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振豪

  1. 人物

    【一鏡到底】永遠的臺北人 白先勇

    疫情之年,白先勇的「父親3部曲」完成了,《孽子》也迎來了40週年。父親忌日這天,83歲的小說家上山掃墓,和父親說話,彷彿是晚了54年的告別。父親3部曲一共6冊,累計83萬字,小說家為父親平反,像長篇墓誌銘,也像史記,和史學家合作,讓證據說話。其實早從《臺北人》起,他就在為父輩一代的故事發聲,定義戰敗流離的時代,也定義了自己。我們問他,會覺得自己的生命,才是《臺北人》的最後一章嗎?恍若赤子為父作傳的他回答:「本來也就是這樣子啊。」

  2. 人物

    【白先勇番外篇】父親藉火鍋思鄉 身後葬於中華民國領土

    和白先勇到家族墓園那日,彷彿暖身,車上他不斷和我們聊著父親的事。除了對應〈國葬〉的開場,沙場上共生死的老部屬來了,不少本省鄉紳亦前往致意。這段歷史被他寫成2部曲的《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而那似也在蔣介石的多疑上,又添了新的不安。

  3. 人物

    【白先勇番外篇】唐吉訶德復興崑曲 《牡丹還魂》如成年禮

    白先勇為「父親3部曲」最終部《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而受訪,近年來,這幾乎成為他創作的核心,念茲在茲,雖說是心頭大石如碑放下了,但既以「史之匡正」為軸,便希望更多人閱讀。

  4. 人物

    【白先勇專訪1】蔣介石在日記中稱他的父親是「罪人」 他寫50萬字為父親平反

    疫情之年,白先勇的「父親3部曲」完成了,《孽子》也迎來了40週年。父親忌日這天,83歲的小說家上山掃墓,和父親說話,彷彿是晚了54年的告別。父親3部曲一共6冊,累計83萬字,小說家為父親平反,像長篇墓誌銘,也像史記,和史學家合作,讓證據說話。其實早從《臺北人》起,他就在為父輩一代的故事發聲,定義戰敗流離的時代,也定義了自己。我們問他,會覺得自己的生命,才是《臺北人》的最後一章嗎?恍若赤子為父作傳的他回答:「本來也就是這樣子啊。」

  5. 人物

    【白先勇專訪2】寂寞17歲遇見一生摯愛 他是自己筆下永遠的台北人

    台北在白先勇的筆下,總帶著異鄉的原罪感,一群活在過去的人,受困台北,被引用自故土的路名如網包圍,簡直再諷刺不能。新書出版於疫情之年,談到回不去美國了,白先勇自嘲:「有家歸不得。」

  6. 人物

    【白先勇專訪3】他做事像父親鍥而不捨 做人周到不辜負任何人

    在台北家的初訪結束後,他和我們說起位於加州聖塔芭芭拉家中的花園,那是他和王國祥聯手打造的安樂鄉,樹猶如此,但故人不在了。疫情緣故,白先勇也不在,花園現由雇用的園丁照料:「那些花樹有脾性,沒人比我更懂,現在恐怕荒廢囉。」

  7. 人物

    【白先勇專訪4】他年過80仍心猿意馬 想對孽子們說:「快點回家」

    所以是怎麼敗的?「敗在軍事。就是2仗,東北四平街,和徐蚌會戰,這兩個都牽涉到我父親很深…」事過境遷,然而往事並不如煙,藏在各種史料裡,電報、函件、手令、簽呈,還有要員的日記、回憶錄等,細細爬梳,讓證據說話,「其實我父親跟蔣介石個人的恩怨,那也不過歷史上多得不得了(的其中一件),君臣之間所謂personality conflict(性格衝突),雙雄不能並立。但我父親跟蔣介石非同小可,他們兩個人的分歧誤了大局…」

  8. 人物

    【心內話】謝謝你們等過我

    我最後一次聽爸爸說話,是2年前的4月25日,早上10點,我要趕飛機回台灣,他說:「不知道下次再見面,是什麼時候?」哥哥的車已經在樓下等我,爸爸很反常地含著一泡淚水目送我。我只好向他承諾,暑假,最晚過年,會再回香港看他。

  9. 人物

    【鏡相人間】老憨兒尋家記 心智障礙者的老後和餘生

    這是關於一個85歲的女人,照顧3個憨兒的故事。謝明珠一生育有8個孩子,三女謝秀琴是領有「極重度」身心障礙手冊的智能障礙者。她的一生,為了安頓這個孩子,幾乎沒有能休息的一刻。謝秀琴今年59歲,憨兒老了,照護者更老。謝秀琴一生經歷二次婚姻,好像都在找新家,但二嫁皆生下憨兒,悲劇不斷複製增生,一個屋簷下,3張身心障礙手冊,謝明珠被各種艱辛圍困。家有老憨兒,萬事皆難,白髮人照顧黑髮人,害怕逃離的手足,又或者,徹底失依了,老憨兒的餘生該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