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大廚楊波為愛來台,求職卻四處碰壁,又逢太太罹癌,在貧病交加的低谷,2人沒放棄彼此,輪流當對方的支柱,克難開了東北餐館。

在台灣,姑爺(北方對女婿的稱呼)不好當,因為菜價波動劇烈,成本難估計,現在他3個月調1次菜價,有漲有降;沒資金請人,自己買菜兼洗碗;客人不點招牌菜,他霸氣送人。28年廚藝收服不少台灣客人,他不希望東北菜只和酸菜白肉鍋畫上等號,1個人的廚房裡,他用近百道家鄉菜解鄉愁。

平日午餐時間,台北市民權東路巷弄內的「老東北」餐廳,灶口轟隆隆地噴出旺火,鍋鏟來回舞動老闆楊波的家鄉菜,鍋包肉、地三鮮等陌生料理襯著門口大紅燈籠上「東北菜、北韓菜」字樣,引人好奇。幾組客人熟門熟路入座,一句「老樣子」,楊波便端上整桌菜。不一會兒,餐廳全無空席,他只得勸退排隊客人,「看他們排隊,我心裡過意不去,天又那麼熱,之前還有人等一個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