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

  1. 娛樂

    唐氏症粉絲為看BTS演唱會兼職清掃 故事PO網成功募得圓夢金8萬

    南韓天團防彈少年團(BTS)在全球擁有廣大粉絲,不過受到疫情影響,這2年少有公開活動,日前防彈宣布將在月底於美國洛杉磯舉辦演唱會「PERMISSION TO DANCE ON STAGE」,引起全球粉絲關注。而美國有一名患有唐氏症的「A.R.M.Y」(防彈少年團粉絲名稱),為了購買防彈演唱會的門票,便開始打工替鄰居清掃庭院賺錢,還在捐款網站上公開自己的故事,最終成功募得約3,000美元(約新台幣83,368元)的金額,有望一圓看演唱會的夢想。

  2. 時事

    【杜拜淘金淪禁臠】「月入20萬包吃住」 台嫩妹一卡皮箱飛杜拜險葬身沙漠

    臉書等網路社群媒體最近經常出現杜拜的徵才廣告,不少人力仲介宣稱幫合法線上博弈公司招募推廣、客服人員或工程師,開出百萬年薪、包吃包住等優渥福利,吸引不少台灣求職者前往,但很多人到了當地,才知道是替詐騙集團或非法博弈公司工作,卻因人生地不熟,加上護照被扣,難以脫身,甚至傳出有人遭幹部凌虐,或被轉賣給其他黑心公司,最後下落不明,十分恐怖!

  3. 時事

    【杜拜淘金淪禁臠1】「做2年就能在兩岸買房」 年薪百萬超簡單條件藏陷阱

    近期不少人力仲介在臉書、網路宣稱幫合法線上博弈公司招募推廣、客服人員或工程師,開出百萬年薪、包吃包住等優渥福利,吸引不少台灣求職者前往。一名求職者W小姐到了當地,才知道是替非法博弈公司工作,且薪資、月休都跟仲介說的不一樣,但她因護照被扣,難以脫身,差點被轉賣給其他黑心公司。好在最後在千鈞一髮之際驚險脫逃,得以平安返台。

  4. 財經理財

    【腳逐新人生番外篇】3歲喪母渴望有完整的家 麵店打工存10萬創業金 萬兆香萬家老街豬腳專訪

    萬兆香萬家老街豬腳老闆娘萬碧霞3歲喪母,當老師的父親1人拉拔5個孩子長大,身為么女的她直言:「從小爸爸就是我的天、我的地。」父親在她23歲那年癌逝,一心渴望有個完整的家,萬碧霞最脆弱無助時,被先生的一封情書打動,信上寫道「你的過去我來不及參與,未來讓我成為你的依靠」,讓她鼓起勇氣嫁來台灣,希望展開全新生活。

  5. 財經理財

    【財經最前線】解封孤兒 暫別夜色打工求生

    10月6日,上千名酒店從業人員,不懼有色眼光走上街頭,捍衛工作權。這是疫情爆發以來,八大行業發動抗爭,規模最大的一次。壓倒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中央防疫指揮中心宣布八大行業有條件解封,但獨漏酒店、舞廳,北市特殊娛樂工會估計,停業至今光台北市酒店產業就蒸發超過50億元產值。而這群解封孤兒大多也已經5個多月沒有收入。「好像當我們不存在…」一名酒店資深經理激動地說。網友對八大行業爭取工作權無情地嘲諷。面對長期被歧視,這些酒店從業人員早已不在乎,但他們真的不願意去找別的工作嗎?本刊採訪了3個本來在酒店上班,為了維持生計都已被迫轉業、現形於白天的年輕人。「以前都曬月亮,現在有機會曬太陽…」年輕人沒有太多怨恨,接受了自己的人生。

  6. 財經理財

    【解封孤兒1】酒店陳喬恩 守工地當保全求生

    10月6日,上千名酒店從業人員,不懼有色眼光走上街頭,捍衛工作權。這是疫情爆發以來,八大行業發動抗爭,規模最大的一次。壓倒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中央防疫指揮中心宣布八大行業有條件解封,但獨漏酒店、舞廳,北市特殊娛樂工會估計,停業至今光台北市酒店產業就蒸發超過50億元產值。而這群解封孤兒大多也已經5個多月沒有收入。「好像當我們不存在…」一名酒店資深經理激動地說。 網友對八大行業爭取工作權無情地嘲諷。面對長期被歧視,這些酒店從業人員早已不在乎,但他們真的不願意去找別的工作嗎?本刊採訪了3個本來在酒店上班,為了維生都已被迫轉業、現形於白天的年輕人。「以前都曬月亮,現在有機會曬太陽…」年輕人沒有太多怨恨,接受了自己的人生。

  7. 財經理財

    【解封孤兒2】酒店幹部做粗工養妻小 白皙皮膚變黑炭

    身高180公分、又高又壯的阿太緩緩從地底爬出來,他全身髒汙,手臂曬得黝黑,但脫掉工作手套的一雙手卻很白。「我有十年沒怎麼曬太陽,這幾個月一次曬完了。」

  8. 財經理財

    【解封孤兒3】從一而終死守八大 為生計做外送

    「八大行業一開始停業,我很冷靜,反正大家都停,很公平!直到政府說KTV能開、酒店不能開,我受不了了!我們是合法產業、有牌的酒店,如今失業五個多月,你們假裝看不到?」喜歡穿花襯衫的曉凌今年33歲,是已入行14年的資深酒店行政。他高中玩熱音社,現在一頭長髮感覺還有點搖滾魂。原生家庭破碎讓他抱獨身主義,養了2隻貓住在酒店林立的中山區老舊電梯大廈裡。

  9. 人物

    【心內話】把拔 我現在很好

    國小六年級時,2月5日那天半夜警察來敲門,說把拔出事了,我們搭警車到醫院,把拔已經在太平間,他下班騎摩托車出車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