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7.09.02 23:00

【全文】《爆炸2》貼近年輕世代 鄭有傑踩紅線反獲共鳴

文|廖佩玲    攝影|林弘斌 蕭志傑    圖|公視提供 
胡廣雯(左)飾演的陸生,面對戲中兩岸諸多議題有不少內心衝突戲。
胡廣雯(左)飾演的陸生,面對戲中兩岸諸多議題有不少內心衝突戲。

相隔7年推出的《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2》,因內容緊扣太陽花學運、台獨等敏感時事議題,讓「愛奇藝台灣站」在播出首集後緊急下架,但在LINE TV播出僅4集,就擁有近300萬的瀏覽次數,絲毫不受下架風波影響。

導演鄭有傑過去曾參與反核、反媒體壟斷等社會運動,將《爆炸2》的時空背景設定在2013~2017年間,並將關心的議題巧妙置入:《爆炸1》活著的主人翁,剛好是現在20來歲的年輕世代,經歷的事件也是台灣近幾年的社會縮影。

《他們在畢業前一天爆炸2》在台北市青島東路封街一天一夜拍攝,讓學運場面寫實逼真。
《他們在畢業前一天爆炸2》在台北市青島東路封街一天一夜拍攝,讓學運場面寫實逼真。

「當青春遠走,他們會變成什麼樣的大人?幫我記得,我還沒壞掉的時候…」這是迷你劇集《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2》的文案,短短4句就像是哆啦A夢的任意門,瞬間連接相隔7年的兩部戲。

2010年公視播出《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入圍8項金鐘獎,一口氣拿下迷你劇集類的最佳迷你劇集,以及最佳男主角、男配角、女配角和編劇5個獎項,引起極大迴響,也成為當年最風光的迷你劇集。但導演鄭有傑當時卻信誓旦旦說:「絕不會拍續集!」

 

《爆炸2》真實呈現學運,卻發生「愛奇藝台灣站」將《爆炸2》緊急下架的插曲,形同畫下一條看不見的紅線。
描述青少年成長的《爆炸1》,7年前叫好叫座拿下5座金鐘獎。
描述青少年成長的《爆炸1》,7年前叫好叫座拿下5座金鐘獎。

「因為男主角陳浩遠已死,我覺得故事講完了。但這幾年,我不斷想到劇中的阿丁、洪成揖,想到故事裡的他們到底怎麼樣了?」遭遇數次親人、朋友過世,鄭有傑每回參加完告別式都會覺得故事其實沒結束,生命消逝與誕生,讓他對生命有了不同的看法,更在乎還活著的人。「活著的人會抱著失去親友的傷痛,繼續活著面對現實、做各樣的掙扎。」

為了證明生命存在的價值, 《爆炸2》在鄭有傑心中漸漸成形。活著的主角們在近5年間經歷的社會議題:從過勞、財團操控媒體、陸生、太陽花學運、〈美麗島〉歌曲到以訛傳訛錯誤報導等,都融入《爆炸2》。

王丁筑飾演的歌手,在《爆炸2》中唱了〈美麗島〉這首歌,遭遇宛如「周子瑜事件」翻版。
王丁筑飾演的歌手,在《爆炸2》中唱了〈美麗島〉這首歌,遭遇宛如「周子瑜事件」翻版。

劇中透過逼真的抗議、高喊的口號聲、熟悉的布條傳單,帶領觀眾再度回到學運的時空環境。鄭有傑表示,在台北市電影委員會協助下,才能順利於青島東路封街一天一夜,動員逾200名臨演。後製剪接時,再利用當時太陽花學運資料影片與公視的新聞報導畫面才順利完成。回想拍攝過程,他忍不住苦笑:「這是非常極限的拍法。」

 

「驅動我創作的力量是信念,而非恐懼。我不會讓恐懼決定我的未來。」

儘管真實呈現學運,但因議題敏感,發生「愛奇藝台灣站」將《爆炸2》緊急下架的插曲。鄭有傑直言,雖然外界無權干涉「愛奇藝台灣站」節目安排,但無預警下架,形同畫下一條看不見的紅線,他為此深感遺憾。

回顧鄭有傑過去執導電影《一年之初》與《爆炸1》等,雖都有挑戰權威、直搗社會矛盾的風格,但都不若《爆炸2》直接,讓部分人指他是「社會改革者」。但他說,「我是導演,是拍戲、說故事的人,不算社會改革者。只是戲的主人翁剛好是這批現在20來歲的年輕世代,反映台灣的社會氛圍。」

宋柏緯(左)、王丁筑在鄭有傑眼中,都是深具潛力的新演員。
宋柏緯(左)、王丁筑在鄭有傑眼中,都是深具潛力的新演員。
巫建和(右)飾演的法律系學生,在《爆炸2》中有著不少正義與衝突的辯證。左為舒米恩。
巫建和(右)飾演的法律系學生,在《爆炸2》中有著不少正義與衝突的辯證。左為舒米恩。

