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是致人於死地的東西,在台灣創立晨曦會的劉民和這樣說。15歲就開始吸毒的他,現在幫許多年紀輕輕就開始吸毒的人戒毒。29年來,晨曦會大約幫助了6千人。

但成功率,卻僅有2成左右。他說:「身體的癮好戒,心癮難戒。」所謂的心癮,到底是什麼?用毒的人,最初都有忘卻現實之恐怖和虛無的目的,如黃宜宏在學校被霸凌,詹秀娟尋求生活的新鮮感,直到毒成為唯一的恐怖和虛無。

只是,在戒毒成功後,人生真的就一帆風順了嗎?

什麼是毒?在台灣創立「晨曦會」、協助人戒除毒癮的牧師劉民和,應該算很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

尤其他自己也曾是一名用毒者。像他女兒劉景虹說的,「他骨子裡就是一個流氓。」在香港出生,劉民和13歲就混幫派,15歲吸毒,即使父母發現後馬上把他送到台灣念書,也照吸不誤,紅中白板混米酒,吸到神智低迷、摔到眼角和下巴裂開。母親從香港託人送來醫藥費,結果他再度拿去買毒。

劉民和曾吸毒十多年,在香港戒毒成功後,被差派到台灣宣教,同時創辦晨曦會協助毒癮者戒毒。
劉民和曾吸毒十多年,在香港戒毒成功後,被差派到台灣宣教,同時創辦晨曦會協助毒癮者戒毒。

回香港後,他變本加厲,甚至開始販毒,因地盤之爭結仇,一日被拖到山上打斷5根肋骨、一隻手,被用碎玻璃割腳,嚴刑拷打一整晚。當下的想法是?「求死。今晚就殺了我,不要折磨我。」沒有想到家人嗎?他說:「沒什麼好想的。家人有什麼好想的?我早就死了嘛,在外面。」

所以關於什麼是毒?他的回答是:「到最後致人於死地的東西,就叫做毒。」

劉民和(右)高中在台灣就讀,仍可以找到毒品吸食,他說:「週末就到西門町混幫派。」(劉民和提供)
劉民和(右)高中在台灣就讀,仍可以找到毒品吸食,他說:「週末就到西門町混幫派。」(劉民和提供)

 

毒癮發作肉身撞鐵

這件事可從戒毒者須先待滿7天的新人房佐證。我們來到位於屏東的戒毒村採訪,第一站就來到這。以鐵門、鐵窗禁錮,派一名資深學長看守,吃喝拉撒都在這,形同坐牢。工作人員叫我看黑色鐵窗欄,才發現被撞彎了。「毒癮發作是很可怕的,我們也有人撞壞廁所的鐵窗,爬出去。」

毒品讓人願意拿肉身撞鐵,如同著魔,疼痛像不存在的事。比方說目前27歲的黃宜宏就說:「吸K他命會(讓人)進入另外一個世界,一些幻想的事會跑出來。搖頭丸是high,讓你跳舞都不會累,反正就是讓你很開心、很愉悅就對了。」

黃宜宏15歲就開始吸毒。談起吸毒史,一開始無非好奇,或者同儕壓力,「不吸好像不上道」。那年,因為父親做生意失敗,全家從雲林搬到台北,他在學校被欺負,心裡想著報復,就加入幫派,一心做流氓,從摻了K他命的香菸開始吸,不過2、3個月,就發現不吸不行了。

黃宜宏在戒毒村寢室裡。戒毒村每間寢室可住2至3人,為了使戒毒者保持平靜,寢室內沒有任何可接收外界訊息的設備。
黃宜宏在戒毒村寢室裡。戒毒村每間寢室可住2至3人,為了使戒毒者保持平靜,寢室內沒有任何可接收外界訊息的設備。

為了賺錢買毒,他可以「當乖寶寶去受洗,就有錢拿」,也可以做詐騙生意,帶酒店小姐騙男人的錢,用藥也從K他命「進階」到安非他命,吸了可以3天不睡,「等於3天都在賺錢吔。」但停藥後,就連睡10天。荒唐的日子沒有因為當兵而終止,在金門服役,一樣找得到毒品。退伍後回頭做詐騙,結果被抓,判刑10個月,2個月就被爸媽保釋出來。他的形容是:不痛不癢。

 

幼女玩耍學母打針

又比方說今年45歲的詹秀娟。吸毒10多年,講起年輕時的荒誕事,她的口吻總是很平淡:「我從十幾歲開始抽菸,吸毒大概18歲。先安非他命,然後海洛英。」21歲,她第一次因毒入獄,前後關了4次還5次,都不記得。26歲那年,她發現自己懷孕,還來不及把孩子拿掉,又被關進監獄,申請就醫做人工流產,文件下來肚子已經大了。她和男友分手,自己把孩子生下來,丟給家人帶。

談到女兒,她的語氣才開始不平靜。她曾在女兒面前施打毒品,打完了把針筒給女兒當玩具。有一天,女兒拿線綁住在客廳睡覺的詹秀娟大姊手臂,再拿原子筆作勢要打針,以為是遊戲。大姊發現了,「就把我叫出去,她說妳看妳女兒,妳看她在幹嘛!」

往下繼續閱讀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