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人物
2019.09.10 10:55

【頭家開講】老牌發威 投出新格局 兄弟大飯店董事長洪騰勝

文|邱莞仁    攝影|吳貞慧 林育緯    繪圖|林媛婷 
被喻為台灣職棒之父的洪騰勝,今年11月將推出全新品牌,以結合棒球名人堂的花園大飯店,再戰台灣觀光市場。
被喻為台灣職棒之父的洪騰勝,今年11月將推出全新品牌,以結合棒球名人堂的花園大飯店,再戰台灣觀光市場。

洪騰勝大學畢業後,在父親的資助下成立買賣打字機的騰勝貿易,因為一場環遊世界孝親之旅看見觀光商機,進而成立兄弟大飯店。飯店開幕時雖曾引來同行訕笑,但40年過去,老牌兄弟靠餐廳維持穩定獲利,還開枝散葉成立朝桂、養心茶樓等台菜、港式飲茶,去年創下8億元營收。

他仍不服老,今年11月將以結合表彰對棒球有貢獻者的棒球名人堂及花園大飯店,再戰台灣觀光市場。即便人生每次突破總有人笑他傻,但洪騰勝傻人自有傻福。

「其實,我已經很久不接受採訪了。」採訪這天,洪騰勝帶我們到自家球場打棒球,寒暄時得知記者曾是死忠的兄弟象迷,老先生頓時笑得開懷,「噢,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採訪)可以喔。」

按洪騰勝規劃,棒球名人堂將提供遊客免費參觀,提升台灣的棒球水準。
按洪騰勝規劃,棒球名人堂將提供遊客免費參觀,提升台灣的棒球水準。
兄弟大飯店董事長 洪騰勝
  • 出生:1938年(81歲)
  • 家庭:已婚,育有3子
  • 現職:兄弟大飯店董事長、騰勝貿易負責人
  • 學歷:台大商學系國貿組
  • 休閒:打棒球
  • 座右銘:苦練決勝負,人品定優劣 經營心法 接待客人如照顧兄弟

新店開張 打造名人堂

球場緊鄰一顆巨型球體及一排連棟建築。30年前,洪騰勝和4個弟弟合夥在桃園龍潭買下1.6萬坪的土地,其中8,000坪用於打造標準球場,供自家球隊使用,其餘則在3年前開始動工。

名人堂是一座高32公尺的球形建築,洪騰勝計畫邀請傳奇球星鈴木一朗出席開幕典禮。
名人堂是一座高32公尺的球形建築,洪騰勝計畫邀請傳奇球星鈴木一朗出席開幕典禮。

「這顆高32公尺的棒球,就是未來台灣的棒球名人堂。」洪騰勝說,在職業棒球歷史悠久的美國、日本和古巴,早就成立表彰對棒球有貢獻者的名人堂,台灣卻沒有,「未來這裡會有棒球文物展覽,它是一座棒球學校,可以教不懂棒球的人懂棒球,提升台灣的棒球水準。」

按洪騰勝規劃,預計於今年11月30日開幕的名人堂,將提供遊客免費參觀。為維持開銷,他在球體建築旁打造內有128間客房的名人堂花園大飯店,這是兄弟大飯店在開業40年後,首度推出新的飯店品牌。

1979年,洪騰勝與弟弟們合資,在台北南京東路開設兄弟大飯店(右棟)。
1979年,洪騰勝與弟弟們合資,在台北南京東路開設兄弟大飯店(右棟)。

包括兄弟旗下關係企業朝桂台菜、素食港點養心茶樓,及兄弟大飯店蝶花西餐廳和日本料理,都將直營進駐龍潭。「名人堂光有球場有點不夠,我讓飯店、餐廳在旁邊,還會有蚵仔煎、黑白切等11攤小吃,二者可以相輔相成。」

職棒之父 愛棒球成痴

今年81歲的洪騰勝是台灣職棒之父。1979年,不曾跨足飯店服務業的他在台北開設兄弟大飯店,5年後,他以兄弟飯店為名,成立業餘乙組成棒隊,並在報紙上刊登廣告,喊出「3年建球場、5年組職棒」。

愛球成痴的洪騰勝創業後成立騰勝貿易棒球隊,之後又以飯店為名籌組業餘成棒隊。(洪騰勝提供)
愛球成痴的洪騰勝創業後成立騰勝貿易棒球隊,之後又以飯店為名籌組業餘成棒隊。(洪騰勝提供)

為籌組球隊,洪騰勝寫信給全台百大企業主,又鎖定幾家重點企業親自簡報,最終說服統一、三商和味全點頭加入,中華職棒順利在1990年開打。

「我做職棒自己賠了3,000萬元,飯店又幫我賠了三千多萬元,總共賠了六千多萬元。」洪騰勝說:「30年前,你知道這在新北市中和可以買多少房子嗎?誰要賠傻錢啊?很多人說我傻,我是傻,那真是傻。」

