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台灣對汽車設計的不友善,高中畢業後,洪裕鈞決定赴美攻讀工業設計。「汽車結合了科學、機械與設計,可以說因為車我才對設計有興趣、才去念工業設計,汽車是最極致的文創產業,但在台灣,設計師卻只是把東西變漂亮的那個人,這不是設計的目的,我很討厭這點。」

在Reinhold的建議下,洪裕鈞花了更多時間蹺課,他在台北觀察、速寫、準備作品集,「我高中是班上倒數第2名畢業的,幸好作品分數占了很大一部分,我申請6家美國頂尖設計學院,被5家錄取。」

洪裕鈞最終選擇美國羅德島設計學院就讀,離家求學對他如魚得水,但自由自在的生活,在20歲那年卻出現巨變。「大二某天晚上,媽媽告訴我,爸爸癌症末期,後來我父親在我大三時過世,回台奔喪休學1年,此後我在求學、對人生、工作的心境上,有了很大的改變。」

4歲愛上畫車、玩車的洪裕鈞長大後不改其志,會自己動手調整汽車零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