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人物
2019.01.10 02:55

【命案現場清理師一】他為何棄百萬年薪? 改行清屍水屍臭

文|謝君怡    攝影|吳貞慧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盧致宏職業為命案現場清理師,開工前都要穿上防護衣、戴面罩,避免接觸到受汙染的環境。
盧致宏職業為命案現場清理師,開工前都要穿上防護衣、戴面罩,避免接觸到受汙染的環境。

獨居的人死亡,屍體腐化後,液體、組織附著於倒臥的地板,待異味溢出,終於有人發現。有膽又有能力處理的人少之又少,34歲的盧致宏就是專門清理命案現場、處理遺體造成的髒亂和汙損的特殊清潔員。

大學就進入殯葬業,從小助理當到年薪百萬元的禮儀師,2年多前在眾人不看好的情況下轉職,雖然現在年薪約80萬元,不若禮儀師高,但獨居人口攀升、孤獨死比例漸增,這塊少有人敢踏入的市場,需求量只會愈來愈大。

穿上特殊材質的防護衣罩住全身,戴上用來濾毒的面罩,準備就緒,盧致宏拖著裝備與藥劑踏進委託人家中。「往生者過世大概3天被發現,汙染的床墊已經移走了。」他說的汙染物包括屍水、屍油、血液、殘留組織等,「今天要消毒跟除臭,算很簡單的案子。」

擔任命案現場清理師前,盧致宏的工作是禮儀師,年收破百萬元。(盧致宏提供)
擔任命案現場清理師前,盧致宏的工作是禮儀師,年收破百萬元。(盧致宏提供)

位在新北市的一處20坪公寓,擺設整齊,隱約還聞到居家芳香劑的香氣,直到盧致宏扭開後方那扇木質門的喇叭鎖。

隨著門板後推,一股極難形容的詭異味道漫開,像腐敗肉品參雜著久未開啟的櫥櫃霉味,再混上一點藥物苦味,即使我們戴著口罩,依舊一絲一絲竄進鼻腔,沒被刺激到作嘔,但呼吸是有些困難。

不若我們極想逃避,盧致宏一派輕鬆地敲敲牆壁聽聲辨材質,在屋內晃一圈後還拔下面罩嗅了嗅,「我習慣了,做這行嗅覺要更靈敏,才能確定死亡日期正不正確,知道要用哪一種藥、怎麼調比例。」繞回往生者房間,彎下身搬開床板,發現滲入底層的屍水與屍油,他微微皺起眉頭,「像這種沒處理都會有問題。」

今年34歲的盧致宏,身形壯碩,名片上寫著「玥明特殊清潔」,沒掛職稱,他說:「我只是個掃地的。」居家清掃、處理垃圾屋、搬重傢俱這些都是小case,最常處理的是命案與意外現場清理。

「以前這叫臭屍工,是最低下的行業。」父親是消防人員退休,搏命一輩子,只寄望孩子可以找個安穩坐辦公室的工作。「小時候,我爸爸都會跟我說:『你要好好念書,不然以後只能當土公仔(殯葬業者)或是去掃地。』」結果出社會至今,他就只做過這2份正式的工作。

更新時間|2019.01.08 07:3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