愛球成痴的洪騰勝,一提起棒球,聲若洪鐘、口沫橫飛,小小的眼睛閃著光芒。他人生第一次接觸棒球是國小時期,「以前沒有手套、沒有球棒,就拿一顆球和弟弟們在那邊丟來丟去。」

台南市出生的洪騰勝,父親原在玉井一帶賣虱目魚,因戰時情勢動盪,輾轉到一家機械廠做維修縫紉機的工人。「那時候我差不多7、8歲,阮爸就想,既然要替人家修理縫紉機,不如自己開工廠,也因為這樣,後來才跟日本專門做縫紉機的兄弟牌接上頭。」

用人不善 創業賠千萬

他是家中長子,父親對他特別嚴格,「台南一中我考二次都沒考上,只好繼續念私立學校,阮爸氣到從頭上打我一下,後來考上台大政治系,他很歡喜,還辦桌請客請了4桌。」但考量父親當時已是台灣進口兄弟牌工業用縫紉機最大代理商,為了家業,隔年他轉到商學系國貿組,1962年畢業後,在父親的資助下成立騰勝貿易公司,買賣兄弟牌打字機。

為了11月底開幕的名人堂花園大飯店,洪騰勝(右)近期緊鑼密鼓地與員工開會。
為了11月底開幕的名人堂花園大飯店,洪騰勝(右)近期緊鑼密鼓地與員工開會。

終於能當家作主,洪騰勝立刻在公司組成棒球隊,規定男性員工每週六都要打球。「跟我去打球不用請假,但不打球的,不能請假,要算上班。」身邊跟了十多個業務和維修人員,好不風光,但創業頭7年卻慘賠一千多萬元。

「用人用錯了,做生意會失敗,請朋友來當經理更難用。」洪騰勝不願細數員工的罪狀,只感慨地說:「你看一個人的臉,你怎麼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乾脆自己一個人做。」

不清楚哪些人曾欺騙他,他便將員工全部辭退,只找了一個剛畢業的學生負責接電話。「只賣打字機不可能賺錢,阮爸當時在做縫紉機,我就把台灣製的工業用縫紉機馬達、專用桌椅出口到美國、英國、香港。出口1個貨櫃賺5%,我用7年時間,把前面賠的通通賺回來,還多賺了三千多萬元。」

6年前,兄弟大飯店推出關係企業養心茶樓,主打素食港式飲茶。
6年前,兄弟大飯店推出關係企業養心茶樓,主打素食港式飲茶。

覺察商機 跨足飯店業

但1972年,父親意外中風,2年後洪騰勝決定放下工作,帶父母環遊世界、享受人生。「他中風後手腳還很靈活,我帶他們從香港出發到泰國、馬來西亞、澳洲,再到紐西蘭、夏威夷、美國跟歐洲、中東和日本,環遊世界88天。」

環遊世界期間,洪騰勝察覺觀光商機,適逢70年代政府獎勵民間興建觀光飯店,提出5年免繳營業稅及銀行10年期優惠貸款,他決定跨足飯店業。1979年,洪騰勝以父親積蓄加上兄弟出資和貸款,募集1億5,000萬元在台北南京東路開設兄弟大飯店。

彼時,台北市尚未出現如福華、君悅等大型觀光飯店,「我爸是個很節省的人,如果不是因為中風不管事,他一定覺得開飯店是很危險的投資,但對我來說,開飯店等於不動產投資,經營不好還能賣掉,土地跟房子都會增值。」

洪騰勝(右2)不愛拍照,他在飯店內巡視,一見到鏡頭便匆匆閃避。
洪騰勝(右2)不愛拍照,他在飯店內巡視,一見到鏡頭便匆匆閃避。

此外,洪騰勝觀察,餐飲是提升飯店獲利的根源。「古早開飯店重心是客房生意,把餐廳部門外包,但我這間飯店從一開始,就把重心放在餐廳。因為住房是固定的,一天只能賺一次,但開餐廳,來吃飯的人多,一天不只賺三餐。」

不過,洪騰勝的創新想法,在當時有些標新立異,他到觀光局申請開業還被官員潑冷水,「先生,你沒開過飯店,你懂怎麼做嗎?」市場上更有人放風聲唱衰,「我飯店快開幕的時候,一個同行告誡他的員工千萬不要去兄弟工作,因為兄弟的老闆沒開過飯店,大概半年就會關了。」

洪騰勝的脾氣硬,別人看不起、他越想拚。「那88天我住過多少飯店啊?我聽了只是笑笑,就隨他去講,結果第一年我們每一家餐廳都獲利,二樓的廣東菜餐廳領了13.5個月的年終,比double還要多。」

