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人物
2019.01.10 02:54

【命案現場清理師三】為了保全屍 他這樣處理黏在地上的臉皮

文|謝君怡    攝影|吳貞慧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盧致宏擔任禮儀師時看見命案現場清潔方式,認為不該那麼簡單,決心轉行。
盧致宏擔任禮儀師時看見命案現場清潔方式,認為不該那麼簡單,決心轉行。

「我第一個案子是獨居老太太倒在家中,好幾天才被發現。她臉朝下,因為悶熱加速腐化,人扶起來,臉皮黏在地上,只剩肌肉。第一個反應髒話就浮現在腦海,還不能罵出來。」光聽就起一身雞皮疙瘩,但他不能卻步。為了讓往生者保有全屍,拿刮刀慢慢剷,放進屍袋,最後拿拖把拖乾淨。「以前不懂公共衛生、環境衛生,就只會這樣做。」

在台灣,命案現場清潔方式通常有三種,禮儀公司幫忙、家屬自己清,或透過殯葬周邊產業人力處理。「第一、第三種狀況都是敢做,但沒辦法做好,他們覺得物體移開、地抹過就好。會臭,漂白水潑個2桶,門關起來3天後再打開,因為也做不了更多。」

幫忙清理久了,盧致宏發現事情不該那麼簡單,「我嫂嫂是護理人員,衛生觀念有被她再教育。」例如回家第一件事要先洗澡,衣服另外放,還要用消毒劑噴,他笑說:「我是被排擠的人。」

盧致宏的工作包括清除冷氣、冰箱等大型家電,之前還特別去工地與搬家公司學習過。(盧致宏提供)
盧致宏的工作包括清除冷氣、冰箱等大型家電,之前還特別去工地與搬家公司學習過。(盧致宏提供)

熬了1、2年當上禮儀師,年薪破百萬元,家人也接受他的工作。2016年時他卻決定轉戰清理界,「現在殯葬業講求專業、分工,為什麼這領域沒有?這件事應該要有人把它做好。」

轉職這件事所有人都不贊成,「大家都說我會餓死,哪有那麼多現場需要讓你做,我回說干你屁事。」他先到清潔公司上班,1個月薪水不到20,000元。做了幾個月,又跑到工地當搬運工、拆除工。「有時釘死的木板滲進去什麼的,就要拆裝潢。敲敲打打、挑水泥、挑垃圾都學。」職前訓練一年才開始接案。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初期不懂宣傳,就靠以前的人脈,「跟殯葬業的朋友說:『有需要可以找我。』」後來禮儀公司或禮儀師開始幫忙在網路上推薦,有些家屬直接找上門。「很多人打來開口就叫我報價,我沒辦法。」脾氣頗硬的他不爽就不做,「我會用最好的態度幫你解決困難,如果你要用高姿態跟我講,你去找一個願意低下頭的人。」

更新時間|2019.01.08 07:3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