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9.01.13 22:58

【戒毒者故事三】他曾是大毒蟲 29年來成功幫6千人戒毒

文|李振豪    攝影|林俊耀    影音|吳偉韶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劉民和表示,戒毒者需要信心,讓他們能持續擁有盼望,而他宣教唯一的工具,就是自己的戒毒故事。
劉民和表示,戒毒者需要信心,讓他們能持續擁有盼望,而他宣教唯一的工具,就是自己的戒毒故事。

詹秀娟則是在39歲那年,剛從一年半的牢獄生活離開,她自覺什麼癮都沒了,出獄後卻只是看見路人在抽菸,就忍不住去要了一根。她嚇到了,不是才信誓旦旦絕不再犯,怎麼連菸都抗拒不了?於是經大姊介紹進了晨曦會,「我姊姊說女兒都這麼大了,如果妳再吸毒去關,她會怎麼看妳?我真的會怕。」

留下來,就開始了漫長的日子。整整18個月,沒有報紙,沒有電視,更不用說使用手機,徹底和外界斷聯,其程度為不知韓國瑜是誰。灰暗長廊,二側都是宿舍,整理得乾淨整齊,書架上的書都聖靈充滿,把每個閱讀者都感化成同一個模樣,看到鏡頭還會面露害羞表情。

據劉民和的說法,29年來,晨曦會大概幫助過6千人,但這裡頭,到底有多少成功者?劉民和的回答很驚人,「最少20%。」我質疑他這根本很少吧!他說已經很多了,向我解釋,身體的癮好戒,但心癮難戒。意志不夠堅強的人,很容易又回頭。

晨曦會永和辦公室主任李志偉也這麼說。晨曦會的戒毒史,幾乎等同毒品史,從早期的海洛英和安非他命,到後來的大麻,和不斷演化的、被美化為「派對藥物」的複合式毒品,如「咖啡包」。他說:「後期的毒品幾乎沒什麼戒斷症了,最多就是流鼻水,容易疲累。」

屏東戒毒村設有職訓中心,讓學員自製肉鬆和香腸,熟悉職場倫理,以便畢業後和社會銜接。
屏東戒毒村設有職訓中心,讓學員自製肉鬆和香腸,熟悉職場倫理,以便畢業後和社會銜接。

那為什麼還是這麼難戒?所謂的心癮,到底是什麼?他說:「就是這樣才難戒,因為不用也不會怎樣嘛。大腦很難忘記那種感覺,吸過毒,對一般的刺激就免疫了,high不起來了。你想high,只能用毒。」

也難怪每次請他們回憶吸毒時的感覺,我都很緊張。李志偉也是在晨曦會戒毒成功者,現在成為同工,以過來人經驗保護著同伴。他後來得知我們在戒毒村約訪戒毒者,有點不開心,說還在戒毒的人怎麼可以接受採訪?怎麼可以露臉?出發之前,他也曾耳提面命:「不准帶菸,不准自行和戒毒者接觸。你們就是去看看環境就好。」

他有點正經地問我受訪的人是誰?我說是18個月期滿後,又繼續在辦公室實習了一年半的黃宜宏,「他都可以用自己的帳號寫電子信、寄照片給我了。」李志偉才說:「如果是他,那應該沒問題。」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新時間|2019.01.11 08:5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