兄弟大飯店一樓的蝶花西餐廳,未來將進駐桃園名人堂花園大飯店。
兄弟大飯店一樓的蝶花西餐廳,未來將進駐桃園名人堂花園大飯店。

1位在飯店服務超過30年的資深員工回憶,雖然洪騰勝現在年紀大了,加上每天須輪流和騰勝貿易、朝桂餐廳等公司員工開會,較少到廚房去,但他幾乎天天都在飯店吃飯。「他不一定在哪間吃,算是突襲式的。吃到好的,會立刻找廚師來發獎金,但遇到狀況不對的,廚師也會被他叫去罵。」

主打餐廳 多角化經營

兄弟以餐廳奠定江湖地位,同行紛紛仿效,時至今日,飯店雖然老了,但每到用餐時間,各家餐廳仍是人潮滿滿,去年創下8億元營收。掌握餐廳獲利型態,1997年洪騰勝又在台北開了主打台菜與港式飲茶的朝桂餐廳,由三子洪勇偉出任總經理,是台北著名的婚宴會館;6年前則推出販售素食港式飲茶的養心茶樓;飯店一樓也成立麵包部與飯糰部,多角化賺過路財。

朝桂餐廳總經理洪勇偉(左)是洪騰勝三子,將在名人堂打造大型婚宴廣場。
朝桂餐廳總經理洪勇偉(左)是洪騰勝三子,將在名人堂打造大型婚宴廣場。

「海鮮、台菜的主客群是有消費力的長輩,但我們有台菜又有港式飲茶,飲茶普遍不會太貴,讓年輕人願意走進來。」洪勇偉說,朝桂進駐名人堂花園大飯店後,除餐廳直營,看準桃園鄰近台北、新竹的地理位置,也將打造一處挑高10米的婚宴廣場。

八十多歲了,洪騰勝每天仍忙得不可開交,他說自己籌設名人堂的想法,始於2014年,那是兄弟象宣布轉賣球隊的後一年。作為中華職棒的創始球隊,兄弟象在完成隊史二度三連霸後,因多名教練和球員涉賭放水,留下「黑象事件」的難堪紀錄,最終黯然退場。

註:2013年兄弟轉賣球隊、退出職棒
註:2013年兄弟轉賣球隊、退出職棒

堅持所愛 傻人有傻福

為何被棒球傷了心還要推廣名人堂?「這是二回事。」他說:「世間欸代誌,阮攏不知道會走到哪去,是要左轉還是右轉?還是會摔倒,攏嘸人知曉。我做職棒的頭2年,所有人罵我、媒體修理我、全家人也罵我,說我在做夢、在做不可能的事情,但我愛棒球不只是愛而已,要想想棒球能對社會帶來多少貢獻。」

洪騰勝(圖)擔任中華職棒首任祕書長時,總喜歡在觀眾席看球。(兄弟大飯店提供)
洪騰勝(圖)擔任中華職棒首任祕書長時,總喜歡在觀眾席看球。(兄弟大飯店提供)

說起名人堂,洪騰勝彷彿重燃當時奔走全台、籌組球隊時的熱情。「我已經寫信給水手隊的老闆了,希望開幕那天能邀他和鈴木一朗到台灣來看看。」董事長親自出馬寫信?洪騰勝點點頭,「現在我還在等他的回信。」

回到球賽現場,頂著高溫,擔任投手的洪騰勝,不時朝著隊友高喊助陣,看著巨大的一分差距,他像個小男孩,失落地搓著手說:「哎呀,我看今天可能會輸。」

說著說著他想起一段往事,中華職棒成立後,洪騰勝是首任聯盟祕書長,「可我待不住貴賓室,喜歡走入人群、坐在下面觀眾區聽觀眾的聲音。有一次我在台中看比賽,一個爸爸問他正在吃便當的孩子說,球賽好不好看啊?小孩說好看,爸爸又說,那你要好好讀冊,下次比賽我再帶你來看。」

「當時我坐在他們後面,我感覺很好,辛苦值得了。你看,棒球多麼好。」一字一句,洪騰勝仍記得清清楚楚,「很多人說我傻,但沒關係,你沒聽說傻人有傻福嗎?至少我到這個年紀還能投9局。我,投9局欸,這就值得了。」

採訪當天,洪騰勝(右)帶我們到龍潭打球,他是這場比賽的先發投手。
採訪當天,洪騰勝(右)帶我們到龍潭打球,他是這場比賽的先發投手。
後記:贏球就是爽

洪騰勝原本的守備位置是游擊,後來他改練投手,幾乎場場完投9局,最近一場比賽還完封對手,賞出9顆鴨蛋,以81歲的高齡來說,是體力的極致考驗。「他們(對手)一直說我一定有吃藥,要帶我去驗尿。」

這天,兄弟大飯店和對手打成和局。洪騰勝笑說:「我跟對手賭,輸球了,我要賠他們100張飯店餐券;贏了,我請我的隊友吃飯、慶功。」怎麼輸球、贏球都花錢啊?「就是爽嘛,贏球就是爽。」

更新時間|2019.09.05 09:4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