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振豪

  1.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一鏡到底】在偉大的航道上跌倒 徐超斌

    今年5月,徐超斌在臉書發文,說自己於去年11月確診罹癌,現已完成治療。他說,醫生也會生病,當學弟請他回去看切片報告時,他也有被宣判命運的感覺。他39歲中風,造成左半身癱瘓,2次身體的病痛都無法打退他為偏鄉醫療貢獻的決心。他7歲就經歷了二妹因延誤就醫而斷送性命的悲劇,深感偏鄉醫療的匱乏必須解決,學醫、返鄉,10年前又開啟南迴醫院籌設計畫,被形容為「走在偉大的航道上」。但在這畢生致力的航道上,他卻因性格裡的耿直莽撞,走兩步退一步,偶爾還會狠摔一跤。罹癌也沒哭的他跟我說:「南迴醫院建成那天,我可能會哭吧。」

  2.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超人醫生徐超斌1】二妹延誤就醫送命悲劇 他7歲就立志當醫生

    今年5月,徐超斌在臉書發文,說自己於去年11月確診罹癌,現已完成治療。他說,醫生也會生病,當學弟請他回去看切片報告時,他也有被宣判命運的感覺。他39歲中風,造成左半身癱瘓,2次身體的病痛都無法打退他為偏鄉醫療貢獻的決心。他7歲就經歷了二妹因延誤就醫而斷送性命的悲劇,深感偏鄉醫療的匱乏必須解決,學醫、返鄉,10年前又開啟南迴醫院籌設計畫,被形容為「走在偉大的航道上」。但在這畢生致力的航道上,他卻因性格裡的耿直莽撞,走兩步退一步,偶爾還會狠摔一跤。罹癌也沒哭的他跟我說:「南迴醫院建成那天,我可能會哭吧。」

  3.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超人醫生徐超斌2】部落天才兒童回鄉奉獻 巡迴醫療像「航向偉大的航道」

    整個早上,我們就在他不只一次的黃色笑話中奔波。站與站之間,我搭他車,司機在山路急駛,車速完全反映了徐超斌的急性子,以及他們對這些小路有多熟悉。我和他確認後天到台東醫院二訪的行程,說醫院公關很妙,引述《航海王》的名台詞,超譯院長的允許說:「航向偉大的航道吧!」

  4.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超人醫生徐超斌3】失控放砲欠人和 他只希望南迴居民受到妥善照顧

    我請徐超斌舉例說明,他說:「有一年,中央終於從《花東發展條例》裡多撥出一點多億元的經費。其實一開始(應該)是針對我的南迴醫院,可是這錢一定是撥到縣政府那邊去嘛,那縣政府偏偏去推一個緊急醫療中心…」原先是想說明誤解,但他忍不住愈說愈多,「我還沒有呼籲的時候,沒人想到這邊。這東西為什麼不做,簡單說就是會虧損。好不容易有一個傻瓜願意做,你應該幫忙我才對啊,怎麼會處處跟我不一樣咧?」

  5.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超人醫生徐超斌4】罹癌後想過輕生 他自嘲化療「比較擔心損壞帥臉」

    目標一致,但事終究未成,徐超斌就罹癌了。為何選擇隱瞞?他說:「其實我很害怕,因為徐超斌跟南迴醫院牽連太深了。我怕很多原本在支持的人,想到徐超斌快掛了,會想『那我還要支持嗎?』」真的擔心會掛掉嗎?他說雖沒寫遺書,但確實想好了如果財產變遺產,該如何分配,但細節請我省略。「其實我知道鼻咽癌是所有癌症裡治癒率最高的,但化療過程還是很痛苦,包括你會喪失味覺,吃鹹的也不鹹,吃冰淇淋、吃西瓜不甜,真的很難咀嚼耶。」他終於承認午餐其實吃很少。

  6.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超人醫生徐超斌5】現代醫學出身 他卻盼巫醫外婆傳授神奇力量

    徐超斌的巫醫外婆過世8年了。他說,雖然家境因母親的多病而與一般農家無異,但家裡從不缺食物,「因為以前的病家一定會拿貢品來求外婆醫病,小米、芋頭之類。當然,現代醫療介入之後,慢慢就比較沒有人會找她治病了。」

  7.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超人醫生徐超斌6】若把救命的醫院當信仰 他想過以殉教來完成

    推動至今剛好10年的「南迴醫院」,其實真正的問題遠不只「經費」或者所謂的「和公部門的協調」。徐超斌沒有迴避,很直接跟我們說:「南迴醫院的兩大困境,一個是永續經營,一個是醫療人員的招募。」

  8.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心內話】感覺自由就跳舞

    去年12月,有個值得紀念的日子,是我爸媽22週年的結婚紀念日,也是離婚紀念日。

  9.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鏡相人間】放手才能飛 白昆禾不讀大學的勇氣

    白昆禾有多重身分,YouTuber、網紅、空拍攝影師、MV演員。年初,他參與「台客劇場」協助掌鏡空拍的環島紀實影片,獲得專為YouTuber舉辦的專業獎項「走鐘獎」攝影獎肯定,同場競技的不乏擁有百萬訂閱的對手,而獲獎的他,不僅才20歲,學歷還只有高職畢業。在台灣,大學供過於求,人人有大學念,也幾乎人人念大學,但白昆禾不想如此理所當然。他用空拍技術充實自己,用創作抒發自己,願意迷惘也忍受孤單,不讀大學,反而逼迫他更努力探索熱情和專長、思考未來和過去。他有個支持家人一切夢想的爸爸,還有時間到了就逼孩子獨立的媽媽,這特別的一家「放養」出這特別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