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8.08.27 12:19

【吃便當】他台大第一名畢業 棄百萬年薪一心要當「植物人」(下)

文|鄭進耀    攝影|陳毅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王瑞閔是台大森林系第一名畢業,但為了籌錢完成「植物夢」,當了5年的房屋仲介。
王瑞閔是台大森林系第一名畢業,但為了籌錢完成「植物夢」,當了5年的房屋仲介。

王瑞閔高中成績普通,但對有興趣的事就全力以赴,曾入選生物奧林匹亞國手選訓營。大學考上森林系,四年成績名列前茅。大學暑假,他天天到圖書館報到,翻閱日治時期留下來的植物紀錄:「我一筆一筆把這些植物名字抄下來,研究它們怎麼來的。」台灣對於沒有經濟價值的植物並不重視,森林系不教,圖書館的文獻也有限,這個空白引起王瑞閔好奇心。他靠網路和各種資料比對,不只訂正文獻上錯誤的學名、分類,甚至還研究這些植物如何進入台灣:「植物的遷移過程就是一個社會發展的歷史,古蹟建築有故事,植物也有。」最近還出了一本《福爾摩沙雨林植物誌》。

台灣並沒有熱帶雨林生態系統,卻有不少熱帶雨林植物,這些植物來到台灣的遷移史就是台灣社會發展的縮影,好比消失的橡膠樹見證殖民帝國的殖民政策。他把這些知識發表在部落格裡,這不是學術圈的主流題材,也沒有商業價值,一切就只是為自己開心而做。

因為太熱愛植物,他第一名從台大森林系畢業又念了研究所:「很多同學轉念生化,最後進藥廠工作,要不然就是進林務局。」王瑞閔畢業後卻是去當房仲:「我一直沒忘記蓋植物園的夢想,這個夢想很花錢,當房仲是為了賺錢。」

前輩教他,在名片上印『台大碩士誠摯為您服務』,很多客戶問他為何來當房仲,每問一次,他便把夢想說一遍,客人見他誠懇,意外成交不少案件。入行第2年開始,他年年收入破百萬,但他把賺來的錢全花在植物上。他南往奔波到處找植物,有時為了蒐集植物的果實,他可以年年到各地等植物開花。

這株貌不驚人的植物是「捕蟲樹」曾短暫被引入台灣,樹枝有黏液會黏住昆蟲,王瑞閔說補蟲樹在台灣也所剩不多。
這株貌不驚人的植物是「捕蟲樹」曾短暫被引入台灣,樹枝有黏液會黏住昆蟲,王瑞閔說補蟲樹在台灣也所剩不多。

房仲做了5年,某日在台南見到一棵美麗的老樹,他想起了最初的植物夢想:「我怕再不做,很多植物就消失了,來不及了。」他辭去工作,每天花時間在研究植物、尋找植物,生活只靠零星接一些工程顧問公司發包的植物案件,像公共工程完成後,週邊植物種類、數量的差異。但收入不穩定:「好幾次沒錢,我開口去跟朋友借,他們都勸我不要這樣。」來自單親家庭,家中還有2個妹妹的王瑞閔,家人一度不諒解他:「都36歲了,怎麼不去做一些會賺錢的事。」

只要有植物,一切就值得了:「如果有高中生問我念牙醫系好,還是森林系好,這些年,我覺得經濟收入很重要,我會勸他念牙醫系。」所以你現在是後悔了嗎?「你會來問我念哪個系好,代表你對這個科系的熱情沒有強大到足以對抗各種挫折,我當年誰都沒問,就決定念森林系了。」

植物也教會他樂觀,他總是提到熱帶雨林中的「龍腦香」,每3、5、7年才會開花結果,比一般植物還久,但種子一發芽就長得比其他植物更快,還會長成熱帶雨林中最高的樹種之一:「人生本來就不公平,如果面臨巨大挫折,那應該要慶祝,因為這才是有資格成為大樹的人。」即便資金有限,只有50坪的空地,植物園之夢遙遙無期:「我就是相信總有一天會完成。」

更新時間|2018.08.27 15:2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