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游筱燕    攝影|王均峰

回答問題十分精準的蘇怡寧,在家中排行老大,從小父母不特別要求功課,蘇怡寧說:「我國中以前有超能力,過目不忘,愛帶同學去玩,但每次就是能考第一名,老師也沒輒,大家以為我心機重,覺得我都回家偷偷用功,所以人緣不好。」

蘇怡寧小檔案
  • 出生:1966年10月12日(50歲)
  • 家庭:已婚,育有2子
  • 現職:慧智基因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暨執行長、禾馨醫療體系執行長
  • 學歷:台灣大學醫學院醫學系學士、台灣大學醫學院臨床醫學研究所博士
  • 經歷:台灣大學醫學院臨床基因醫學研究所副教授、台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基因醫學部主治醫師、台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婦產部主治醫師
  • 休閒:騎自行車、鋼筆收藏
  • 座右銘:別人追逐的,永遠是我們的昨天
  • 經營心法:小細節大不同;關於專業,我們決不妥協

「讀建中時,我一樣玩,成績普普,從來沒有補過習,直到大學沒有如期考上台大醫學系,我才面臨到人生第一個重大挫折。」進入重考班補習,每天苦讀到半夜,一年過後,才順利考上台大。

「我常說我的上半場人生很單調,甚至枯燥無味,役畢後直接進台大婦產部當住院醫師,包含求學期間,我一路在台大待了24年,原以為我會老死在台大。」蘇怡寧說。

慧智基因以非侵入性產前篩檢技術(NIPS+)聞名,主打不用羊膜穿刺就能檢測出唐氏症等基因異常問題。

事實上,蘇怡寧並不如他口中平凡,他不僅是台大醫學院臨床醫學研究所博士,甚至一手創建「台大基因醫學部分子遺傳實驗室」,是國內母胎兒醫學、基因遺傳醫學與臨床醫學權威,他主導的醫療團隊,完成亞州首例救命寶寶之胚胎著床前基因診斷,因技術先進,被《Discovery》頻道指名拍攝全記錄。

2001年,國內的醫療環境發達,各醫院可以為了追逐研究,提計畫購買上千萬元機器設備,蘇怡寧的實驗室便是在此氛圍下催生。但10年過去,「醫院開始阻擋實驗室買機器做研究,我常去中國演講,看到對岸不惜大手筆購置昂貴設備,卻擺在那不會使用,對照兩地,我好不甘心。」

蘇怡寧說,如果檢測出異常,慧智會搭配臨床的經驗判讀,分析可能發生狀況、嚴重程度,幫助父母選擇應對,甚至推敲下一胎染病機率等。

2011年底,台大醫院發布一則平日開到晚上10點、假日全天不開放空調的公文,「這對常常做研究到半夜的我們很苦悶。」屋漏偏逢連夜雨,「院長又質疑我們實驗室收取基因檢測費流程的正當性,封實驗室叫大家把帳冊拿出來對,我們幫你賺錢,你還把我們當賊,我氣得跑去跟院長陳明豐理論,說我不幹了!」針對此事,陳明豐回應:「時代已久遠,執行細節記不清楚,當時只做規範內應做的事。」

蘇怡寧出走,當時擔任助理的10人也跟著他走,他說:「很多人抱著看笑話的心態,看著十二年來累積的機器和設備,準備接收,我們一走,才發現實驗室都空了,因為助理是我寫計畫由國科會來支應的;儀器很多是我自掏腰包買的,我每個月都花二、三十萬支應研究室。」

「感激台大那幾年的對待,讓我可以茁壯很快,順利地無縫接軌。」他一邊激動地說,一邊又馬上轉換心情。在眾人看衰的情況下,靠著家族集資500萬元,蘇怡寧跳脫白色巨塔,2012年7月成立慧智基因;在病人的要求下,同年9月,再開禾馨婦產科診所。

2012年蘇怡寧(中)出走台大醫院創業,當時擔任助理的10人也跟著他走,至今許多人依然留在慧智,包含慧智總經理洪加政(左4)。

「坊間有些基因檢測公司,都是長途運送血液至國外分析,再送報告回台,但是慧智不一樣,全部在台灣完成,可避免運送風險。」蘇怡寧也強調,一般檢測公司往往只給病人一張冷冰冰的紙,配上圖表,和病人距離很遠,「我們會進一步提供後續諮詢和醫療建議。」

蘇怡寧補充:「如果檢測出異常,我們會搭配臨床的經驗判讀,分析可能發生狀況、嚴重程度,幫助父母選擇應對,甚至推敲下一胎染病機率等。」依循此模式,慧智受到全台各醫療院所青睞,及合作受理美、日、星、澳洲、希臘的基因檢測,更透過實驗室簽約或技術移轉把生意做到中、港、東南亞等地。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