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懷民

  1. 娛樂

    【娛樂透視】高規格製作《台灣男子葉石濤》 藝術跨界轉譯文學經典

    近十餘年來,作家紀錄片在台灣逐漸受重視,不但拉高製作規格,超越傳統靜態資料、訪談記錄,進而以傳主和作品為本,開發多元表現形式,吸引觀眾。林靖傑監製、許卉林執導的《台灣男子葉石濤》,以影像描繪重量級作家葉石濤波折起伏的生命,並力邀舞蹈、劇場、動畫、落語等藝術家轉譯文學經典,展開生動的跨界對話。

  2. 娛樂

    21歲林懷民第一本小說獻給他 序文到今天看了都會發抖

    《台灣男子葉石濤》以台灣文學家葉石濤為傳主,導演許卉林表示,「因傳主已不在人世,所以有關文學創作或私領域資訊,要借重親友、文學界人士,提供想法與線索。」全片受訪者約30多位,有葉石濤的兒子葉松齡回憶父親日常樣貌;請舞蹈家林懷民談葉石濤對於他早年小說創作的提攜;並邀作家賴香吟、朱宥勳,從年輕世代觀點講述葉石濤作品的獨特。

  3. 美食旅遊

    【裴社長廚房手記161】崑曲與鮑魚糯米雞 從白先勇到蔣勳林懷民

    如果要把食物對應戲曲,那麼溫潤有味的糯米雞,對應的,一定不是鐵嗓拔尖的梆子,不是盪氣迴腸的京腔,而是崑曲,淺斟低唱的崑曲。

  4. 人物

    【一鏡到底】琵琶的旅行 王心心

    南管源自閩南,民間婚喪喜慶、廟宇佛誕皆有絲竹管弦相隨,泉州女兒王心心4歲學南管,「13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少女時代進福建藝術學校,被泉州市南音樂團網羅。25歲那年,因憧憬更大的舞台,她嫁與台灣漢唐樂府當家陳守俊,1992年她懷抱琵琶,泉州搭火車到廣州,出羅湖到香港,轉機到台灣,簡直昭君出塞了。2002年,拎兩卡皮箱出走漢唐樂府,離開父家、夫家,都是同一個理由:她想探索南管更大更多的可能性,皮箱裡有琵琶、洞簫,南管在哪裡,哪裡就是她的家。此番林懷民指導她唱《長恨歌》,要她「不要唱南管的南管」,無異把她丟出舒適圈,把她空投在離家很遠的地方,但兜了好大一圈,還是找到回家的路。

  5. 人物

    林懷民教王心心彈唱《長恨歌》,譬如張三丰傳張無忌太極劍,無招勝有招

    王心心這個週末將在衛武營彈唱《長恨歌》。這並非南管藝術家首度詮釋白居易作品,2006年,林懷民鼓勵她獨奏《琵琶行》:「一個人即是一個劇場,妳的每一次彈撥就是舞蹈,妳的眼神就是戲劇。」該演出奠定王心心聲名,此檔演出,一樣以「林懷民指導」為號召,但這一次面對大師加持,對她而言,卻是前所未有的挫敗──至少在雲門首演前夕,她是這樣跟我們說的:「唱南音(南管)每個字都有平仄,但林老師不要我那樣唱,他要我唱不是南管的南管,給的功課都是聽貝多芬,要去游泳,回家不准練習,一但回家做功課,隔天都會被他發現。」

  6. 時事

    紐時:台灣疫情重創文化圈 藝術家嘆「所有努力都白費了」

    疫情升溫導致百業蕭條,《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近日報導,台灣過去一年防疫有成,儼然成為表演藝術家的避難所(sanctuary),是表演者的天堂,包括大提琴家馬友友都到台灣開獨奏會,吸引逾4千人到場。然而最近本土疫情爆發,導致國內文化生活停滯,表演藝術中心、音樂廳、博物館等被迫關閉。台灣國內和海外表演者被夾在中間,努力應對大量演出被取消和收入銳減的窘境。

  7. 人物

    【再見中華商場2】我的少女時代 新新唱片王小姐

    「學生都知道,週一到週五聽陶曉清的《中廣熱門音樂》,週六下課就去新新唱片找店員王小姐,長得漂亮,又懂音樂……跟她混熟,她就會拿出那本《Billboard》雜誌,上面有最新的西洋流行歌、專輯封面、流行服飾⋯…。」真言社創辦人、台灣流行音樂推手倪重華說。

  8. 人物

    【一鏡到底】男孩與機器人 黃翊

    編舞家黃翊因和他自己編寫程式的工業機器人「庫卡」共舞而成名。舞台上,機器手臂似真人,伸展肢體、搖擺身軀,拾起手電筒就有了眼睛,能掃視尋找,炯炯目光如有神。林懷民稱黃翊「可怕的孩子」,也因庫卡,他長成了獨當一面的大人。機器人是夥伴,也是分身。兒時因父母投資失利,一家4口住在4坪大小的畸零地房間,敏感的孩子從此期許自己活得像一個機器人。去年父親過世,黃翊今年的新作一改往常科幻先行的精神,選擇復刻小時候在舞池裡和爸媽共舞的場景,還原回一個男孩,他說:「那樣的舞蹈,我覺得才是真正的快樂…」

  9. 人物

    【男孩與機器人1】他和機器人庫卡共舞而成名 舞伴就像「完美的小孩」

    編舞家黃翊因和他自己編寫程式的工業機器人「庫卡」共舞而成名。舞台上,機器手臂似真人,伸展肢體、搖擺身軀,拾起手電筒就有了眼睛,能掃視尋找,炯炯目光如有神。林懷民稱黃翊「可怕的孩子」,也因庫卡,他長成了獨當一面的大人。機器人是夥伴,也是分身。兒時因父母投資失利,一家4口住在4坪大小的畸零地房間,敏感的孩子從此期許自己活得像一個機器人。去年父親過世,黃翊今年的新作一改往常科幻先行的精神,選擇復刻小時候在舞池裡和爸媽共舞的場景,還原回一個男孩,他說:「那樣的舞蹈,我覺得才是真正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