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莉苓

  1.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蕭添益番外篇】險被落石砸死,他的保溫瓶成登山幸運物

    在台灣,登山與攀岩是2種族群。因為台灣3千公尺以上高山,大多能靠步行或拉繩抵達,所以登山家不需攀岩技術;而攀岩家大多在室內或近郊岩場攀登,因此能同時精通登山和攀岩者極少。而高海拔攀岩,結合了登山,又有氣候、高山等高風險因素,是登山與攀岩之外的另一種成就。

  2.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蕭添益番外篇】歷經人生起落,在山林間坦然面對死亡

    對蕭添益來說,許多登山者汲汲營營的「完成百岳」,從來不是他的人生目標。因為擔任高山嚮導的關係,有時光是一座百岳,他就去了2、30次,「攀登是自我實現,(登山)健行是對夥伴的回饋,就算只是爬玉山,對很多人而言,可能是他終生的偉大成就,那也不容易。

  3.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鏡相人間】跟烏賊戀愛的男人 焦傳金

    如果有聰明藥,你會吃嗎?上傳心智得永生,你願意嗎?男人女人頭腦大不同?這些古怪又刺激的問題,都是清大教授焦傳金丟給學生的內容。他的本業是研究烏賊與視覺神經,為了推廣科普,他開設「腦與心智」這門通識課,以最淺白方式授課,果然每學期大爆滿。他說,連續20年,每年夏天都會回到美國東北角一處海邊,聆聽科普講座,心中一直渴望以類似方式,將科學傳播出去。

  4.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跟烏賊戀愛的男人1】清大教授發現烏賊會算數 1300多人搶修他的通識課

    如果有聰明藥,你會吃嗎?上傳心智得永生,你願意嗎?男人女人頭腦大不同?這些古怪又刺激的問題,都是清大教授焦傳金丟給學生的內容。他的本業是研究烏賊與視覺神經,為了推廣科普,他開設「腦與心智」這門通識課,以最淺白方式授課,果然每學期大爆滿。他說,連續20年,每年夏天都會回到美國東北角一處海邊,聆聽科普講座,心中一直渴望以類似方式,將科學傳播出去。

  5.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跟烏賊戀愛的男人2】為什麼網路成癮? 教授立志把科普講到阿嬤都聽得懂

    這20年來,焦傳金每年夏天必定回到鱈魚角,度假、做實驗,以及聽講座。「每年夏天,週五晚上8點都有科普講座,週五不是應該去玩、去pub嗎,但大家會扶老攜幼來聽,古老的演講廳可以坐300人,講者都很大咖。這個傳統從1888年開始,到現在132年沒有斷過。」

  6.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跟烏賊戀愛的男人3】要求課後心得發社群 教授刺激學生動機:寫爛很丟臉

    從睡眠講到記憶、老化,「我一直想傳達一件事,就是大腦有可塑性,任何年齡都能學新東西,而且需要不斷學新東西,大家講活到老學到老,其實反過來更有道理,學到老才能活到老。」

  7.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跟烏賊戀愛的男人番外篇】人的記憶像錄影機? 他說其實像食物調理機

    神經科學家、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院教授焦傳金開設的「當代認知神經科學-腦與心智」,是清大的超熱門通識課,今年多達1,300多人搶修,許多授課內容都相當有趣,例如有一堂課專門講人的記憶。

  8.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跟烏賊戀愛的男人番外篇】他放手讓學生打造的粉紅色實驗室 成了打卡熱點

    清華大學的生命科學院有2間很特別的實驗室,一間養了許多烏賊,是全世界僅有的10間烏賊實驗室之一,另一間則是「粉紅色實驗室」。

  9.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一鏡到底】當大雄失去哆啦A夢 陳玉勳

    《海馬洗頭》以洗頭髮竄改記憶、《總舖師》戴上紙箱逃避現實、《健忘村》用忘憂神器洗腦就無憂無慮。陳玉勳的電影總是充滿奇思妙想,刻畫的角色也總是平凡小人物。今年推出的愛情喜劇《消失的情人節》,他讓世界暫停、時間消失,構思20年的故事,終於來到現在的時空。他深受藤子不二雄的影響,人生也如現實版的大雄。愛幻想的他國中重考、高中留級、大學落榜,自認沒出息的人在成為電影導演後,就有屬於了他的哆啦A夢。因為國片市場低迷,他改拍廣告謀生。失去哆啦A夢的大雄,一晃眼13年過去,有了中年危機的焦慮,於是重回電影,找回自己的哆啦A夢,實現心中所有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