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達仁

  1.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全文】安樂死的是與非 當活著令人難以承受

    癌症末期、重度癱瘓、罕見疾病⋯當這些病將一個人帶入生命末期,活著,更多只是不斷承受痛苦時,他想結束自己的生命,可不可以呢?只是病人執意赴死,醫師卻不見得願意執行;現在雖有《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和《病人自主權利法》,但有人卻寧願「搭快車」。究竟現行制度的漏洞在哪裡?傅達仁離世快2年了,哪些人跟著他的腳步到瑞士「一了百了」?安樂死是「人到底有沒有自由死亡權利」的一場拔河。

  2.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他們都求安樂死2】「有死亡快車為何要搭慢車?」 外科醫師後悔讓母親多痛苦11天

    律師紀岳良今年33歲,在經歷阿嬤跟父親的痛苦死亡過程之後,積極投入推動安樂死立法。紀岳良說,阿嬤得到失智症1年多,合併罹患帕金森氏症,開始出現吞嚥困難,「我們當時也沒想什麼,就讓阿嬤接鼻胃管。她臥床後,你大概可以想像她整個人就是變成身體蜷曲,一個槁木死灰的人。」

  3.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他們都求安樂死3】醫界反對安樂死 楊志良:傅達仁根本不用去瑞士

    不過前衛生署長楊志良仍認為安寧照護和去年開始實施的《病人自主權利法》就可以解決末期病人痛苦的問題。根據《病主法》,病人擁有優先知道自己病情的權利,並且預立醫療決定,當生命來到末期,有權利拒絕一切可能延長生命的醫療與照顧,包括人工營養及管灌餵食。

  4.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他們都求安樂死6】跟著傅達仁 韓治偉:我終於安穩睡去

    2019年年初的一個週六,韓森(化名)全家來瑞士第7天,在尊嚴協會(Dignitas)醫師再次確認哥哥韓治偉的病況及執行安樂死的意願後,確定今天執行。這是韓治偉這趟旅程最後一段路了,韓森跟媽媽推著他感傷的走出飯店。

  5.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鏡相人間】父親死在我懷裡 傅達仁的安樂善終之旅

    傅達仁出生時母親過世,4歲父親戰死成了孤兒,成長於和平、奮鬥、救中國的一代人,人生宗旨是奮鬥向上。孤兒成為籃球國手、電視主播,一生輝煌都在螢光幕中,面對生命的最後一年,他不願於病床靜默,高調提倡安樂死合法化理念,也身體力行,以喜樂的面貌,對家人、觀眾說再見。兒子傅俊豪曾經質疑父親,也覺得父親自私,直到看見父親瀕死神情,以及父親在他懷裡安詳睡去的模樣,才終於接受父親理念,承繼他的遺志。傅達仁遠赴瑞士進行安樂死,花光300萬元積蓄,但留給家人的,卻是無比珍貴的記憶遺產。

  6.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父親死在我懷裡1】他說喪禮要發紅帖子 死的時候要放鞭炮

    傅達仁出生時母親過世,4歲父親戰死成了孤兒,成長於和平、奮鬥、救中國的一代人,人生宗旨是奮鬥向上。孤兒成為籃球國手、電視主播,一生輝煌都在螢光幕中,面對生命的最後一年,他不願於病床靜默,高調提倡安樂死合法化理念,也身體力行,以喜樂的面貌,對家人、觀眾說再見。兒子傅俊豪曾經質疑父親,也覺得父親自私,直到看見父親瀕死神情,以及父親在他懷裡安詳睡去的模樣,才終於接受父親理念,承繼他的遺志。傅達仁遠赴瑞士進行安樂死,花光300萬元積蓄,但留給家人的,卻是無比珍貴的記憶遺產。

  7.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父親死在我懷裡2】鏡頭前風光體面 鏡頭後是瘦到40公斤的孱弱老人

    他青春期叛逆,有段時間留長髮,父親看不順眼,押著他去剪髮,吵架罵人時,對街都聽得到。父親是威嚴壯碩的,然而81歲經歷一次膽管發炎、反覆發燒後,就此垮了、老了。傅俊豪回憶,父親提安樂死,就是從那時開始。

  8.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父親死在我懷裡3】身分證上的父親是蔣中正 傅達仁一生多情晚年得子

    傅達仁出生時母親過世,4歲時父親在抗日戰爭中戰死,從此成為孤兒,15歲跟著國民政府來台,身分證上的父親是蔣中正,母親是蔣宋美齡。自傳裡提婚姻事:「手掌張開,感情很亂。」自述一生有2.5次婚姻,第一任妻子饒梨珍,第二任妻子鄭貽,50多歲結識17歲女孩陳秋萍,為他生下傅俊豪,從此是緊密的一家四口。

  9.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父親死在我懷裡4】他生前自選墓地 墓誌銘:「年老時喜樂再見」

    台灣時間2018年6月7日中午11點,他們進入瑞士專門幫助絕症患者進行合法安樂死的機構「尊嚴(Dignitas)」,按父親的命令,買蛋糕、鮮花,吃飯時唱〈奇異恩典〉,歡送父親。聊到這邊,傅俊豪突然變得很感傷,低著頭,說那時母親準備了水煮蛋,眾人吃完後,傅達仁突然問,還有沒有?他愣住,都吃完了。父親此刻提起,幾乎是死前心願了,於是準備去外頭買,然而父親揮手說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