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7.01.10 09:48

收容犬隻數目膨風 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爆離譜帳冊

撰文|社會組  攝影|攝影組 

日前屏東縣政府農業處官員向本刊表示,去年中揭發海軍士兵虐殺小白狗的知名動保團體「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拒讓檢疫人員進入該協會位於九如鄉的保育場(流浪狗收容所)稽查;無獨有偶的,一名長期資助該協會的讀者亦告本刊,很多捐贈者要參觀保育場亦遭拒。

本刊調查後發現,協會2015年對外公告,保育場內養了兩千隻流浪狗,接受民眾每年逾兩千萬現金和物資捐贈,卻不願接受監督,保育場不開放,連地址都保密,本刊找到保育場,見到內部狀況後方知,該處收容的犬隻數量有限,協會明顯膨風虛報。

1月初的午後屏東艷陽高照,寧靜的九如鄉一處農田內,一間四邊都被高牆遮擋的農舍裡,傳出陣陣狗吠,其中夾雜了幾聲哭嚎,這裡是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位在屏東縣九如鄉的保育場(流浪狗收容所)。日前本刊接獲讀者爆料,指協會宣稱保育場收容2000多隻流浪狗,每年對外募款2000餘萬全數花盡,但卻拒絕捐款的民眾參觀,甚至連位置也不公開,這種只拿錢卻不願受監督也拒絕透明的作法,讓人擔憂。

保育場占地千坪,廣場仍有很大空地,在外面休息的犬隻數量不多。
保育場占地千坪,廣場仍有很大空地,在外面休息的犬隻數量不多。

保育場 稽查進不了

本刊調查,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是向高雄市政府社會局申請登記的「公益性社團法人」,辦公室在高雄市鼓山區,保育場設在屏東縣九如鄉,依法向民眾勸募資金的行為主管單位是高市社會局,但保育場的主管單位是屏東縣政府農業處的家畜疾病防治所。

對於民眾所捐善款的數目及花費,協會每年必須在衛福部公益勸募管理系統中登錄,也要接受家畜疾病防治所的稽查,但協會不但不讓一般民眾參觀保育場,就連負責稽查的公務員也不得其門而入。

屏東縣農業處家畜疾病防治所人員表示,針對協會的收容所,2016年曾兩度派人上門稽查,但是第一次對方以「在清掃不方便」為由婉拒,第二次則任憑稽查在外呼叫,都無人應門。

事實上就連收容所的地址都有如國家機密,本刊發現在協會所有的公開資料中,都沒有收容所的地址,去年12月15日,本刊先前往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位於高市鼓山區的辦公室,與工作人員接洽。

還沒進辦公室,就先見到民眾捐贈的大批物資及狗糧堆滿騎樓,人行道上還有協會專用的垃圾子母車。進到室內後十幾隻可愛的小狗搖尾上前迎接,協會的工作人員立刻解釋說,這些都曾是傷病犬,經協會救援恢復後就待在辦公室。

圍高牆 不願給地址

記者接著詢問目前協會保育場內的犬隻數量,工作人員回應「有1千多隻」,同時強調每隻都有晶片,工作人員還指著監視器螢幕說:「我們每天都會直播屏東犬舍的畫面確認犬隻狀況」。

但記者發現,監視器所拍的都只有保育場犬舍一角,且透過畫面犬隻數量看起來也不多,記者接著問保育場地址,表示想採訪理事長跟參觀保育場後,才決定是否捐款,但對方卻表示,因害怕民眾載狗至保育場「棄養」,所以住址不方便透露,也不對外開放參觀。至於採訪協會理事長,工作人員在兩週後,用簡訊回覆因忙碌拒絕受訪。

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小檔案

根據高雄市人民團體名冊所記載資料,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成立於2000年3月31日,會址位於高雄市鼓山區,前任理事長為徐琬婷,目前由王國興擔任理事長。2008年起,定期在官方網站上公告與流浪狗有關的相關新聞,並向網友求助物資贊助,以及透過臉書粉絲專頁和通訊軟體LINE,邀請民眾認購愛心商品。

