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到晨曦會戒毒的人都必須先在如禁閉室的新人房待上7天,由學長陪伴,先度過生理上的戒斷期,再進入長達1年半的心癮戒除階段。
每個到晨曦會戒毒的人都必須先在如禁閉室的新人房待上7天,由學長陪伴,先度過生理上的戒斷期,再進入長達1年半的心癮戒除階段。
人物
2019.01.13 22:58

【戒毒者故事四】花18月「隔離」重獲新生 她再婚女兒當伴娘

文|李振豪    攝影|林俊耀    影音|吳偉韶

還好劉民和沒死掉。18個月戒除毒癮後,也沒離開,從同仁、輔導員一路服事、進修、讀神學,待了整整7年,最後被派到台灣傳道,把「福音戒毒」移植過來,1993年在苗栗成立第一個戒毒村,如今在台東、台南、高雄和屏東都有據點,11歲到80歲他都幫過,也有專收容毒癮愛滋感染者的愛輔村。

而且費用分文不收,成功多少不計,是不是基督徒也無妨,一來再來的都有。只是「最少2成」的成功率,真的太低了!我以此質疑黃宜宏:「就算待滿18個月,真的不再回頭的人,其實也不多,聽了不害怕嗎?」他很堅定地說:「不害怕啊,因為真的出去,能再回來的都好。有些人出去就死掉了。看到這些我更害怕啊,哇靠!連命都丟了。」

但反覆出去再回來,還是很無奈吧?劉民和聽了只是說:「無奈也要做啊。這種吸毒的是絕望的,我們要用上帝永不止息的愛來愛他。我也是有上帝的愛啊。」

於是,晨曦會一路進化,現在已有戒毒村,有為培養同工而設的門徒訓練中心,有如同宿舍的中途之家給戒毒成功者租賃,除了幫忙介紹工作,也有婚姻輔導,「一直讓他的人生能夠有一個盼望。」劉民和說。

詹秀娟目前擔任報名戒毒者的面試工作,她的觀察是,來報名的人多半十多歲就開始吸毒,但決心戒除都是30幾歲的事。為什麼?「因為走投無路了。被家人斷絕關係,或者借不到錢了。」毒品的演化,更讓首次碰毒者的年紀逐漸下降,因為連「工具」都不用了,「一顆藥丸配水就吞了。」複雜的化學成分,讓現在的戒毒者更常併發憂鬱症。也更容易在戒除後,又忍不住回頭。

 

可怕心態 自認無癮

我問詹秀娟,除了18個月的「隔離」,真的沒有其他SOP了?她說,其實唯一重要的,是要有全新的交友圈。18個月,就是讓你把過去的朋友,一次性完成斷捨離,「只要一通電話聯絡上,朋友慫恿,瞬間就又吃下去了。戒毒的人能有的最可怕心態,就是『我已經沒問題了啦。』」

詹秀娟(左)於去年9月結婚,曾經因吸毒而忽視的女兒詹淑維(右),還當她的伴娘。(詹秀娟提供)
詹秀娟(左)於去年9月結婚,曾經因吸毒而忽視的女兒詹淑維(右),還當她的伴娘。(詹秀娟提供)

在戒毒村,點名簿上的姓名下方總有2個日期,真正的生日,和入村的日子,好像來到這裡,就有了新生的機會。但詹秀娟在離村後,仍在職場遭遇各種打擊。她說:「大家都很體諒我。但我知道我什麼都不會,我找不到自己的價值。」最後才選擇進修,進入晨曦會服務。

對戒毒者來說,成功的關鍵始終在決心,知道那個真正不堪失去的東西是什麼。像黃宜宏就說:「看到父母親,就不忍心再這樣走下去,因為他們很辛苦。」去年9月,詹秀娟和在訓練中心認識的男友結婚,女兒詹淑維還當她的伴娘。有天,女兒傳訊息給她,問她在幹嘛,她說:「在上班啊。」女兒有感而發回訊:「我好高興,現在要找妳隨時都能找到,知道妳在哪裡,知道妳在幹嘛。」

離開前,我們看見2個人走進來,怯生生問路模樣。詹秀娟送我們出門時,我好奇問:「那2個人,不會就是要來報名的吧?妳是不是要去面試了?」詹秀娟說:「對,媽媽帶小孩。」不說完全看不出來,只有詹秀娟辨識出來,走回辦公室,也許又要重新再說一遍自己的故事。

往下繼續閱讀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