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失根的浮萍,陳煥傑連在學校也得不到溫暖。「國中導師愛幫全班算命,算到我時,他只說一句『以後就是勞工界的朋友』,全班哄堂大笑。」種種冷嘲熱諷與生活挫折,讓他意識到只能靠自己。

拉不下臉回育幼院求援,只好到日本料理店打工,無暇顧及學業,高二便輟學,當時父親剛出獄,會跟兒子伸手要錢。陳煥傑說:「我也沒太多錢,每次就給他1、2千元吃飯,但看他很快就亂花掉會心痛。」

陳煥傑為脫貧埋下創業夢,自嘲書念得少,只能選擇投入餐飲業。

無經驗的菜鳥,在廚房洗了4個月的碗,趁機偷學。「學徒進廚房第一關是要幫忙煮員工餐,很多人都想閃避這苦差事,畢竟會占用休息時間,但我還蠻喜歡的,至少這一塊我可以完全掌控,不用照著師傅或店裡的SOP去做。」陳煥傑的用心被主廚看見,不吝傳授廚藝,也給他更多表現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