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19.03.18 06:58

【22年豬瘟防疫戰2】挖洞活埋病豬 相關經濟損失1700億元

文|李振豪    攝影|林俊耀    影音|何懿原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蘇鵬考慮再三才帶我們穿著防護衣進入豬場拍攝。非洲豬瘟兵臨城下,他說現在進出豬場都要消毒,每天固定消毒的頻率也增加。
蘇鵬考慮再三才帶我們穿著防護衣進入豬場拍攝。非洲豬瘟兵臨城下,他說現在進出豬場都要消毒,每天固定消毒的頻率也增加。

往事並不如煙,歷歷在目,我抱著想多問幾個人的心情問蘇鵬:「你跟當年一起賣的人還有聯絡嗎?」結果他說:「20年了,大家都說過了就好了,不想再講了。」最後只幫忙聯絡了林良多。

但還是不露臉,不讓寫本名。林良多是第一代豬農,養豬前在醫院當藥劑師,假日陪朋友去豬舍賣動物藥,覺得養豬單純,適合自己個性,就辭了工作,結果不過轉行4年,就爆發了疫情,「3月26日,先看到一頭發病,隔天3頭,再隔天8頭,再來就一堆了,失控了。」他回憶當時場景:「看到第一隻我就知道沒機會了啦,已經進來了。」

 

賤賣撲殺參半 產業鏈受重挫

身上還有6,000萬元貸款。員工下班過來報備,還會順便叫他堅強點。但要怎麼堅強?「我就拿著香菸跟水,坐在豬舍想事情,想到天亮。」一連7天,他就這樣每晚在豬舍裡抽菸,跟豬講話,也像自言自語,「反正就真的都沒有希望了,這輩子好像就是要背債務過一生了。」

口蹄疫重創台灣,撲殺豬隻官方記載就有380萬頭,殺到豬農表示:「到最後已經不是悲痛,只有淒涼而已。」(中央社)
口蹄疫重創台灣,撲殺豬隻官方記載就有380萬頭,殺到豬農表示:「到最後已經不是悲痛,只有淒涼而已。」(中央社)

那時他養有5,000頭豬,一半賤賣,一半撲殺。大量病豬靠阿兵哥幫忙電擊致死後運出,陸續又病死的,就自己挖個洞,潑柴油,燒,像在燒鈔票。我問他還有那時的照片嗎?他說:「沒有了,已經20幾年了。那是永遠的痛啊,拍下來也不想看。」

然而口蹄疫受害的又豈止豬農,那一連串的相關「慘」業,包括了蘇鵬說的「進口的報關行、飼料業、食品加工業、運輸業和屠宰業」,林良多補充的「動物藥廠和畜牧員工」。我們採訪被稱為台灣豬肉大王的陳國訓,則又補充了:「賣儀器的,人工授精那些儀器,豬肉去日本的貨櫃…整個產業鏈都受到影響。」

完全就像當時做動物營養品代理的吳昆民所說:「豬農是火車頭…」後面還接了一大串。他和陳國訓2人當年都沒有養豬,未受到直接波及,但客戶少了,生意一定受影響。

 

低點進場飼養 危機也是轉機

但也可能是個機會。陳國訓就坦言,在低點進場,口蹄疫前他只經營屠宰場,「反而從口蹄疫後開始養豬,等於是受益者。」但一切都經過計算。口蹄疫前,台灣年屠宰量約1,400萬頭豬,疫情發生後降到700萬頭。台灣人愛溫體豬肉,冷凍的進口豬肉無法填補落差,他就投身養豬業,光台灣部分一年可產出20萬頭,也經營2家屠宰場,現在大家在麥當勞、鬍鬚張吃到的豬肉,都從他們家出去。

陳國訓被稱為豬肉大王,他是在口蹄疫之後才開始養豬,自承是「災難財」,但也補足了台灣因恐慌造成的豬肉短缺。
陳國訓被稱為豬肉大王,他是在口蹄疫之後才開始養豬,自承是「災難財」,但也補足了台灣因恐慌造成的豬肉短缺。

去年8月,中國官方報導非洲豬瘟疫情,他觀察傳播狀況說:「他們各省之間禁運,造成有毛豬的地方價格一直降,沒有毛豬的地方一直漲,很多國內盤商就走私,載來載去。」

就像當年口蹄疫爆發,同樣因錯誤的策略造成火速蔓延。被稱為「豬病之神」的獸醫學者賴秀穗表示,在1997年初就有豬隻因「不會造成死亡」的豬水泡病而死,他從新聞看到,第一個反應就是:「很可能是口蹄疫。」所以3月20日報導出來時,台灣早有15、16個縣市出現疫情。他第一時間提出建言,至少應禁宰禁運2週,淪陷的豬場全面撲殺,但產業界認為他要斷農民生計,官方開會不邀請他,專業聲音無法被採納,最後兵敗如山倒。

更新時間|2019.03.15 16:4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