什麼」,他連求職時做性向測驗,都會從考古題中,找出出題模式。

對「蒐集狂」來說,最大的成就感便是:「我知道別人不知道的事、有別人沒有的植物。」小小50坪的空地,常有植物專家來跟王瑞閔做「物種交換」,植物園的人若在台灣看到特殊的植物也常向他諮商。

更新時間|2018.08.27 12:1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