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進耀

  1.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時代現場】同婚週年 「第二條關係」之後,仍待追尋的幸福微光?

    2020是台灣立法保障同性婚姻一周年,在進步光環下,卻仍有很多同志結不了婚。阻礙他們的包括來不及跟上的行政配套、鄰里間的氣氛、保守的宗教,以及愛滋防制條例對感染者不友善的規範。這部台灣自許「亞洲第一」的同婚專法,落實到社會情境,依舊回到家人接受與否、如何出櫃的老問題。這些都是「同婚周年慶」之外,真實的同志困境。

  2.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同婚後來怎麼了1】戳破亞洲第一虛名 同婚專法「第二條關係」≠婚姻

    一如預期,在國境封鎖的狀況下,華人第一、東亞最大同時也是今年「地表唯一」的台北同志大遊行今年人數略遜去年,但仍有13萬人參與。相比去年,「同婚元年」的同志大遊行,有高達20萬人參與。很多人認為,台灣同志運動高峰已過,再也見不到空前絕後的社群大凝聚。

  3.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同婚後來怎麼了2】通過同婚專法看似進步 同志最深層的恐懼依然沒變

    在經濟獨立這個變項之外,這個亞洲第一的法案,在台灣遇到的最大的障礙仍是一個老問題:出櫃。台中基地在這1年多來,接到不只一通來電詢問:「要怎樣結婚才能不讓家人知道?」

  4.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同婚後來怎麼了3】信仰危機! 同志教友曝平權風暴後教會現況

    在同婚立法過程中,一直處於風暴中心的基督教信仰社群,經歷這場信仰危機後,如何回應這個時代的需求?

  5.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同婚後來怎麼了4】同婚立法缺陷造成意外結果 不用待奉公婆她們好羨慕

    各種保守力量的反撲不僅只有教會。外有教會反撲和傳統家庭規範對個人的束縛,專法本身則常被批評不夠完善:「專法是一個政治妥協下的結果,充滿保守的精神,但你也不能因此一切劃下去,武斷地說這個法案是完全保守還是進步。」世新大學教授陳宜倩如此評論。陳思豪牧師及陳宜倩教授則都認為,公投期間的政黨動員、謠言傳佈也影響了人們對同婚的看法。

  6.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同婚後來怎麼了番外篇】3人行,行不行?

    多人關係在他們口中沒有太多活色聲香的荒淫感,反而像是稀鬆平常的一種人生選擇。王俊竹(化名)用很理性口吻提到單偶婚姻與多重伴侶的衝突,他用數學概念來解釋:「婚姻是一個集合,3人關係是一個集合,我們是剛好2個集合的交集。」

  7.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時代現場】從愛國到愛錢 威權時代黑道維穩紀實

    從清末的辛亥革命、二戰後的228事件、80年代的江南案,在不同時代的政治事件裡,都可看見幫派兄弟穿梭其中的黑影。在台灣,除了竹聯幫之外,本土角頭到底與政府維持怎樣的關係?在高雄秀場名人戴崇慶身上看到了這樣的軌跡。他不僅參與1960年代的香港情報工作,也在美麗島事件打擊黨外勢力。他和江南案的陳啟禮都拒收政府的酬勞,說一切行動都是為了愛國。 2000年之後,政治版圖改變,愛國的戴崇慶試著加入民進黨。當賭博、色情都網路化,連包工程門檻也變高了,兄弟愈來愈難混。竹聯大老張安樂說,政治立場不重要,愛國也不知愛哪個國了,還是眼前有錢、有利益最重要。

  8.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我是黑道情報員1】靠色情行業起家25歲開夜總會 他偷渡香港被吸收當情報員

    從清末的辛亥革命、二戰後的228事件、80年代的江南案,在不同時代的政治事件裡,都可看見幫派兄弟穿梭其中的黑影。在台灣,除了竹聯幫之外,本土角頭到底與政府維持怎樣的關係?在高雄秀場名人戴崇慶身上看到了這樣的軌跡。他不僅參與1960年代的香港情報工作,也在美麗島事件打擊黨外勢力。他和江南案的陳啟禮都拒收政府的酬勞,說一切行動都是為了愛國。2000年之後,政治版圖改變,愛國的戴崇慶試著加入民進黨。當賭博、色情都網路化,連包工程門檻也變高了,兄弟愈來愈難混。竹聯大老張安樂說,政治立場不重要,愛國也不知愛哪個國了,還是眼前有錢、有利益最重要。

  9.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我是黑道情報員2】他化身愛國僑胞仙人跳日商 「自由影人協會」竟是情報站

    1972年中日本宣布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斷交後,附帶在政治斷交背後的,是日本承諾原本從台灣進口的輕工業產品零件,轉向中國採購。這時,戴崇慶又接到新的任務,要在香港攔截參加廣州商會的日本商人,並在台灣國慶日組織百人工商訪問團訪台,以安定當時的社會民心。如何截這些日本商人?戴崇慶的手法也很具有黑幫色彩:先是利誘,利誘不成,再色誘仙人跳。這個「戴氏風格」一直到2000年,他也對當時的高雄市府機要人員行色誘仙人跳,引發糾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