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的所在」前身,是一間有63年歷史的內科診所。至今從門面交錯的獨特窗花,到內部牆面、地磚,基本上都維持著原本樣貌。「老屋要得以延續,除了保持,也需賦予它新生命。」轉眼間,又一杯神祕的調酒輕放在我面前,睜著眼。

除了空間,這裡設計出的每一杯調酒皆有自己的記憶及故事,有的輕鬆如「沒營養卻愉悅」,靈感來自於在紐約吃到的披薩。小白笑說:「披薩這食物稱不上營養健康,但吃起來就是有種爽度,我想將這種很Chill的風味延伸到調酒裡。」為強調氣味,小白加入羅勒風味油、熟化澄清番茄水,再夾上自製帕瑪森起司脆片,入口像是酒體化為整片披薩,卻也透過長胡椒,讓野性、皮革的風味帶出不同層次。

一進門是老式風琴的迎接,柔暖的 燈光探出,讓人瞬間卸下心防。
受潮而打掉的壁磚露出水泥牆,也成為懷舊的特色一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