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9.01.10 02:54

【命案現場清理師二】拿屋貸款 耗千萬研發出能去屍臭藥劑

文|謝君怡    攝影|吳貞慧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盧致宏常會面對到往生者在床上死亡多日才被發現,屍水、血液、殘留組織等汙染滲入床板,需要消毒、拆除等。
盧致宏常會面對到往生者在床上死亡多日才被發現,屍水、血液、殘留組織等汙染滲入床板,需要消毒、拆除等。

看他熟練地拿出瓶子製作氣泡水,調和標示著酵素、深度清潔、消毒等各種顏色的藥劑,一併倒入拒絕曝光的機器,最後噴灑在散發出異味的房間,沒一會兒臭味變成植物香氣。不管旁敲側擊或單刀直入,這些藥水的配方是什麼他不說就是不說,最重要的成分記在腦子裡就怕外流。「祕密!以前被偷過,現在我連專利都不申請。」

文組畢業,沒相關背景,但從小喜歡化學,藥劑都是自己與團隊一起研發。「為了這個花了近千萬元,丟掉好幾公噸的原料。」除了拿房子貸款,贊助的金主不少是他擔任禮儀師時結交的家屬朋友,「我應該算是做人滿成功的啦!大家都告訴我有錢再慢慢還。」

家裡有3兄弟,盧致宏學歷最高,畢業於南華大學,滿足了老父希望他念書的夢想,「本來想選歷史或考古,覺得挖墳很有趣。」但家人覺得出路少、會餓死力阻,他索性填了生死學系,「生死學也有探究喪葬禮俗的歷史脈絡,家人聽不懂那是什麼。我填志願先斬後奏,考上以後才說出來可能會做殯葬業,爸爸一直叫我轉校、轉系。」

盧致宏清理現場時使用的藥劑都是自己研發,刻意染上不同顏色以做辨識。
盧致宏清理現場時使用的藥劑都是自己研發,刻意染上不同顏色以做辨識。

也不是那時就決定就要當送行者,但他為了賺學費到便利商店打工時,不時出現的奧客總讓他有種活人比死人難搞的感覺,「遇到一些地痞流氓,我看不慣,但每天都要服務他。」

「剛開始每天都被我爸唸:『我辛苦賺錢讓你去念書,不是要你去學扛棺材。』」其實不只是扛棺材,在大公司從助理當起,什麼都學、都做,底薪加獎金每個月逾4萬元,以新鮮人來說算是不錯的待遇。但長時間輪班,月休僅2到3天,工作內容之驚悚也不是一般人都可以接受。

更新時間|2019.01.08 07:3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