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7.01.22 22:01

法規縫隙求生存 台灣版練習生奮鬥記

文|劉慧茹    攝影|蕭志傑

日本傑尼斯的偶像培訓體制從1990年代引進南韓,混血成時下「練習生制度」,造就南韓3大「造星工廠」SM、JYP、YG娛樂公司最重要的K-POP(南韓流行音樂)吸金戰術。去年南韓因韓流直接或間接帶動的出口額達70.3億美元,其中K-POP就占了3.54億美元(南韓貿易投資振興公社統計資料)。

5年前,F.I.R.(飛兒樂團)阿沁及資深音樂人韓羅賢將此制度移植台灣,創立「TPI音樂學院」及「KEDA表演藝術學校」卻飽受挫折。這套制度在台灣遇到哪些挑戰?台灣能否再造此成功模式?

日本傑尼斯從小訓練、培養出來的「國民天團」SMAP,28年來深受歡迎,去年宣布解散。(東方IC)
日本傑尼斯從小訓練、培養出來的「國民天團」SMAP,28年來深受歡迎,去年宣布解散。(東方IC)
 SMAP在1988年曾是傑尼斯的「滑板男孩」,稱為J r. ,平均年齡僅14歲,在舞台上為師兄們伴舞,是練習生的前身。(翻攝自網路)
SMAP在1988年曾是傑尼斯的「滑板男孩」,稱為J r. ,平均年齡僅14歲,在舞台上為師兄們伴舞,是練習生的前身。(翻攝自網路)

染著棕髮的Sherina眨著一雙大眼,熟門熟路地介紹錄音室、電腦剪接室等設施,舞蹈教室裡一群年輕學員們正揮汗如雨地練舞。25歲的她笑容靦腆,自我介紹曾在科技公司上班,「我當時來這學詞曲創作,常把作品放上YouTube分享!」後來學出興趣,決定辭去工作來「星光學院」上班。

眼前這棟位於台北市內湖的7層大樓,本是壹電視攝影棚,現在成了「阿爾發星光學院」(以下簡稱星光學院)校址。5年前由F.I.R.吉他手阿沁(黃漢青)創校,去年8月他接任阿爾發音樂總經理,把整套練習生課程、理念、器材、學員等全搬過來,「阿爾發找我時,我就開出必須辦學校的條件,培育的藝人未來可直接簽進阿爾發。」

台灣練習生甄試時,都說能像GD、泫雅一樣吃苦,輪到自己,半年就崩潰。
南韓藝人寶兒11歲參加SM徵選成為練習生,受訓3年出道當歌手並成功赴日發展。(東方IC)
南韓藝人寶兒11歲參加SM徵選成為練習生,受訓3年出道當歌手並成功赴日發展。(東方IC)

37歲的阿沁,18歲就帶著一把破吉他北上,在民歌西餐廳駐唱。2004年他和陳建寧、飛組成F.I.R.,隔年獲金曲最佳國語演唱新人獎,出道3年就站上台北小巨蛋,紅得快也賺得多,團員們陸續置產,他卻把錢砸在買音樂器材上。

這是阿沁參考美國柏克利音樂學院(Berklee College of Music)公費生,以及南韓練習生,融合成的TPI練習生制度:獲選練習生需簽約兩年,供宿並提供免費課程及設備,提前解約需補繳每個月8千元學費。

條件如此優渥,讓TPI第一次招生就破千人報名,同年底他租下和平東路5層樓當「TPI音樂學院」(阿爾發星光學院前身),很是風光。可惜公費生制度失敗,3年來燒掉他3千萬元積蓄,被迫賣房,最後忍痛把TPI送給阿爾發。但這也有好處:練習生未來將是阿爾發的培訓藝人,串成一條龍的產業鏈。

公費生失敗主因,阿沁無奈說:「學員甄試時都說能像GD、泫雅一樣吃苦,輪到自己半年就崩潰,臉書有幾萬人關注就覺得很紅。」韓星很多從國小就當練習生,受訓7、8年才出道的大有人在,很能吃苦,還有政府政策當後盾,例如串連各產業並開放公資源等,都值得台灣學習。即使如此,阿沁仍培養出一組女團「Ciao俏女孩」,今年一月出道。

韓團「INX」因限韓令的關係,轉與阿爾發簽約,今年將在「星光學院」做中文培訓。(星光學院提供)
韓團「INX」因限韓令的關係,轉與阿爾發簽約,今年將在「星光學院」做中文培訓。(星光學院提供)
以前是南韓JYP簽周子瑜,現在換我們簽南韓藝人組團進中國,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發生的!

