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

  1. 人物

    【孤島接駁番外篇】修補數位落差,克服疫情帶來的無助感:向陽會所

    「哈囉,你們在家還好嗎?」向陽會所的社工范文千登入視訊平台,螢幕上一個個亮起的頭像,是以前每天會見面的「會員」,大家七嘴八舌地開始報告自己的近況:「老師好久不見了,有想我嗎?」「屁啦哈哈!」網路上的討論熱絡,對比會所空間的空蕩蕩,形成強烈對比。

  2. 人物

    【孤島接駁番外篇】不放棄找回掉落的夥伴:活泉之家

    會議室裡,社工李麗芬正拿一台手機,跟她身旁黝黑瘦小的女性一起專注研究手機上的畫面:「妳看,妳傳的這句話後面有圈圈,代表妳訊息沒有成功送出喔。」「喔…」「所以妳就要按久一點,這個,對,按這個…對,這樣就可以刪掉了。」

  3. 時事

    社工員棍棒亂毆 私立教養院員工虐打院生致死

    苗栗縣造橋鄉私立德芳教養院,發生28歲自閉院生遭社工及行政人員毆打致死的案件,涉虐員工遭停職,縣府對機構未善盡保護及監督管理責任,導致員工對服務對象身心虐待,且未第一時間通報縣府,將裁罰30萬元,並緊急安排院內其他10名院生安置到其他機構。

  4. 時事

    5歲女骨折不送醫 狠父母任她挨餓還捆綁雙手、踹破胃

    新北市一對育有3名子女的徐姓夫妻,4年前年僅4歲的次女因不明原因手、腳骨折,這對狠心父母竟未帶她就醫,甚至不讓她吃飯導致嚴重營養不良,5歲時體重只有10公斤;更誇張的是,母親用毛巾將她雙手綑綁在衣櫃門把上,父親更用腳猛踹她肚子,導致胃部破裂,惡行後來才被醫護揭發。最高法院依家暴傷害、妨害幼童發育等罪,判徐男2年4月徒刑,須入監服刑;妻子則是1年4月徒刑,緩刑3年定讞。

  5. 人物

    【療傷食堂番外篇】把過去傷痛變勳章——趙德浩的故事

    31歲的趙德浩曾是魚麗的糕點師,他說:「(2018年)我剛來時,要去探視正在做化療的(林)貴蘭阿姨,(蘇)紋雯建議我做一道甜點去看她,我就做『費南雪』,小小一個,不易掉屑,她在病床上方便吃,不會弄髒衣服,她喜歡紅色,我就用蔓越莓去搭。」這天,我們吃著他用蜜漬柳丁做的「費南雪」,甜滋滋的味道就像他在餐桌上帶給人歡笑。

  6. 人物

    【誰殺了她4】9成性侵是熟人所為 她被罪惡感和羞愧感壓垮

    沒發聲不代表沒發生,這世界不只一個廖男,也不只一個小魚。現代婦女基金會性暴力防治組社工督導張妙如表示,性侵害案件發生在加害人或被害人的住所最為普遍,「9成的案件,都是認識的人所為。」根據基金會統計,2014年到2018年協助的1,263件性侵案件,其中因師生關係、家族教養(長輩對晚輩)、趁職務之便的權勢性侵案件,占比16.7%。

  7. 時代現場

    【時代現場】畫地為牢 疫情來去下的北車無家者

    阿吉是「盯著台北車站的一雙眼」,睡在東南西北四方位約150名的無家者他全叫得出名字,知道誰在哪打工、誰有家人子女,誰又無依無根。街道上的動靜,全在阿吉眼中。疫情爆發後,有些無家者談論著能否禁止移情重災區的人到車站來露宿,阿吉倒覺得最該團結的時候,別搞分化、排斥的舉動。焦慮在蔓延,車站的飲水機貼上禁止使用的告示,無家者更難找到熱水沖泡麵,但泡麵是他們最易取得的食物之一。固定送餐的善心人士也不來了,阿吉還不知道,接下來怎麼辦⋯⋯

  8. 會員專區

    【北車站的日與夜1】他是「盯著台北車站的一雙眼」 這裡150名無家者都能叫出名字

    阿吉是「盯著台北車站的一雙眼」,睡在東南西北四方位約150名的無家者他全叫得出名字,知道誰在哪打工、誰有家人子女,誰又無依無根。街道上的動靜,全在阿吉眼中。疫情爆發後,有些無家者談論著能否禁止重災區的人移動到車站來露宿,阿吉倒覺得最該團結的時候,別搞分化、排斥的舉動。焦慮在蔓延,車站的飲水機貼上禁止使用的告示,無家者更難找到熱水沖泡麵,但泡麵是他們最易取得的食物之一。固定送餐的善心人士也不來了,阿吉還不知道,接下來怎麼辦⋯⋯

  9. 會員專區

    【北車站的日與夜2】無家者並非都好吃懶做 單親爸為女兒賺補習費還學親職教育

    而白日裡大多只剩體力與精神狀況無法負荷工作的無家者,會沿著車站外圍溜躂。「你不要看這邊的人大多上了年紀,他們都很勤奮,有工作就會去做,洗車、洗碗、掃地⋯⋯,中風還去舉牌的也有。」阿吉說,有時不同政黨的人需要人頭在造勢場合充數,也會到車站附近招工,「一次600、700,有人今天去統促黨的場,明天去獨立建國的場。」邊說,阿吉邊笑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