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正義

  1. article hero image
    時事、生活

    藍委籲立院設人權委員會 林靜儀轟:羞辱台灣轉型正義

    人權公約實行監督聯盟於數名朝野立委日前共同舉行「立法院設立人權委員會,邁向人權新境界」聯合記者會,呼籲立院設立人權委員會,國民黨、民進黨、時代力量、民眾黨都有立委與會,而台灣基進黨立委陳柏惟當場向國民黨立委李貴敏嗆聲「中國國民黨不該參加這個委員會」而後直接走人。前民進黨立委林靜儀則在臉書砲轟國民黨,參加立法院人權委員會記者會對台灣轉型正義根本是羞辱。

  2. article hero image
    時事、生活

    蔣公銅像被關籠內惹議 彰化萬來國小急撤攀藤架

    近年來政府推動轉型正義,要求全國校園去權威化,處置蔣介石銅像。彰化縣北斗鎮萬來國小內的蔣公銅像,卻被用不鏽鋼籠子罩起來,引發民眾討論。對此,校方解釋因銅像是由民間人士捐贈,在不拆除又得符合轉型正義的考量下,才決定以裝置藝術「柔化」威權塑像,不料還未完工就引來爭議,會先將其恢復原貌。

  3. article hero image
    時事、生活

    【軍冤平反漫長路1】為弟冤死奔走41年預排 促轉會出手要國防部重新調查

    一起軍冤案,折磨了家人41年!四處陳情未果的軍冤案家屬張泰祺,日前向促轉會與監察院陳情,讓兩個單位分別在5月12日、6月22日發文給國防部,要求重啟調查,也要國防部正面給個交代,讓張泰祺十分感謝。

  4. article hero image
    時事、生活

    【軍冤平反漫長路2】戒嚴時期軍冤案 監察院要國防部回答5個問題

    台灣1987年正式解嚴,在那個長達近40年的戒嚴時期,許多事實都沒有辦法得知真相,近年來,在促轉會的成立下陸續解密,並且還原了許多隱藏的事實,其中有著四種死因的張泰昌靶場槍擊命案,就是轉型正義中所努力的一個案件。

  5.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一鏡到底】玫瑰與巨石 楊翠

    白色恐怖時期,台灣文學作家楊逵因600字「和平宣言」被關綠島12年。出獄後在台中大肚山上墾荒種花,短篇小說〈壓不扁的玫瑰〉被收入國中課本教材,象徵弱勢者的抵抗精神。作為楊逵的孫女,楊翠成長於政治受害者的家族,歷經童年的孤獨、阿公過世的自責,楊逵的名字像一座巨石,她活在光環與暗影之中,彷彿被壓著的玫瑰。人生突然來到綻放的一刻,她透視自己,理解家族的傷痛,終於孕育出懂得政治受害者的溫柔。今年6月,她正式成為「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主任委員,要試圖推開,那沉重、傷痛的威權巨石。

  6.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玫瑰與巨石1】擔任促轉會主委 她陪政治受害者家屬一起撿骨

    白色恐怖時期,台灣文學作家楊逵因600字「和平宣言」被關綠島12年。出獄後在台中大肚山上墾荒種花,短篇小說〈壓不扁的玫瑰〉被收入國中課本教材,象徵弱勢者的抵抗精神。作為楊逵的孫女,楊翠成長於政治受害者的家族,歷經童年的孤獨、阿公過世的自責,楊逵的名字像一座巨石,她活在光環與暗影之中,彷彿被壓著的玫瑰。人生突然來到綻放的一刻,她透視自己,理解家族的傷痛,終於孕育出懂得政治受害者的溫柔。今年6月,她正式成為「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主任委員,要試圖推開,那沉重、傷痛的威權巨石。

  7.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玫瑰與巨石2】她的溫柔傾聽 讓政治受害者與家屬們講到哭

    採訪過程中,楊翠用語謹慎克制,時常話題一轉用學術語言講起論述。她以4個詞:「清理、重建、清創、療癒」來描述如何進行轉型正義。她說,坦然面對過去,台灣才能成為真正民主的國家。「過往受害者與家屬總被要求原諒與放下,但是對國家暴力寬厚,對被害者與家屬苛求,這不是真正的溫柔,真正的溫柔是願意打開雙手,願意去感受疼痛,願意去聆聽故事。」

  8.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玫瑰與巨石3】不想再跟阿公一起住 她自責自己害死了阿公

    對政治初次思考,是1979年美麗島事件,她高三,發覺報上的名字都是常來拜訪的人。「陳菊、呂秀蓮我都記憶深刻,陳菊聲音很大,每次來就大喊:『楊貴仙(楊逵本名楊貴,熟人稱為楊貴仙),我陳菊,我來了。』呂秀蓮那時正在做新女性主義,這對當年的我很新鮮。」可是這些人都被抓了,少女害怕。「我跟阿公說,你要注意,可能接下來就是你了,電話簿要處理一下,阿公講:『嘸啥好驚啦,我這麼老了,被抓也關不了幾年。』我當時就覺得這個人腦袋有點…這麼危險,你怎麼這樣反應?」

  9.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玫瑰與巨石4】年輕時想當電影明星 因為責任感成為歷史學者

    她說年輕時的自己是這樣的:「傷春悲秋,想要談戀愛,想要找白馬王子,讀瓊瑤小說痛哭流涕,想留長長的頭髮,偶像是胡茵夢、林青霞,我甚至想當明星,曾經寄照片給電影公司。」她笑起來,說人生的轉變,是楊逵過世對她打擊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