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8.10.25 23:28

【心內話】成為別人的浮木

文|黃文鉅    攝影|林俊耀
因為走過一段崎嶇的路,鄭珍真更能體會移工來台灣打拚的心境,替他們爭取權益,彷彿也在為年少懵懂的自己出一口氣。
因為走過一段崎嶇的路,鄭珍真更能體會移工來台灣打拚的心境,替他們爭取權益,彷彿也在為年少懵懂的自己出一口氣。

我生長在馬來西亞,爸媽是種田的,非常重男輕女,哥哥可以接受教育,姊姊們卻不行。中學畢業後,我為了賺學費,跑去大城市應徵推銷員,報到當天才知道,是要挨家挨戶推銷刮刮樂,騙人可以抽中汽車之類的。我年紀小不懂拒絕,便上了賊船。

騙別人讓我心裡好掙扎,總是有一搭沒一搭地做,幾乎沒有業績。讓我破蛋的是一對六十多歲的馬來老夫婦,我花了幾個小時陪他們談天說地,讓他們喜歡上我,巴不得認我作乾女兒,最後他們買了約新台幣3萬元的刮刮樂。事後我拿到上司發的獎金,卻一點也不開心,夜裡睡覺會一直想,老人家要做多久辛苦生意,才賺得到這筆錢。

有天上司又把我丟在某個村莊尋找新目標,結果一群無聊男子圍上來搭訕,還對我毛手毛腳、拉拉扯扯,我死命跑給他們追,腦海中跑馬燈一閃而過,我心想:「完蛋了!」跑著跑著,一位馬來阿伯騎車經過,大聲喝斥嚇跑他們,我匆匆忙忙道謝後,就一路哭著跑回大馬路,事後才意識到,若不是阿伯及時出現,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差點被人性侵,讓我悶悶不樂,月經失調好幾個月,後來交男朋友,更是一度抗拒親密關係。三姊看不下去,苦勸爸爸讓我讀書,於是我終於可以繼續升學。學院(類似台灣的專科)畢業後,我自己申請獎學金,來台灣讀完淡江大學。我現在定居台灣,在「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工作,協助外籍移工處理勞資糾紛。這個工作需24小時待命,不太有自己的生活,又經常跟人起衝突,接收不少負面情緒,但辛苦歸辛苦,至少我再也不會良心不安。

我很能理解飄洋過海又無依無靠的移工們,無非是為了減輕家裡的負擔。遇到被性騷擾或性侵害的案例,我更能感同身受。去年,有位女移工被性侵,她每次回想經過,就哭到崩潰暈倒。我協助她打官司,最後僱主被起訴、判刑,她也獲得應有的賠償,那當下我忍不住流下眼淚。其實我不知該替她難過還是開心,我明白就算獲得賠償,心底的創傷也絕對是一輩子的。

對那些移工而言,我就像是大海上的浮木,能給他們一點希望。偶爾我會想起,當年為賺錢誤入歧途,也有一個阿伯像浮木,救了我一命。假如不是他,我的人生恐怕不會是現在這樣。

鄭珍真,32歲,新北市,NGO組織社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