記者最後透過屏東縣農業處協助,才取得原本該是公開資訊的保育場地址,1月4日中午,記者來到位於九如鄉的保育場,該處距協會約45分鐘車程,要經過蜿蜒的田間小路才能抵達,且沿路均沒有標示,不容易尋找。

位在一大片農田中央的保育場,四面都有高牆及圍籬、網室,讓人不易看到內部情形。

記者沿著圍牆觀察時,聽到保育場內不時傳來高分貝喝斥,中間還夾雜著狗的陣陣哀鳴,透過前方大門往內看,記者見到現場2名工作人員正在清潔環境,其中一人亂丟手中物品發出巨響。

除了工作人員不耐煩外,本刊發現,協會保育場佔地一千坪,但流浪狗所住的犬舍是位於保育場中間的平面建物,約佔保育場面積的三分之一,其餘地方不是休息室就是空地停車場。

二千犬 實看並不多

若以兩千隻流浪狗計算,犬舍內平均每六隻狗住一坪,若流浪狗都是吉娃蛙之類的小型梗犬,或許還擠的下,但若是中、大型犬,那協會收養的流浪狗恐怕就要疊羅漢。換個更接近犬舍的角落觀察,見到的情形就跟協會辦公室內的監視器畫面一樣,犬舍內被鐵欄杆分割為數個小格,每格約四、五坪大,格內四、五隻狗或趴或蹲各占一角,數量看起來並不多。

離開現場後,記者至衛福部公益勸募管理系統中查詢,從2015年開始,協會都在系統中登載收養流浪狗數量超過2000隻。募得款項分別是2013年度2千3百多萬元,2014年為2千6百萬元,2015年是2千8百萬餘元,2016年則尚未統計。而花費結餘除2014年剩下256元外,其他兩年則全數花光。

本刊調查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近3年支出,明細中出現不明高單價罐頭。
本刊調查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近3年支出,明細中出現不明高單價罐頭。
本刊調查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近3年支出,明細中出現不明高單價罐頭。
本刊調查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近3年支出,明細中出現不明高單價罐頭。

除了民眾捐款外,協會也申請不少公家補助。本刊向高雄市動保處及農委會動保科查證,發現協會2015、2016年度,向農委會申請結育補助共313隻,總金額約23萬元,但同樣這兩年的結育補助,該單位則又向高市動保處申請960隻,金額共78萬6千元。

除向多個公家單位申請相同項目補助款外,協會在勸募管理系統中的支出明細中,也出現很多不合常理的採購支出,例如每罐要價五千多元的飼料罐頭、一瓶超過三千元的犬隻沐浴乳。

狗罐頭 單價五千八

記者檢視該協會2013至2015年度的支出明細,在2013年度動物食物費欄目中出現「猋罐頭100罐+鮮肉罐頭20罐=121,080元」,經本刊調查,明細中標示的猋罐頭,市價一罐是35至38元,扣除100罐市價4千元左右的猋罐頭,剩下未標示品牌的20罐鮮肉罐頭共價值11萬7千元,等於每罐單價高達5,850元。

類似的情況還不只一處,協會2015年度的支出明細表中,也出現「30包飼料=99,000元」、「3包飼料=10,800元」等未寫明飼料品牌,但單價為每包超過3300元的高單價飼料。

市售以圖中2大品牌處方飼料價格最昂貴,但也不及該協會報帳的3,000元。(取自高雄市懷流浪動物協會募款成果報告書)
市售以圖中2大品牌處方飼料價格最昂貴,但也不及該協會報帳的3,000元。(取自高雄市懷流浪動物協會募款成果報告書)
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2013年支出明細表中所示品牌罐頭,出現1罐5,850元的高價,但市價不到40元。
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2013年支出明細表中所示品牌罐頭,出現1罐5,850元的高價,但市價不到40元。

本刊找到專門配合協會的飼料經銷商,對方表示,現在供應給協會的狗罐頭一箱700元24罐,飼料保證「比市價便宜」,最貴最大包的成犬飼料,一包15公斤1,100元,幼犬飼料18公斤一包1,000元,且該公司從未販售每包超過3,300的高單價狗食。

