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9.01.13 22:58

【戒毒者故事番外篇】一顆藥帶你上天堂,然後是地獄

文|李振豪    攝影|林俊耀    影音|吳偉韶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林韋劭現在正就讀晨曦會的門徒訓練中心,畢業後,應該也會直接進入晨曦會工作。
林韋劭現在正就讀晨曦會的門徒訓練中心,畢業後,應該也會直接進入晨曦會工作。

關於吸毒年紀下降,以及通常10年後才想戒毒,老家在屏東、現年28歲的林韋劭可以說是全部符合了。他這樣說的時候,我腦中彷彿出現一張表單,連打了兩個勾勾。

他還清楚記得第一次吸毒時的場景。學校運動會,一群朋友相約到頂樓偷抽菸,一上樓就看見了「在外面」認識的學長,已經在吸毒。總是這樣的:「看朋友用我就用。第一次用是K他命。」對年輕的人來說,義氣永遠大過意義,即使這個義氣的下場是「吸完頭暈暈的,還吐了」,也無所謂,不會怕,「看別人吸了很開心的樣子,就還是繼續用。

那年他13歲,就讀國中一年級。訪談過程中,我們笑著討論所謂的「世代差距」,我說之前訪的人不是海洛英就是安非他命,只有你沒用過,都是K他命和搖頭丸,還有咖啡包。「派對毒品我都有使用。」他說。

這也是我第一次從受訪者口中聽到「派對毒品」4個字,好像把「用毒」美化為「用藥」不夠,還要再加上「派對」兩字,讓毒品成為樂園的發動電力,吃下去,重拍節奏更響亮,舞步更輕盈,七彩燈無限折射,一顆藥帶你上天堂。他說,未滿18歲,只能去下午場的舞廳,從屏東搭車去高雄跳舞,我好像也能理解,下午跳舞真的很解嗨吧?

林韋劭年輕時都混廟會,第二次進晨曦會時卻受洗了。採訪時我們總很怕聽見受訪者用一句「感謝神」解釋了一切,幸虧他補充了一句說:「因為自己太不可靠了。」
林韋劭年輕時都混廟會,第二次進晨曦會時卻受洗了。採訪時我們總很怕聽見受訪者用一句「感謝神」解釋了一切,幸虧他補充了一句說:「因為自己太不可靠了。」

但high完了,然後呢?然後就是地獄。國二,他就自覺有了依賴感。但他坦言,這類藥物沒有什麼戒斷症狀,就是不用時心情很低落,讓我把腦中表單上「憂鬱症」的那一欄也勾起來。沒被抓過嗎?「被抓過4次。但K他命是三級毒品,抓到只要上6個小時的毒品防治課程、繳2萬元罰金。」總之都是小事。

他甚至只有繳過1次罰款,另外3次都是家人解決。是長子,有一個小9歲的妹妹。家境不好,他說爸媽常為了經濟問題吵架,氣氛很差,讓他國中畢業後就更少待在家裡,「在外頭混,四處借錢,或者耍人騙錢…」這些聽起來也都是會變成表單上一個勾勾的事。

直到最好的朋友去了晨曦會,又回來,直接到他家中勸他報名。但他聽了只覺得好笑,「不過是K他命,要戒在家裡戒就好了,報什麼名啦!」但在門外的母親聽到,加入勸說大軍,他抱著應付的心情,終於妥協。

但第一次面試,他就放了大家鴿子,第二次才赴約。報名成功後,他排隊排了4個月才收到入村通知,家住屏東,卻送到基隆的戒毒村去。「4個月,所以你說要戒在家就可以戒了,這4個月就能戒啦?」有戒嗎?當然沒有。他說:「沒有停過。」我再打一個勾。

在戒毒村的日子,他只覺得無聊,不斷說服自己在家戒就好了,在這多無趣,9個月就「抓到機會」,藉口要回家照顧即將開刀的媽媽,跑了。媽媽怕他搭車會搭到人不見,還特地寄一支手機北上讓他帶著,正好讓他聯絡舊朋友。比詹秀娟出獄第一天就抽菸更嚴重,「我出來的第一天就喝酒抽菸吃檳榔。本來當天要跟媽媽吃晚餐,也沒去。」

5個月後,再度吸毒。「朋友打電話叫我去陪他唱歌,我一看他們在吸毒,本來想走了,但朋友叫我陪他……」打勾打勾再打勾,林韋劭真是最典型的吸毒者,直到最後一刻也沒有變。

那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勾勾——第一次戒毒,他說是被迫,第二次才有點自願。一日,母親又來到他的房間勸說,他看到母親的臉變得很憔悴(有些事,會不會一直都存在,只是要等到長大才看得見?),對他說:「你想戒嗎?不想戒就放棄你了,大家各過各的。」聽了這話,他對自己說:「為什麼我會把自己的人生過成這樣?」那時父親的小腦萎縮症也發作了。等不及了,他再度報名,這次不用排隊了,不到一個禮拜就進村。

待滿18個月,期滿後再待半年取得報考門徒訓練中心的資格,考上,就讀,在門訓中心接受我們採訪。我問他,為什麼心態轉變這麼大,得出的結論是:「因為我不相信自己了,自己非常的不可靠啊。」過度自信總是戒毒者失敗最大的原因,相信可以靠自己戒掉,相信那些是藥不是毒,相信,相信自己「回得去的。」

因為不相信自己,所以獲得了好運,又是一個重要的勾勾。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新時間|2019.01.11 08:5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