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9.01.10 02:54

【命案現場清理師五】屍毒、長疹、溫度認知障礙 這些都是職業傷害

文|謝君怡    攝影|吳貞慧
盧致宏手上有一片醒目痕跡,是感染屍毒造成。每到冬天都會龜裂,讓他困擾多年。
盧致宏手上有一片醒目痕跡,是感染屍毒造成。每到冬天都會龜裂,讓他困擾多年。

他處理過最棘手的也是跳樓現場,「跳的時候掉到管道間,30幾樓掉到地下5樓。管道間有線,就像打小鋼珠、切披薩。」接體員帶走了殘缺的屍塊,他倒掛垂降清理殘留的血肉,「手一邊要撥開線,覺得腦充血撐不住再轉回來休息一下,那次好累。」

盧致宏處理過最棘手的是跳樓現場,他甚至需要倒掛垂降清理。(盧致宏提供)
盧致宏處理過最棘手的是跳樓現場,他甚至需要倒掛垂降清理。(盧致宏提供)

做這行大傷、小傷沒少過,手背上一塊不平整,「那是屍毒啦!冬天都會裂開,以前更大塊。」讓他最困擾的是長年穿防護衣帶來的後遺症,「我只有工作結束才會脫掉,這完全隔離,一直悶在裡面會過敏、長疹子。而且對溫度會有認知障礙,變得很怕冷。」

工作內容危險又辛苦,他卻沒想過回頭當禮儀師,「那工作很多人在做了,不需要我,這塊總是要有人來做。」在殯葬業10年見慣死亡,無所謂畏懼,但特殊清潔遇上層出不窮的孤獨死案例,倒是讓他感觸很深。

往下繼續閱讀

「我作息不正常,怕影響家人早就搬出來自己住。會覺得哪一天我獨自死在家裡,也沒人會發現。」每年寫一次遺囑交代身後事,還準備好法律文件證明房子不是凶宅,「有時候覺得流浪漢倒在路邊還會被看見,我死了被框在4面牆裡,可能要有味道飄出來才有人知道。」悲觀的不可思議,「我想法很怪齁!但我就怪啊!不然怎麼會做這行。」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