有趣的是,中國去年實施限韓令,卻意外為星光學院點燃契機。原來計畫要去中國受訓的南韓練習生,如今轉來台灣,一來可以邊受訓邊等限韓令解除,二來台灣市場熱愛韓團,能接通告賺錢,所以像南韓經紀公司NA培訓四年出道的男團「INX」,就在限韓令之後和阿爾發簽約:進星光學院培訓還能製作中文專輯,絲毫不浪費時間。

南韓Kiwi娛樂旗下的K-Note學校,也在今年決定與星光學院交換練習生,重燃阿沁的信心:「以前是南韓JYP簽周子瑜,現在換我們簽南韓藝人組團進中國,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發生的!」

阿沁接任阿爾發唱片總經理,除了負責音樂製作,也結合練習生制度發掘簽約新人。
阿沁接任阿爾發唱片總經理,除了負責音樂製作,也結合練習生制度發掘簽約新人。
「星光學院」有專門的教室及創作器材,提供學員專業的培訓設備。
「星光學院」有專門的教室及創作器材,提供學員專業的培訓設備。
星光學院舉行第二屆招生活動,徵選公費練習生, 面試了250位學生。(星光學院提供)
星光學院舉行第二屆招生活動,徵選公費練習生, 面試了250位學生。(星光學院提供)

小魚在舞蹈教室扭腰甩頭,跳著節奏感十足的K-POP,看不出是個氣喘兒。他5歲被媽媽送來「KEDA表演藝術學校」(以下簡稱KEDA),月付3千元學舞強健體魄,跳了4年多對表演產生興趣,未來想當個唱跳歌手。

資深音樂人韓羅賢的演藝圈資歷近20年,是經紀人、音樂製作人也是評審,發掘了陳妍希、許慧欣等知名藝人。2011年他和幾位舞蹈老師開辦「KEDA表演藝術學校」,一路從舞蹈教室轉變為付費學習表演課程,並徵選練習生,培訓了唱跳男團「惡武2KD5」。即使2015年全球股災讓他負債2百多萬元,仍有金主看好KEDA的潛力,去年7月投資他6千萬元成立「京璽娛樂」,囊括KEDA及他旗下的「闊耳經紀」。

KEDA跟TPI同樣複製練習生制度,但韓羅賢認為最大困難點不在資金,而是台灣政策對文創產業的不友善。例如,KEDA是經紀公司的培訓機構,由經濟部核發執照管理,但涉及培訓,夾在文理補習班法規的模糊地帶,牽扯到多種管理法規,常疲於應付申訴。但這種練習生訓練機構在南韓屬於文創事業,由文化產業振興院管轄,「產業最需要的不是政府的錢,而是法規支持!」

南韓造星模式嚴謹,百人僅1人被簽下,需接受外語、媒體應對、口條、舞蹈訓練3至10年。

像在南韓,只要包含在電影、電視傳播、出版、音樂、廣播、漫畫、動畫、角色、知識資訊、影像獨立製作社、文創資訊服務、廣告等這13個產業內,都屬於南韓文化產業振興院(Korea Creative Content Agency ,簡稱KOCCA)管理,2015年光是推動「內容產業振興實施計劃」,政府就投入4千5百22億韓元(約新台幣1百31億元)。

「惡武2KD5」是KEDA成功培訓的男團,除了藝人身分,也是公司股東,還在學校擔任舞蹈老師。
「惡武2KD5」是KEDA成功培訓的男團,除了藝人身分,也是公司股東,還在學校擔任舞蹈老師。
KEDA屬經紀公司附設培訓學校,無奈國內法規不如南韓,無專責單位可管。(KEDA提供)
KEDA屬經紀公司附設培訓學校,無奈國內法規不如南韓,無專責單位可管。(KEDA提供)
來KEDA上課的學員,除了定期參與升級評鑑,每年也會在KEDA SHOW中展現學習成果。(KEDA提供)
來KEDA上課的學員,除了定期參與升級評鑑,每年也會在KEDA SHOW中展現學習成果。(KEDA提供)
資深音樂人韓羅賢旗下的「闊耳經紀」曾培養多位藝人,陳妍希就是其中之一。
資深音樂人韓羅賢旗下的「闊耳經紀」曾培養多位藝人,陳妍希就是其中之一。

韓羅賢分析,南韓造星模式嚴謹,定期選拔、培訓、篩選、出道,甚至每週都有選秀賽招募練習生,平均百人只有1人被簽為練習生,需接受外語、媒體應對、口條、舞蹈等多種訓練3至10年。KEDA也採類似模式,期間會安排表演活動,但只與練習生簽1年約,約滿後再評估是否續約,「我不願意用合約綁住藝人,像韓庚、鹿晗雖然簽給了SM娛樂,最後還不是離開了!」

但KEDA學習南韓娛樂公司的優點,願意配股給藝人,最終目標則是上市發行股票,「KEDA培訓的男團『惡武2KD5』雖然每月薪水只有3萬元,但2013年出道時,他們就已經是公司股東了。」像南韓SM的藝人寶兒11歲受訓、14歲出道,公司上市後,她也分到股票,促使她更努力工作。一樣受惠於限韓令,KEDA目前已在中國授權加盟,要陸續成立10家KEDA學校大舉招生,搶攻練習生市場。

往下繼續閱讀

近年來台灣娛樂產業迅速沒落,資金來源固然是個大問題,但人才斷層的危機卻更令人擔憂。想振興娛樂產業,除了靠業者自立自強,政府也該打通產業間的隔閡,連結整個產業鏈,才能給予文創產業真正的協助。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