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進耀

  1.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時代現場】從愛國到愛錢 威權時代黑道維穩紀實

    從清末的辛亥革命、二戰後的228事件、80年代的江南案,在不同時代的政治事件裡,都可看見幫派兄弟穿梭其中的黑影。在台灣,除了竹聯幫之外,本土角頭到底與政府維持怎樣的關係?在高雄秀場名人戴崇慶身上看到了這樣的軌跡。他不僅參與1960年代的香港情報工作,也在美麗島事件打擊黨外勢力。他和江南案的陳啟禮都拒收政府的酬勞,說一切行動都是為了愛國。 2000年之後,政治版圖改變,愛國的戴崇慶試著加入民進黨。當賭博、色情都網路化,連包工程門檻也變高了,兄弟愈來愈難混。竹聯大老張安樂說,政治立場不重要,愛國也不知愛哪個國了,還是眼前有錢、有利益最重要。

  2.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我是黑道情報員1】靠色情行業起家25歲開夜總會 他偷渡香港被吸收當情報員

    從清末的辛亥革命、二戰後的228事件、80年代的江南案,在不同時代的政治事件裡,都可看見幫派兄弟穿梭其中的黑影。在台灣,除了竹聯幫之外,本土角頭到底與政府維持怎樣的關係?在高雄秀場名人戴崇慶身上看到了這樣的軌跡。他不僅參與1960年代的香港情報工作,也在美麗島事件打擊黨外勢力。他和江南案的陳啟禮都拒收政府的酬勞,說一切行動都是為了愛國。2000年之後,政治版圖改變,愛國的戴崇慶試著加入民進黨。當賭博、色情都網路化,連包工程門檻也變高了,兄弟愈來愈難混。竹聯大老張安樂說,政治立場不重要,愛國也不知愛哪個國了,還是眼前有錢、有利益最重要。

  3.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我是黑道情報員2】他化身愛國僑胞仙人跳日商 「自由影人協會」竟是情報站

    1972年中日本宣布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斷交後,附帶在政治斷交背後的,是日本承諾原本從台灣進口的輕工業產品零件,轉向中國採購。這時,戴崇慶又接到新的任務,要在香港攔截參加廣州商會的日本商人,並在台灣國慶日組織百人工商訪問團訪台,以安定當時的社會民心。如何截這些日本商人?戴崇慶的手法也很具有黑幫色彩:先是利誘,利誘不成,再色誘仙人跳。這個「戴氏風格」一直到2000年,他也對當時的高雄市府機要人員行色誘仙人跳,引發糾紛。

  4.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我是黑道情報員3】帶兄弟鬧場美麗島抗爭 林宅血案戴崇慶也是嫌疑人

    戴崇慶1981年回到台灣,也回到昔日熟悉的八大行業,經營酒店和西餐廳,並結合當時流行的餐廳秀,日入斗金,黑白兩道通吃。同一時間,台灣的民主化運動風起雲湧。「黨外」力量循「議會」和「街頭」兩條路線衝擊、挑戰國民黨政權。面對挑戰,國民黨也以執政優勢動員各種社會力加以反制,戴崇慶就在這樣的情況下,藉著與警備總部等情治單位的配合,「參與」了許多歷史現場。他自稱,當時的許多反制舉動,都直接由警備總部時任南警部司令常持琇直接授意。常持琇正是當年鎮壓美麗島事件的指揮官。

  5.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我是黑道情報員4】藍綠當家都拉攏黑道 大哥:有錢就好不問政治立場

    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趙永茂將台灣黑道分為幾類:最早農業社會宗族倫理尚有約束力,一個村可能有一到二位角頭,是社會型;60年代開始,都市化加速,城市經濟發展,有錢的地方便開始有黑道,「兄弟」發展地上與地下的行業,像是賭博、妓院、毒品等,是經濟型黑道;80年代中後期開始,隨著政治開放,「兄弟」開始大量借由選舉洗白,介入政治,是政治型。

  6.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近看李登輝】我李登輝耶!

    5年前,李登輝談到生死問題,霸氣外顯:「我李登輝耶,如果那天來臨,我也不會哭。」他有強大的自我,卻活在一個需隱藏自己、出賣他人才能存活的險惡時代,於是他做了各種矛盾又務實的抉擇。他促成台灣的民主化,但也餵養地方派系;被視為台獨教父,卻一手建立兩岸互動模式;執行本土化路線,又尊崇蔣經國。他在90年代開創的政治格局影響至今,即便人生落幕,李登輝仍是個永遠無法被取代的名字。

  7.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時代現場】大麻的是是非非 既是魔物 也是神藥

    大麻,這個在《本草綱目》即有記載的植物,自1930年代起,就在美國的主導下,成為禁忌的毒品,當時美國人認為,吸食大麻會使人喪失心神而殺人。這個毒品卻在近5年間,從十惡不赦的毒品逐漸蛻變,甚至成為一些罕病患者家屬眼中的神藥。一些原本藥石罔治的病症,彷彿都在這昔日的魔物裡,看到了希望。毒品不必然十惡不赦,藥物也不只是藥物,所謂的「毒品」,更多是由社會脈絡來定義,這既是醫療和科學問題,同時也是國家治理的政治問題。我們企圖在「魔物」與「神藥」這2種極端形象裡,還原大麻做為「毒品」和「藥品」各自的樣貌,並進一步梳理爭議背後的各種思考衝突。

  8.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大麻是魔更是藥1】罕病小女孩一週痙攣3百次 用了大麻油只剩一次

    大麻,這個在《本草綱目》即有記載的植物,自1930年代起,就在美國的主導下,成為禁忌的毒品,當時美國人認為,吸食大麻會使人喪失心神而殺人。這個毒品卻在近5年間,從十惡不赦的毒品逐漸蛻變,甚至成為一些罕病患者家屬眼中的神藥。一些原本藥石罔治的病症,彷彿都在這昔日的魔物裡,看到了希望。毒品不必然十惡不赦,藥物也不只是藥物,所謂的「毒品」,更多是由社會脈絡來定義,這既是醫療和科學問題,同時也是國家治理的政治問題。我們企圖在「魔物」與「神藥」這2種極端形象裡,還原大麻做為「毒品」和「藥品」各自的樣貌,並進一步梳理爭議背後的各種思考衝突。

  9.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大麻是魔更是藥2】大麻從他開始被妖魔化 戒斷大麻比咖啡容易

    大麻是古老的作物,隨墨西哥移民進入美國。起初,大麻在美尚不是禁品,19世紀還一度被當成止孕吐劑,也用作治療精神疾病。1930年代開始管制大麻,並在1971年尼克森總統主導的毒品戰爭裡,將大麻列為一級毒品(與海洛因、古柯鹼同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