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振豪

  1. 會員專區

    【全文】【2021年度風雲人物】台灣守衛者 我們守在最前線

    疫情、外交、國防、混合戰,從民間到官方,台灣人守在每個領域的前線。在國際空間持續遭打壓的時刻,自由潛水選手侯一明,仍堅持代表台灣出賽、反覆練習展開國旗;自由潛水發展協會發言人吳秉宥也持續力爭台灣權益。在國防部長邱國正認為「從軍40年來情勢最嚴峻」、中共軍機消耗台灣空防的這一年,捍衛我國領空的主力戰機飛官龔尚偉、黃若宜與同袍們守著台灣空域。2020年,全球淪於一疫,延燒至今。在疫情裡,台灣外交今年成績不俗,外交部長吳釗燮等人卻遭中共「制裁」,陰晴不定的尼加拉瓜政府年底轉而與中國建交。口罩痕曾印滿整臉、整個夏天不敢回家的急診室醫師田知學、護理師楊卉庭,在疫情裡沒離開過第一線。資安專家蔡松廷、台灣民主實驗室執行長吳銘軒等人,在網路戰裡守住台灣。同時,致力於民間外交、平均年齡不到25歲的台灣數位外交協會團隊,仍致力幫台灣爭取各國友誼「私交」。我們在歲末訪談6組台灣人,他們在各自崗位上,穩守前沿。

  2. 時事

    【2021年度風雲人物】台灣守衛者 我們守在最前線

    疫情、外交、國防、混合戰,從民間到官方,台灣人守在每個領域的前線。在國際空間持續遭打壓的時刻,自由潛水選手侯一明,仍堅持代表台灣出賽、反覆練習展開國旗;自由潛水發展協會發言人吳秉宥也持續力爭台灣權益。在國防部長邱國正認為「從軍40年來情勢最嚴峻」、中共軍機消耗台灣空防的這一年,捍衛我國領空的主力戰機飛官龔尚偉、黃若宜與同袍們守著台灣空域。2020年,全球淪於一疫,延燒至今。在疫情裡,台灣外交今年成績不俗,外交部長吳釗燮等人卻遭中共「制裁」,陰晴不定的尼加拉瓜政府年底轉而與中國建交。口罩痕曾印滿整臉、整個夏天不敢回家的急診室醫師田知學、護理師楊卉庭,在疫情裡沒離開過第一線。資安專家蔡松廷、台灣民主實驗室執行長吳銘軒等人,在網路戰裡守住台灣。同時,致力於民間外交、平均年齡不到25歲的台灣數位外交協會團隊,仍致力幫台灣爭取各國友誼「私交」。我們在歲末訪談6組台灣人,他們在各自崗位上,穩守前沿。

  3. 時事

    【2021年度風雲人物1】拿國旗的人 侯一明、吳秉宥:為何中國出手,台灣就得變成他們要的樣子

    採訪進行到最後,侯一明拿出一面國旗,在桌上反覆旋轉、折疊、確認方向,以便最後可以雙手一拉,就展開整面旗,結果失誤,國旗竟反了過來。她說:「這要算得很準,沒那麼簡單。」一句話彷彿有2層涵意,舉起國旗,如此不易。

  4. 時事

    【2021年度風雲人物4】守疫情的人 田知學、楊卉庭:我在救你時,也可能會死掉

    有件搞錯的事,大概反而能精準呈現出新冠疫情爆發以來,醫護承受的巨大壓力。擁有17年急診資歷、目前在亞東醫院任職的護理師楊卉庭在採訪結束後,自己整理了一份簡單的時序表傳給我,裡面寫著:「疫情從去年底爆發…」我提醒她應是前年底?她已讀了幾秒才回訊:「這麼久了…無言…不知不覺已經撐了2年…」

  5. 人物

    【心內話】我和爸爸的社交距離

    我跟爸爸,曾經距離很近很近,他騎著一台偉士牌,載我和2個姊姊,那樣身體貼著身體的近。他和媽媽白手起家,養5個孩子,出遊要分2趟載,但貧窮有貧窮的快樂。

  6. 人物

    【王必勝專訪番外篇】疫情沒有假期 王必勝接到電話閃離太太生日宴

    王必勝接受本刊專訪,先談緋聞風波,再談抗疫工作。談緋聞時,玉必勝的太太尤香玉就坐在一旁,眼神多半放在記者後方的牆壁,或者低頭看自己的手,一張臉藏在口罩後,如她所說的,私領域不需和不認識的人交待,她的表情,不必也不願留給外界更多解讀空間。

  7. 人物

    【一鏡到底】吃顏料的人 阿尼默

    阿尼默從小立志當畫家,為了實現當年在〈我的志願〉作文題目裡寫下的「我要當畫家」,他在32歲時把自己丟到語言不通、又冷又遠的捷克,只為了「像從沒學過畫畫般重新開始。」最瘋狂時,他甚至分裂出第二個人格,慫恿自己吃下讓人作嘔的顏料,以證明自己喜歡畫圖。過去2年,他創作的漫畫集《小輓》和《情批》屢獲國際大獎,大家才知道他曾像個苦行僧,走過的漫漫苦路,其實都是逃生。只是在回望時,還是忍不住說:「生活的苦,比畫畫困難100萬倍。」

  8. 人物

    【吃顏料的人番外篇】曾試圖用「陰毛」作畫 阿尼默:畫畫是脫離現實的

    補訪阿尼默時,他在電話另端落淚,匆匆結束了通話。之後我問他,為什麼哭?是因為提到媽媽的事嗎?他才說,「我一直在賺錢,去捷克,也每天都很緊繃,那時我已經32歲了,什麼都很困難,但說到底,我還是很開心很愉悅的。但你說我扛著畫去旱溪的畫面很像殉道…在那一瞬間,我好像看見自己的某一種滄桑,可能是自己也沒意識到的。」

  9. 人物

    【吃顏料的人番外篇】曾一起畫畫的人過世了 阿尼默想過去靈骨塔找人

    採訪阿尼默前,我們從他過去的座談裡,讀到一個線頭般的小事,是他在國中時曾經跟學校的警衛學畫畫。原先也只是試探地問,結果阿尼默和我們說了一個無比悲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