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苡榕

  1. 會員專區

    【時代現場】餓死、窮死、孤獨死 葉家三兄弟過於寧靜的死亡

    里長和議員賴清美到訪葉家那天,一行人才到門口,就發現老二阿武臥倒房間地上,身旁幾個不明藥罐。老三則是氣若游絲,躺在另一個房間。阿武和老三被救護車載走後,賴清美和里長才想到:「大哥人呢?」剛放下的心又提到喉頭,2人前前後後找了一陣都沒發現人影。最後在院落裡一個流動廁所般大的棚屋內發現了大哥。賴清美在社群媒體談到瘦成皮包骨的三兄弟,是餓死?窮死?孤獨死?對三兄弟處境的討論和捐款,一同湧入她的社群帳號。

  2. 新聞深探

    【時代現場】懲罰貧窮 詐騙案裡的經濟底層

    2022年上半年,台灣發生1萬3千多件詐騙案,金額高達31億元。祥仔也是其中一樁詐騙案的被告,因他的證件被詐騙集團用來開設人頭戶進行金融犯罪,而被視為「幫助犯」,遭判刑5個月或易科罰金15萬元。和祥仔同案的「幫助犯」約十幾位,全是和祥仔差不多的經濟弱勢,也和祥仔一樣曾是或仍是無家者。可惡之人或許總有可憐之處,祥仔的律師平均每個月會接到1件由法律扶助基金會轉介來的幫助犯案件,越深入越理解:當一個人走投無路又沒什麼選擇時,如果只需要付出一點代價,例如提供自己的證件或帳戶,就能得到一筆錢,大部分的個案都願意這麼做。

  3. 時事

    【時代現場】青春換文憑 被學貸拖垮的人生

    43歲的阿草說,自己當初就不該念大學,「這樣現在也不會負債、不會信用破產、不會無法做有勞健保的正職。」他好幾年沒有勞保了,他因積欠就學貸款而被銀行聲請強制執行,一有薪資入帳,就會被扣掉三分之一拿去還債;他也沒有信用卡,因為他是信用瑕疵戶。阿草不是少數因積欠學貸而信用破產的個案。交叉分析判決書查詢系統,可發現 2004 年至今有 5 萬多筆因積欠就學貸款而遭銀行聲請強制執行的案件數。其中高達 96% 的案件,一毛都沒還過。

  4. 文化

    【時代現場】青春換文憑 被學貸拖垮的人生

    43歲的阿草好幾年沒有勞保了,他因積欠就學貸款而被銀行聲請強制執行,一旦有薪資轉帳入戶,就會被扣掉1/3拿去還債;他也沒有信用卡,因為他是信用瑕疵戶。阿草不是少數積欠就學貸款的個案,根據金融聯合徵信中心統計,直至今年4月,申請學貸的總人數共79萬餘人,再進一步分析判決書查詢系統,可篩選出2004年至今有53,321筆因積欠就學貸款而遭銀行聲請強制執行的案件數。這些積欠學貸的案件中,高達96%的個案,一毛都沒有償還過。阿草說自己當初就不該念大學,「這樣現在也不會負債、不會信用破產、不會無法做有勞健保的正職。」

  5. 文化

    【時代現場】大疫之後 阿公店走味了嗎

    萬華,以阿公店為中心的龐大的經濟體滋養了許多萬華人。但一場新冠肺炎疫情,不僅讓阿公店被迫停業大半年,還背上散播病毒的汙名,萬華的巷弄悄無人聲,形同鬼城。然而當疫情平緩,百業復甦時,阿公店的復業卻要面對重重門檻,這種上不了檯面,卻少不了的「親密關係連帶」,會不會就此消失?如果消失了,那些寂寞心靈,又該從哪裡尋求慰藉?

  6. 新聞深探

    【時代現場】老老照護 農村裡的銀髮互聯網

    阿雪住的社區離嘉義大林車站稍遠,每戶裡都有幾個如阿雪的白髮長者。當地特有的老老照護系統,維持著獨居長輩們的社會關係。 但如今志工和當地獨居老人雙雙凋零,108位志工平均年齡75歲,照顧大林鎮76位獨居老人。年近六十的志工阿華,是志工站裡少數的「年輕人」。

  7. 新聞深探

    【時代現場】屋簷下的抗疫戰場 他的課堂和他的家

    武漢肺炎疫情3級警戒再延到7月26日。抗疫,不只在醫療院所,也在每一個人的生活日常。學校停課,教室轉移到了網路上,但每個人家裡都有網路嗎?家裡空間都適合上課嗎?病毒的感染或許公平,但抵抗力恐怕更多來自社經地位。當疫情捆綁了階級,形成的不公平,就更加根深柢固。

  8. 會員專區

    【北車站的日與夜1】他是「盯著台北車站的一雙眼」 這裡150名無家者都能叫出名字

    阿吉是「盯著台北車站的一雙眼」,睡在東南西北四方位約150名的無家者他全叫得出名字,知道誰在哪打工、誰有家人子女,誰又無依無根。街道上的動靜,全在阿吉眼中。疫情爆發後,有些無家者談論著能否禁止重災區的人移動到車站來露宿,阿吉倒覺得最該團結的時候,別搞分化、排斥的舉動。焦慮在蔓延,車站的飲水機貼上禁止使用的告示,無家者更難找到熱水沖泡麵,但泡麵是他們最易取得的食物之一。固定送餐的善心人士也不來了,阿吉還不知道,接下來怎麼辦⋯⋯

  9. 新聞深探

    【時代現場】畫地為牢 疫情來去下的北車無家者

    阿吉是「盯著台北車站的一雙眼」,睡在東南西北四方位約150名的無家者他全叫得出名字,知道誰在哪打工、誰有家人子女,誰又無依無根。街道上的動靜,全在阿吉眼中。疫情爆發後,有些無家者談論著能否禁止移情重災區的人到車站來露宿,阿吉倒覺得最該團結的時候,別搞分化、排斥的舉動。焦慮在蔓延,車站的飲水機貼上禁止使用的告示,無家者更難找到熱水沖泡麵,但泡麵是他們最易取得的食物之一。固定送餐的善心人士也不來了,阿吉還不知道,接下來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