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億長一手撐起南門市場的「億長御坊」,性格爽颯的她,自嘲是100分的職場鐵娘子,卻是不及格的母親。她一生遭逢多次變故,差點活不下來。童年時,母親病逝,婚後沒幾年,父親生病跑去跳海自殺,不久,兒子又一把火將房子焚燬。一家子拚命工作,到了壯年,被朋友倒債上千萬,積蓄化為烏有。晚年,丈夫中風癱瘓,她罹患重度憂鬱,億長御坊還被捲入食安風暴。

她的人生比八點檔連續劇還曲折離奇,她形容就像是蔥㸆鯽魚,酸甜苦辣俱足。經過歲月文火的細熬慢煮,剽悍性格漸漸被軟化,儘管如此,她說她猶然十分想念生病以前那個人稱「朱姐」、滿懷霸氣的自己。

朱億長性子急,走路快,說話直爽俐落。她不用手機,每次想找她,只能打去南門市場,接通後,背景音總是一片吵嚷,假如1分鐘內講不出重點,她語氣會不耐煩。第一次約訪,問何時方便?她立馬說:「明天。」能不能安排在家?「不方便,附近星巴克就好。」氣勢不容置疑。

事後她向我解釋:「我嚴禁員工上班講電話,怕耽誤生意,所以要以身作則。也不准抽菸,因為後面有廚房,客人看到會影響形象。」她本人個子嬌小,不見電話裡急煎煎的殺伐之氣,黑眼圈倒是挺嚴重,不說話時,像是來咖啡店聊八卦的歐巴桑,誰曉得竟是撐持老店半世紀的鐵娘子。

 

一生酸悲 不知下一場劫難何時降臨

鐵娘子苛求完美,嚴以律己,也嚴以待人。她規定員工洗菜要一片一片剝下來搓洗,自己洗也不例外。據說有幾次,員工把菜炒好端上,她一試口味,氣得直跳腳,把盤子摔地上大罵:「炒這什麼爛東西!」有必要這樣?「有些菜多煮3分鐘或少3分鐘,味道就是不一樣。」未免太龜毛。「對,我就是龜毛,所以員工很怕我,我只要去廚房,他們都嚇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