儘管鄭有傑選擇與當下台灣社會緊密結合的真實事件,引起觀眾共鳴,他仍重申這些議題並非《爆炸2》的主軸,故事本質是關於人的追尋與成長。至於未來的創作方向,是否會因政治風向妥協或改變?他強調:「驅動我創作的力量是信念,而非恐懼。我不會讓恐懼決定我的未來。」

《爆炸2》中兩位男主角的背景分別是法律系、新聞系學生,鄭有傑透露在劇本發展時就因為法庭戲而傷透腦筋:「雖然只有短短兩場戲,但平常很少上法庭,想著既然要排法庭戲,就不該太偏離事實,所以去法庭旁聽,劇本也經四、 五個律師看過,要顧及滿多細節。」

從《一年之初》張榕容、柯佳嬿到《爆炸2》的宋柏緯、胡廣雯、夏騰宏,《爆炸1》甚至一舉將黃遠、巫建和、紀培慧3位新人推上金鐘獎寶座,偏好啟用新演員的鄭有傑,是如何激發新演員的潛力?

戲中大學裡的浪潮社,在有限預算中呈現精準的陳設布置,讓鄭有傑肯定美術總監陳柏任的能力。
戲中大學裡的浪潮社,在有限預算中呈現精準的陳設布置,讓鄭有傑肯定美術總監陳柏任的能力。
身兼製片與導演,讓鄭有傑思考更多也變得更理性。
身兼製片與導演,讓鄭有傑思考更多也變得更理性。

「《爆炸2》47天的拍攝期,像宋柏緯,就展現了出乎意料之外的進步。這就是用新演員的好處:永遠不知道自己限制在哪裡。你只要不斷地推,他就會照著給的方向不斷向前走。」鄭有傑表示,選擇演員的標準,他最在意的仍是「本質」:演員的本質與角色的本質是否相通。

《爆炸2》中,鄭有傑任用了香港攝影師張宇翰,「他是我擔任金馬電影學院導師班的學員,他的影像很性感,能在有限時間與預算裡完成高效率的拍攝。」

與美術總監陳柏任則是二度合作,鄭有傑最讚賞陳伯任的,是他總能運用有限的預算,生出包含學運場景、學生社團「浪潮社」等精準的陳設布置,常讓鄭有傑不斷問:「你該不會自己貼錢吧?」

 

「台灣影視環境基本的條件很多沒做好,讓很多人無法做下去,所以該給的酬勞我一定會給,盡量把大家留下來。」

公視是業界4K高畫質製作指標,去年已開始執行文化部「超高畫質電視示範製作中心及創新應用計畫」,《爆炸2》就是以4K超高畫質創作的成果。這次拍《爆炸2》,是鄭有傑成立製作公司「一期一會」後的作品,身兼導演、製作人等多重身分,讓他變得理性,尤其在控制預算這件事上。

鄭有傑(右四)率《爆炸2》演員群,在台北電影節4K高畫質播放,會後與觀眾分享拍攝過程。
鄭有傑(右四)率《爆炸2》演員群,在台北電影節4K高畫質播放,會後與觀眾分享拍攝過程。

鄭有傑直言,雖然《爆炸2》用4K拍攝,預算卻只比《爆炸1》略高,與其他國家比較,台灣的拍片環境仍太刻苦,讓很多好的人才出走,甚至離開這個行業,「台灣影視環境基本的條件很多都沒做好,例如超時超班、沒給誤餐費等,會讓很多人無法做下去,所以該給的酬勞我一定會給,盡量把大家留下來。」

2016年開始至今,台灣陸續推出植劇場、《通靈少女》等類型劇,《爆炸2》及職人劇《麻醉風暴2》的接力,讓鄭有傑覺得台灣影視環境已有顯著進步與多元嘗試。但台灣影視產業要更好,不單只有導演和演員改變,更重要的是從上、中、下游都要有共識,才能帶起整體環境的正向循環,讓每個工作角色都能受到尊重與良好待遇。

 

導演 鄭有傑

導演鄭有傑
導演鄭有傑

台灣知名導演及演員,1977年生,父親為日本華僑,因日語流利,曾翻譯日本小說《橫山家之味》。過去曾參與反核,並聲援文林苑、反媒體壟斷運動及大埔事件等。

重要作品:

得獎紀錄:

  • 2002年《石碇的夏天》台北電影獎最佳劇情片2006年《一年之初》台北電影獎百萬首獎影片/觀眾票選影片
  • 2011年《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第46屆金鐘獎迷你劇集/編劇獎、亞洲電視獎最佳連續劇獎
  • 2015年《太陽的孩子》台北電影獎觀眾票選影片

更新時間|2017.09.05 10:5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