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人類的煙火 王家祥

文|王家祥 朗誦|蔡宗儒 繪圖|文子杰

是新年前的最後一晚舊年,我照往常走夜路來餵流浪狗,卻和這群被遺棄在邊緣荒涼地的狗狗,一起看見了遠方村子上空升起的璀璨煙火。

那一條梯田田野間往海邊的夜路,我走了四年,每日風雨無阻;因為我掛念,掛念一群挨餓的浪狗們等著我,每天就等我餵養一餐。

有一天晚上,是新年前的最後一晚舊年,我照往常走夜路來餵流浪狗,卻和這群被遺棄在邊緣荒涼地的狗狗,一起看見了遠方村子上空升起的璀璨煙火;人類的煙火,心中無限淒涼!

白日的海邊梯田,太平洋便緊鄰著;梯田有時是被海邊的風吹拂著的綠色稻浪,有時是水波蕩漾,剛插秧!

白天太平洋岸的梯田,總有農人在忙;十幾隻浪浪躲在更深更邊緣的灌木野地裡,不敢現身;我走夜路,也會時常遇見白日裡不敢出來的眾蛇,穿越馬路;此時此刻的夜裡,大家都相安無事,因為『人類』已退去!

那隻大狗,其瘦無比,被孤獨地綁在一處工寮,看守梯田。食盆裡的吃食就是人類的廚餘;大狗憨厚,讓這群餓狗分食牠僅有的食物。

流浪狗群裡有一隻領袖,率先會來探路,接近我,觀察我,保持距離;其他的狗,站在遠遠的田埂上,等待我在老地方放下狗糧,離開,才願放膽靠近來吃!

這群浪浪,原來會來偷食一隻大狗的吃食;那隻大狗,其瘦無比,被孤獨地綁在一處工寮,看守梯田,食盆裡的吃食就是人類的廚餘;大狗憨厚,讓這群餓狗分食牠僅有的食物;在我撞見這駭人的景象不久之後,大狗便死去!我接手了這群瘦狗餵養四年,大大小小,生命來來去去,直到看到人類新年前最後一場煙火,旋不久,所有的浪狗,都在一次毒狗中全數覆滅,從此我再也沒踏入過那條通往海邊的小路,更遑論走夜路!

遠方的村子是富裕的、種釋迦水果維生,璀璨煙火在天空飛著足足有一小時之久;新年,我一直記得,海邊空曠的冷風卻淒涼無比。

更新時間|2017.01.07 03:34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