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苡榕

  1. 會員專區

    【北車站的日與夜1】他是「盯著台北車站的一雙眼」 這裡150名無家者都能叫出名字

    阿吉是「盯著台北車站的一雙眼」,睡在東南西北四方位約150名的無家者他全叫得出名字,知道誰在哪打工、誰有家人子女,誰又無依無根。街道上的動靜,全在阿吉眼中。疫情爆發後,有些無家者談論著能否禁止重災區的人移動到車站來露宿,阿吉倒覺得最該團結的時候,別搞分化、排斥的舉動。焦慮在蔓延,車站的飲水機貼上禁止使用的告示,無家者更難找到熱水沖泡麵,但泡麵是他們最易取得的食物之一。固定送餐的善心人士也不來了,阿吉還不知道,接下來怎麼辦⋯⋯

  2. 時代現場

    【時代現場】畫地為牢 疫情來去下的北車無家者

    阿吉是「盯著台北車站的一雙眼」,睡在東南西北四方位約150名的無家者他全叫得出名字,知道誰在哪打工、誰有家人子女,誰又無依無根。街道上的動靜,全在阿吉眼中。疫情爆發後,有些無家者談論著能否禁止移情重災區的人到車站來露宿,阿吉倒覺得最該團結的時候,別搞分化、排斥的舉動。焦慮在蔓延,車站的飲水機貼上禁止使用的告示,無家者更難找到熱水沖泡麵,但泡麵是他們最易取得的食物之一。固定送餐的善心人士也不來了,阿吉還不知道,接下來怎麼辦⋯⋯

  3. 會員專區

    【北車站的日與夜2】無家者並非都好吃懶做 單親爸為女兒賺補習費還學親職教育

    而白日裡大多只剩體力與精神狀況無法負荷工作的無家者,會沿著車站外圍溜躂。「你不要看這邊的人大多上了年紀,他們都很勤奮,有工作就會去做,洗車、洗碗、掃地⋯⋯,中風還去舉牌的也有。」阿吉說,有時不同政黨的人需要人頭在造勢場合充數,也會到車站附近招工,「一次600、700,有人今天去統促黨的場,明天去獨立建國的場。」邊說,阿吉邊笑出聲。

  4. 會員專區

    【北車站的日與夜3】子女扶養有名無實 無家者申請福利受阻只能打官司

    王芃和阿德原本非親非故,王芃的兒子與阿德的二兒子是國中同學,王芃的兒子唸書時曾被欺負,阿德的二兒子出手相助,兩人因此相識。阿德來街頭流浪後,王芃曾到萬華去尋過他,「找了好幾天沒找到,後來我才在台北車站這裡找到人。」王芃會幫阿德把衣物帶回去洗,三天兩頭便來車站看看阿德過得如何。

  5. 會員專區

    【北車站的日與夜4】送餐的人怕群聚不來了 無家者連想泡麵都找不到熱水

    有些無家者談論著能否禁止移情重災區的人到車站來露宿,阿吉倒覺得最該團結的時候,別搞分化、排斥的舉動。焦慮在蔓延,車站的飲水機貼上禁止使用的告示,無家者更難找到熱水沖泡麵,但泡麵是他們最易取得的食物之一⋯⋯

  6. 會員專區

    【時代現場】她們的成癮人生

    全台灣約5千名女性受刑人中,高達6成2皆因毒品案件入獄。這些不幸的女人有著相似的不幸,相似的人生經歷,凸顯出女性成癮問題的背後,更是一道性別議題。生命不外乎是機會和命運,但這些女孩,卻怎麼抽都只能拿到鬼牌。

  7. 文化

    【她們的成癮人生1】5歲女兒騎三輪車急幫她買針筒 苦命長女才從毒海上岸

    全台灣約5千名女性受刑人中,高達6成2皆因毒品案件入獄。這些不幸的女人有著相似的不幸,相似的人生經歷,凸顯出女性成癮問題的背後,更是一道性別議題。生命不外乎是機會和命運,但這些女孩,卻怎麼抽都只能拿到鬼牌。

  8. 文化

    【她們的成癮人生2】吸毒的她們身邊都有軟爛男 付出一生只等一個字

    多數因毒品案件入監服刑的女性,都曾在功能相對脆弱的原生家庭裡遭遇情感創傷,這些創傷有時來自忽略照顧,有時則是負面責罵,「像我有個吸毒入獄的個案,她的媽媽單親養大3個孩子,小時候媽媽常跟她說:『你是多出來的』,讓她心裡很受傷。與母親的衝突成為她藥物成癮的主因。」協助受刑人家庭的紅心字會主任李怡穎說道。

  9. 文化

    【她們的成癮人生3】逾半染毒女都遭家暴 悲慘遭遇連諮商師都心碎

    在酒店裡,阿桃的熟客後來成了男友,男友終日吸毒,用阿桃賺的錢買藥,「有天我不想上班,故意自殘,把身體弄的全是傷,他把我打一頓,因為不去上班就沒有錢。」「還有一次,我生病躺在家,我媽催著我『走啦,去賺錢啦』,還騎車把我載去酒店。」阿桃用安非他命,也反覆進入勒戒所。她說只有用了藥,才能忘了關係裡的痛和那巨大的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