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振豪

  1. 人物

    【心內話】來世別再當祖孫

    前年底,我接到爸爸的電話,通知我,阿嬤過世了。她最疼身為長孫的我,即使失智了,都還記得我,唸著要找我。她過世前,被家人藏起來,不准我再去見她;人走了,也不希望我去送最後一程。

  2. 人物

    【鏡相人間】誰是被害者? 和平封院18年平反路

    SARS風暴、和平封院,都是近18年前的事情了。當年拒絕回院的周經凱受到各種處分,儘管自認決定正確,但刑事、民事、國賠、釋憲,幾乎沒有一個判決認同他。未平之冤,因去年監察院「國家人權委員會」的成立,再度出現翻轉機會。這一次,周經凱協同3位深信自己是封院決策的「被害者」,向人權會提出陳情。他們之中,有人回院被擋,因政策的混亂,換得《公共危險罪》傳票,有人在院中深陷大概會死在裡面的恐懼心情,有人確診染煞,癒後收到「抗煞英雄」獎狀,太諷刺了,他直接丟掉。白色巨塔淪為修羅場,平安歸來的證詞都是血淚。傷口要真正癒合,需要的有時就是一個官方承認的「被害身分」,以及道歉。

  3. 人物

    【誰是被害者番外篇】作為證人的道德 林秉鴻不願在他人的傷口上撒鹽

    採訪林秉鴻到最後,我問他,是不是以為周經凱會跟著來?如果他來了,你講的內容會有所不同嗎?那些和他立場不盡相同的說法,會因為「當事人」在現場,而有所收斂嗎?

  4. 人物

    【誰是被害者番外篇】結婚45年丈夫只哭3次 李宜殷:真希望他多哭一點

    拖到最後,我才問了周經凱的太太李宜殷,一個有點殘忍的問題:「你是否擔心過,這件事就這樣被遺忘了?」

  5. 人物

    【一鏡到底】男孩與機器人 黃翊

    編舞家黃翊因和他自己編寫程式的工業機器人「庫卡」共舞而成名。舞台上,機器手臂似真人,伸展肢體、搖擺身軀,拾起手電筒就有了眼睛,能掃視尋找,炯炯目光如有神。林懷民稱黃翊「可怕的孩子」,也因庫卡,他長成了獨當一面的大人。機器人是夥伴,也是分身。兒時因父母投資失利,一家4口住在4坪大小的畸零地房間,敏感的孩子從此期許自己活得像一個機器人。去年父親過世,黃翊今年的新作一改往常科幻先行的精神,選擇復刻小時候在舞池裡和爸媽共舞的場景,還原回一個男孩,他說:「那樣的舞蹈,我覺得才是真正的快樂…」

  6. 人物

    【男孩與機器人1】他和機器人庫卡共舞而成名 舞伴就像「完美的小孩」

    編舞家黃翊因和他自己編寫程式的工業機器人「庫卡」共舞而成名。舞台上,機器手臂似真人,伸展肢體、搖擺身軀,拾起手電筒就有了眼睛,能掃視尋找,炯炯目光如有神。林懷民稱黃翊「可怕的孩子」,也因庫卡,他長成了獨當一面的大人。機器人是夥伴,也是分身。兒時因父母投資失利,一家4口住在4坪大小的畸零地房間,敏感的孩子從此期許自己活得像一個機器人。去年父親過世,黃翊今年的新作一改往常科幻先行的精神,選擇復刻小時候在舞池裡和爸媽共舞的場景,還原回一個男孩,他說:「那樣的舞蹈,我覺得才是真正的快樂…」

  7. 人物

    【男孩與機器人2】鴻源案讓黃翊童年一夕變色 父母負債各打3份工仍為他買電腦

    童年的單純和無憂,也就濃縮在這樣的一支舞裡。直到31年前,台灣經濟史上金額最高的詐騙案鴻源案爆發,留下近千億元無從追討的債權,受害者約16萬,其中兩名,正是黃翊的爸媽。那一年,黃翊7歲,為求生存,他們賣了屋,搬了家,最後落腳在某商辦大樓裡,「樓下是銀行,樓上是破產的家庭。」辦公室當教室,讓爸媽從白天的正職下班後,回家繼續兼職教國標舞賺錢還債,課後爸爸再去保齡球館當技師,媽媽去醫院當看護。

  8. 人物

    【男孩與機器人3】羅曼菲讓黃翊從雲門走向世界 他入選全球受矚目舞蹈家

    那時,黃翊總是安安靜靜坐在二樓看,有時林懷民會把他叫下去,一邊帶舞者,一邊教黃翊,說:「這樣(就)排完舞,學會了吧?」大學畢製演出,林懷民也去看了,一直待到壓軸的黃翊跳完,才託人帶話,請黃翊打電話給他。「老師說,他想要邀請我到(雲門)二團編舞。這件事情我後來得知,是曼菲老師在病床上跟林老師說,有一個學生在編舞,很值得支持,那個人是黃翊。」

  9. 人物

    【男孩與機器人4】父親病逝前哭嘆人生白活 他回:我的成果就是你的成果

    說著說著,又繞回小時候的自己。他的人生彷彿在那時就定型了。父親學美術,黃翊在美術和舞蹈中抉擇,也考慮過普通高中,往後學理工,但「舞蹈有保存期限,我覺得這件事很珍貴。人的身體就只有一個,你只能活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