為求慎重,本刊亦詢問其他通路業者,沒人知道協會所買的昂貴飼料是什麼品牌,因為唯一價格接近的是一家國外進口的知名品牌,該品牌經銷商表示,台灣狗罐頭主食罐最高檔就是160元左右,就算是市面上少見的處方罐頭,也不會超過300元,至於當時(2015年)飼料最高價的也是處方飼料,最大包裝 14公斤定價3,200元,而且是瘦弱流浪狗幾乎用不到的低脂「減重配方」。

淋浴乳 一瓶近四千

除飼料貴的離譜外,協會買來幫狗清潔的沐浴乳也很高檔,本刊在2013年的明細中發現,該年的10月協會購買了「進口沐浴乳50罐+皮膚病專用30罐」共319,000元,平均每罐單價近4千元。

據本刊觀察,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募款非常企業化,除經營網站、臉書、辦活動募款外,還有提供線上刷卡服務。當本刊12月15日實際走訪協會辦公室時亦發現,平均一小時就會有5位民眾到現場捐贈物資、購買義賣品,就連義賣品如月曆、盆栽、購物袋等,都是由善心人士提供贊助。

私立收容所 無專法可管

公立收容所有農委會依動保法制定管理規範,一般大眾也可監督動保作業,但私立收容所因無專法可管,也不需對任何人負責,資訊更不透明。

根據動物保護法第23條第2項:動物保護檢查員得出入動物比賽、宰殺、繁殖、買賣、寄養、展示及其他營業場所、訓練、動物科學應用場所,稽查、取締違反本法規定之有關事項。對於前項稽查、取締,不得規避、妨礙或拒絕。

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黃慶榮表示,私立動物收容所依法不能拒絕稽查人員進入,而大部分的民間收容所都沒有優質設備和充足資源,也不會控制數量,因此會造成擁擠、髒亂的環境,才會規避外人進入訪視。全台動保機構有149家,衛福部沒有人力去稽核這些團體,農委會或動保處也沒有辦法監管。非營利組織不必納稅,又可不受監督,因此經費浮報及濫用現象層出不窮,也嚴重打擊社福團體形象。

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辦公室外人行道擺放許多雜物、垃圾桶及子母車,經常阻礙通行,遭取締後也故態復萌。
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辦公室外人行道擺放許多雜物、垃圾桶及子母車,經常阻礙通行,遭取締後也故態復萌。

黃慶榮強調,民間收容所很多雖出自愛心,確實扮演了拯救流浪動物重要的角色,然而社會對於民間動物收容所,即便有違法事件都極度寬容,政府主管機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捐款人認為捐錢就是做了善事,社會關注的焦點也不在善款被如何運用,動保人士就可以藉著「愛心」的免死金牌而不用遭受檢驗。他認為,社會應導正捐款認知,捐款完要追蹤善款流向,團體若不願意開放社會檢驗,捐款人也應停止捐款以免愛心遭濫用。

王小華 行善也惹議

本刊調查,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是動保名人王小華(原名王春金)所成立,王非常了解電子媒體的需求,常主動將自己的救狗行動告知電視台,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去年衝進左營軍區直播、要求涉案人員下跪、包圍國防部的「小白虐殺案」。

但在王小華看似充滿愛心的行為外,爭議也不少,其中包含蛋洗虐狗男、承接捕犬業務、指名道姓在臉書「公審」動保人員,其最讓外界覺得不近人情的是去年十月,一名74歲陳姓拾荒老人誤取協會擺放在騎樓的空寶特瓶,王為市值一元的寶特瓶堅持要告老人,其行徑連警方都搖頭。

往下繼續閱讀

無論是何種類型的慈善團體,如果經費是募款所得,自然就要接受公眾檢驗與監督,無論有何種理由,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都該出來說清楚了。

回應

本刊去電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詢問關於報導中所提疑點,協會人員表示理事長王小華外出,會轉達,再致電就無人接聽,至截稿前都未獲回應。

另去電衛福部社工司,質疑該協會溢報動物食物費,社工司表示已去函請協會回覆,目前公文仍待簽核,已將該協會列為年度優先查核對象。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